事工哲学(21)——基要主义偏见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以下部分引自“理解和应用圣经”一书。中间有一句话没有翻译,但给出了完整的上下文:

If a resolution is to be found when Bible and science disagree, we must be certain that our interpretation of the Scripture that seems to be in conflict with empirically derived data is a final and authoritative interpretation.

大部分基督徒译者看到这句话,第一次翻译的结果都是错误的。噢,抱歉,也许偶然翻译对了,但是心里的理解不一定对。就像我们谈到的那个翻译定理:

翻译不正确 -> 没有读懂原文

其逆否命题是:

读懂原文 -> 翻译正确

但这是逻辑上的蕴含关系, 并不表示读懂原文就能给出正确的翻译。


我的初稿是这样的:“ 如果要找到圣经和科学相冲突的解决方案,我们必须确保我们对圣经的解释——似乎与实验获取的数据相冲突的解释——乃是最终的、权威的解释。 ”

这种翻译,带有很深的基要主义偏见(fundamentalism bias),大概是带着教义的有色眼镜,在审视原作者的意图。对于翻译一本释经学的经典而言,这种翻译充满了反讽。

也许有机会我们可以讨论一下“翻译”的定义。有些翻译,在我认为,乃是译者脱离原稿的自由创作(或者是一种“注释型翻译”),甚至连原作者的逻辑结构(比如,if … then …,都没有好好的反映到译文中)。

其他几种译文是:

穆桑(1): 要想在圣经与科学不合时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我们必须确信,我们对圣经的诠释看似与来自经验的数据冲突,却是决定性的、权威性的诠释。

穆桑(2。倾向于着一种):要想在圣经与科学不合时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我们必须确信,圣经看似与来自经验的数据冲突,可我们对圣经的诠释却是决定性的、权威性的诠释。

皮皮(v. 2.0): 如果当圣经和科学相矛盾,而需要做决策时,我们须知道,我们对经文的诠释 — 看起来是与科学经验数据相矛盾的诠释 — 是具有最终性且权威性的一个解释。

皮皮(v. 1.0): 当圣经和科学出现矛盾,而要去选择答案时,我们必须坚持的是,圣经的诠释是最终且权威性的解释,即使这个圣经诠释是与科学经验数据相矛盾。

佳蕾: 如要找到圣经与科学冲突时的对策,必须认定——最终的权威解释在于我们对经文的诠释,即使这一诠释似乎与经验数据相违背。

延钧: 若发现处理方案即不合圣经又不合科学,我们就应确定我们对于那看起来与经验而来的数据有冲突的经文的翻译是最终的和权威的翻译。

无柄之剑:假如圣经与科学出现不一致,需要寻求解决时,我们必须明确一点:我们对经文的诠释—(尽管)它看起来与通过经验获取的数据相冲突—就是最终、最具权威性的诠释。

研经工具网站:当圣经与科学理论发生冲突时,我们必须确定看似与科学实验得出的数据相冲突的圣经解释是最终的、有权威的解释。

完整的上下文如下:


科学理论

如果科学理论和圣经的陈述相冲突,或者科学事实与圣经解释相冲突,又该怎么办呢? 当我们考虑圣经记载与科学理论的时候,需要记住两个指南:

1. 圣经并不是一本科学教科书。用那样的方式来使用圣经,是对它的滥用。 我们不应该试图通过圣经中提到的生物学资料,编制出一本合宜的生物学教材。 当圣经涉及到生物学或者别的科学问题时,它是精确的。 但是启示的目的不是为了教授这些科目。

2. 并非每种科学理论都得到证明。 将伽利略和扁平地球的问题与达尔文和有机进化的问题放在一起进行比较是一种错误。人类起源的进化理论是一种假说,对于这个理论,科学家之间存在巨大的分歧。 另一方面,地球的形状已经有了结论性确证。 所以,当我们在圣经数据和科学数据之间寻求解决方案的时候,我们的出发点必须是关于自然界的得到证明的事实,而不是科学理论。

 If a resolution is to be found when Bible and science disagree, we must be certain that our interpretation of the Scripture that seems to be in conflict with empirically derived data is a final and authoritative interpretation.  例如,那些似乎指明地球是扁平的圣经经文或者三层宇宙的模型,并不代表对相关经文的唯一合理解释。 将神创造世界的时间定为公元前4004年的解释,也并没有宣称自己是对圣经数据唯一合法的解释。

最重要的是,科学事实和圣经事实不能相互冲突,因为神是一切真理的神,“自然之书”和“神圣启示之书”都出自于他。 当它们看起来有冲突的时候,或者自然的事实被误解了,或者对圣经的解释有误。


注释:当圣经和科学冲突的时候,若要给出某种肯定的判断(比如在教会里当作真理教导的判断),我们必须首先确定,我们对经文的解释(如果看起来与经验数据相冲突),乃是决定性正确的、有权威的解释。也就是说,如果解释的证据还不充分,或者我们对结论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例如基督徒之间都不能达成完全同意的解释,或者按照谦卑和堕落人性都可能出错的原则),可以考虑搁置与科学的争议,不要马上下结论。

这句话并不在于语法上的困难,而在于观念上的限制。因此,当另一位弟兄将这样一本书介绍给我,说他正在翻译的时候,我真心想要鼓励他,希望看到这本书可以很好地完成并出版:

Redeeming Science

(https://www.amazon.com/Redeeming-Science-God-Centered-Vern-Poythress-ebook/dp/B002A4MIMW/)

免费PDF下载地址:Redeeming Science

(https://frame-poythress.org/wp-content/uploads/2012/08/PoythressVernRedeemingScience.pdf)

这是一本以圣经的世界观来讨论科学哲学的专著。对于改革宗的爱好者而言,这本书是西敏神学院的教授Vern Poythress博士写的,John Frame教授推荐的,希望大家不要因此在网络上开除这两位博士的改革宗资格。

1 thought on “事工哲学(21)——基要主义偏见”

  1. Pingback: 跟清教徒学英语(13)|翻译的神学偏好和心理学影响 – Eddy & Emma's Blo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