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019

为何用原文计费

若按照译文计费(实际上,我目前的项目确实按照译文计费),我需要不断地抵御诱惑,才能竭力给出最佳的译文,而非较长的、过得去的译文。

神学翻译的知识地位

跨文翻译是个相当靠谱的神学翻译团队。我们花费了两年的时间训练培养了一些相当好的译者,但是目前已经没有项目,比较空闲。这样持续6个月,这个团队就解散了。如果有合适的翻译项目(不是免费志愿者项目),请向我们推荐。谢谢!

翻译是对译者的牧养

一种更站不住脚的教条主义方法是不加批判地依据另一个人的教导来释经,例如教宗、某位受人尊重的教师或牧师。让别人来建立教义或者释经,自己却不对理解、信任和顺服圣经的教导负责,这种情况可能出于几种不同的动机。对于解释圣经的领袖的爱和尊敬可能导致一个人不加批判地放弃个人责任。当那位受到信任的领袖比其跟随者知道得更多,特别当那位领袖鼓励或期待这种关系,将其作为一种“门徒训练”或“效忠”
的要求时,这种情况更容易发生。这样做可以安全地被领袖或者跟随者群体所接纳。

不会翻译=没有读懂

Eddy翻译定理1: 对于一个受过较好语文训练的译者来说,不会翻译 = 没有读懂原文。

孤独感——accountability is always plural

我知道自己要做的许多事情,在我所在的城市大概很少有人做过。无论是我建立教会培训同工的理念,还是在家教育选择的教材,或者推动神学翻译的进路,还是“近文化”宣教的策略,都很少有现成的同道。

昨日五十欠一年,如今一年欠五十

我们许多人都欠着福音的债。我们许多人都欠着免费神学资源的债。当我们读到每一本出版的神学书籍时,或者看到“九标志”,“福音联盟”等定期刊出的神学文章时,大约应当意识到,这背后是许多译者付出的艰辛劳动,而我们没有付足他们当得的工价。

忽因時節驚年幾,五十如今欠一年

近年来,因为各种原因,有不少常年在中国从事教育、医疗、扶贫等工作的外国基督徒离开了中国,不再返回。他们中间有许多人在中国服侍了多年,有许多感人的故事和宝贵的跨文化交流经验。
为了整理和抢救这一宝库,帮助中国教会理解跨文化宣教,“跨文翻译”希望以众筹方式翻译一些海外宣教士在中国宣教的回忆录和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