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孤独感——accountability is always plural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

葛培理老先生是现代少数善始善终的布道家之一。想起去年有几位巨型教会的牧师黯然下台,不禁有点伤感。

人们常常提到葛培理从来不单独和妻子以外的女人同车或独处,其实当时他的团队一共制定了四个规则,预防色情、金钱、骄傲和论断四种可能的诱惑:

  1. 避免性丑闻:不单独与异性吃饭、旅行和独处。
  2. 避免金钱上的丑闻:不自己管理金钱,不论收入多少,领取固定工资。
  3. 避免骄傲:不自己清点布道会人数,而是依赖地方教会、警局提供的数据。
  4. 与地方教会合作:每到一处,总是与当地教会合作开展事工,绝不批评地方教会。

大概这是老先生百岁高龄去世,人们可以瞧不起他“浅薄”的神学,但是没有人可以说他人品上一句坏话的缘故。


我知道自己要做的许多事情,在我所在的城市大概很少有人做过。无论是我建立教会培训同工的理念,还是在家教育选择的教材,或者推动神学翻译的进路,还是“近文化”宣教的策略,都很少有现成的同道。

所以我请求大家为我祷告的第一件事,就是主赐给我相同异象的同伴,可以有一个团队,可以和葛培理的三位小伙伴一样,制定和执行简单的规则,然后大家一起玩上50年。


我感谢神,让我有机会在北京参加和合本翻译一百周年的纪念活动,结识了不少好友。但是同时,我心里突然急迫起来,发动了“广西宣教史”的众筹行为艺术。当然,这事说起来是广西的一位弟兄推动的——若没有他的鼓励,此事大概还是一件腹案。

我希望借着此事,引起教会对神学翻译更为广泛的重视,或者能够引起一些讨论和翻译,多少改变一下目前的局面。当然,甚至与我共事的译者们都为我担心,觉得我弄出来的动静有点大。

但是另一方面,这里可能存在严重的“Accountability”问题,或者说“监督”问题。没有同道,就无从监督。我只能采取随时报告的方式,把数字公布出来,才能避免可能遇到的诱惑,免得自己陷入贪财的陷进之中。


截止目前为止,承蒙各位弟兄姊妹的信任,“广西宣教史”的众筹翻译项目,

  • 在gofundme.com上筹到$580元;
  • 微信公众号上五篇相关的文章,赞赏的金额是:227 (4人)+ 98 (2人)+ 249 (2人) + 200 (1人) + 2040.09 (41人) = ¥2814.09
  • 支付宝:¥3000
  • 微信二维码收款:¥2312

合计:¥8126.09 + $580*0.97 (备注,gofundme收取3%手续费)

按照今日中国银行外汇中间价: 679.54 ,

合计美元:$1758.42


我今天会与“广西宣教史”的作者联系版权的问题。此书的英文版已经有出版社计划出版,中文的版权按照我与作者的口头协商,应该是毫无问题的。

离开我们启动项目的目标还有一点儿距离,继续众筹,希望大家可以关注主内翻译事工的生态。

筹款链接:

译者无名

五十如今欠一年如今一年欠五十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