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学翻译可以有多烂?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15年前,我还在大学带毕业设计(呵呵,我带毕业设计的一位同学,现在北京某个教会已经做了很多年长老了,我该有多老了?),抓过几次英文不好的毕业论文,直接挂掉。

有一位学生的毕业论文是《酒店信息管理系统》,那时候AI还没长大,百度为他翻译的是“MIS of a Wine Shop”,当场被我赶出了答辩现场。我就问了一句话:“下面的问题你不用回答。你知道Hotel是什么意思吗?(此处停顿20秒)下去吧。”


昨天看到一篇公号文章,叫做“加尔文和清教徒如何看待诗篇”,原作者是清教徒改革宗神学院的院长Joel Beeke。

作为一位负责的读者,我从头到尾把文章读了一遍,内容暂不评论,只说翻译的问题。一篇神学性文章到底可以翻译得多烂?

我先说我的猜测,然后再谈原文的问题。这篇文章里有这么两段画上重点的段落:

我们不要误解清教徒,他们的动机是植根在后来成为敬拜的管理形条例中,任何没有在经文中提到的事情都应在敬拜中禁止。这与英国国教迥然不同的观点遵从了路德的传统和经文的观点。确信在经文中没有直接清楚废除和传统中继续存在的事情应在教会在获得允许。对于清教徒来说,国教的主教音乐太复杂,它的赞美诗太模糊,合唱团太专业,音乐的整个音乐的意识形态都与启迪的原则和信者得神职分离。
清教徒和所有的后继者以及不信奉国教的人教导敬拜中的每一个部分都需要在经文中有根据,不受鼓舞的诗篇是不被接受的。在神已经替他们决定,将颂赞的内容控制在韵律的诗篇中(的确信前提下),教会的领导者怎样假设他们是能够决定什么是适合敬拜的呢? 他们自己的诗篇本吗? 清教徒对敬拜事工保守的观点根植于他们认为什么是与经文原则不可调和的事物中。起决定作用的不是他们对于音乐的讨厌,而是他们深深的信仰,不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神的吩咐都应该被遵守。

Dr. Joel Beeke

首先,我猜测“ 敬拜的管理形条例 ”大概是支持独唱诗篇的教会经常提到的“敬拜的限定性原则”,英文大概是regulated principle of worship. 既然这样猜想,后面的几句话大概翻译都有问题,因为路德宗并不支持这个原则,所以接下来这一句“ 这与英国国教迥然不同的观点遵从了路德的传统和经文的观点 ”,大概意思完全反了。当然,标点符号肯定是错误的,“ 确信在经文中没有直接清楚废除和传统中继续存在的事情应在教会在获得允许。 ”这句话到底表明是支持还是反对,没有人说的清楚。

音乐的整个音乐的意识形态都与启迪的原则和信者得神职分离 ”。“信者得神职”,周必克牧师这是要被克到哪里去了呢?“启迪的原则”又是什么东西?我冒昧地猜测,应当是“启示的原理和信徒皆祭司的原则”,才符合美国鼎鼎有名的清教徒改革宗神学院院长的基本水平。

清教徒和所有的后继者以及不信奉国教的人教导敬拜中的每一个部分都需要在经文中有根据,不受鼓舞的诗篇是不被接受的。

什么叫做不受鼓舞的诗篇是不被接受的?难道是那首“愿你的孩儿被仍在石头上摔死”?还是那首“神呀,为什么离弃我?”只能冒昧地猜测,不受鼓舞的诗篇大概是“uninspired hymns”。


作为一位严肃的基督教翻译工作者,我顺手google了一下周必克博士的书,找到了原文的出处: Psalm singing in Calvin and the Puritans

这就来检验我的猜测:

Let us not misunderstand the Puritans here. Their motivations were rooted in their conviction of what would later be called the regulative principle of worshipanything not expressly commanded in Scripture was forbidden in worship. This varied substantively from the Anglican view, which followed the Lutheran tradition and view of Scripture, asserting that what Scripture did not expressly forbid and tradition sustained was permissible in the church. For the Puritan mind, Anglican cathedral music was too complex, its anthems too obscure, its choirs too professional, and its entire theology of music too divorced from the principles of edification and the priesthood of all believers.

Since the Puritans and their successors, the Nonconformists, taught that every part of worship needed scriptural warrant, uninspired hymns were unacceptable.

好吧,我猜到了一部分。启迪的原则原来是principles of edification, 信徒相互劝勉的原则,这是我的脑筋还不好使造成的,看来要继续加强教义和系统神学以及各种信经的学习。信徒皆祭司是正确的,限定性原则当然没问题,不受鼓舞的诗篇大概也对了。


作为一位改革宗的会友,我在朋友圈里愤怒的留言是:你们这帮自称为改革宗清教徒加尔文派的,真的懂得什么是“ 敬拜的管理形条例 ”吗?

好好的改革宗难道要毁在如此拙劣的翻译手上?要多么离谱的译者和编辑,才能在良心上接受这样的翻译,尊而重之地划重点,在公号上发表?要多么不认真的读者,才能在一知半解之中,仅凭着标题符合自己的意思就在朋友圈里发表,让教内教外的朋友们看这样的文字?


很多人以为神学翻译很简单,于是轻看这个事工。如今我还是要呼吁,我们有必要培养和保护高水平的译者,让他们能靠着福音的事工养活自己。我真的希望翻译机构和出版社能慷慨地支付好的译者足够的酬金,好的编辑可以帮助译者提高,而更多的基督徒可以奉献支持橡树这样的机构的选题和翻译出版工作。


子张曰:“何谓四恶?”

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犹之与人也,出纳之吝谓之有司。” 

放在神学翻译的语境下,也差不多是这四恶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