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进入还是离开?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

Sometimes, more than often, when you change yourself into full-time ministry, you are not going into your ministry but going out of your ministry.

whosoever think this is true

If God calls you into workplace, don’t lower yourself to be a pastor.

Mats Tunehag

我或许可以成为“全职”传道人,但是经过长期祷告,我并不认为神呼召我成为全职传道人。

至少在目前,在我所在的这个城市,我希望见到的植堂模式是小型的家庭教会。我们不会有充足的经费来支持一个全职传道人,甚至不会有足够的经费来租一个公共聚会的空间。因为我们大部分收入(90%左右),优先考虑支持别的全职传道人——尽管我不鼓励比我年轻的弟兄姊妹们过早放弃自己的职业,成为一位全职传道人,但是我们很同情生活不易的传道人。


神学院毕业之后,我决定找一份工作。因为我不希望自己今后参与建立的教会里有年轻人对我说,Eddy,我们也想像你一样成为全职传道人,服事几年之后去美国读神学院,4-5年之后再回来服事教会。

不,我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因为若要看到更多的教会建立起来,看到这个城市里出现一个“植堂运动”,绝不可能在每个新的教会里安置一位美国神学院毕业的神学生。

所以我决定找一份工作。


我对这份工作的定义是:

  1. 时间比较自由。工作之余,有足够的时间照顾家庭,服事教会。
  2. 可以在家工作。因为我们家只有一份收入,所以不能负担孩子们上学的费用,需要在家教育。
  3. 收入与工作时间成正比。若一段时间需要更多的收入,我可以增加工作时间。若积累了一点额外的经费,可以减少工作时间,增加服事的时间。

完全出于偶然,我认为译者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翻译工作可以自由地选择工作时间,比如白天陪着孩子们玩,等孩子们睡觉以后再开始工作;只要有网络和计算机,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即使只有五分钟空余时间,也能抓紧翻译几句话;若需要更多的收入,就投入更多的时间翻译,暂时不写博客,不更新微信公众号。


我没有做全职传道人,而是成为了一个自由译者,于是Emma可以不用出去工作。可以想象,如果我做全职传道人,Emma多半要去某个基督教学堂做老师。所以,尽管教会可能没有了全职牧师,至少换来一位全职在家的“师母”(但不要当面叫Emma师母,因为她不喜欢这个称呼,而我不做全职牧师的理由之一,就是要避免大家叫Emma师母。)

所以我可以坦然地对年轻人说,慎重考虑全职的问题。至少,我没有做全职传道人,这样说起来不太伤和气。


关于工作,最近又有一些新的思考。

一个地区贫困、贩卖人口、犯罪率升高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人们找不到工作的机会。于是,创造有尊严的工作机会,就成为对抗贫困的主要手段——这是联合国的白皮书说的,并不是我编出来的。(Unemployment and underemployment lies at the core of poverty).

而我的翻译工作,至少在去年曾经创造出几个额外的工作岗位,帮助了除我之外的几个“贫困”家庭。从这个意义上看,这份工作也胜过我单纯做一位全职传道人要好一些。

如果跨文翻译能够继续发展下去,对于优化翻译资源配置,培训译者,提高翻译效率而言,也许会有益处。于是,这似乎有可能成为一个比较适合我的BAM项目。


即使可能全职,我也不太渴望做全职传道人。我不想募款,而是想向教会和弟兄姊妹募集神学翻译的工作机会,让我可以自由地服事我的神。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