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周末抑郁症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

对于一个相当内向型的人来说,周日实在是一大挑战。一早起来,守着三个孩子打扮整齐,在重庆司机们穿花蝴蝶般的车技中,冒着32度的烈日,跟着GPS去30公里外的教会,已经让我的元气损失一半。

讲道照例是一个挑战,而整段经文都是审判(以赛亚书1:1-9),则更是一大挑战。我的底线很简单,神的话语是什么,我就说什么。然而还是遇到各种问题。我的导师Dr.Howell曾经说他在中国教会教导的经历,唯一印象最深的就是,“中国的弟兄姊妹们会提出一些我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

这自然是一件好事,既可以让我们谦卑,也可以让我们宽广。比如今天我讲道说犯罪到了一定程度,审判就不可避免了。一位姊妹希望我清晰地划一条线,说明白犯罪到了那个程度,就无法避免审判。

好吧,这是个好问题。首先,被神审判或者管教,并非不能悔改得救,只是免不得受苦。第二,耶稣划过一条线:干犯圣灵者无赦免(太12:32)。第三,圣经还划过一条线:死亡之后,一切都不再能改变(路16:26)。

我想这种解释已经够温柔了,不过陶陶又跳出来说我的解释退后太多,甚至退到永恒和死亡上去,以至于失去了今世的意义。

如此种种,礼拜就结束了。


摩西有一次对以色列人说,我算什么?你们不是在抱怨我,而是在抱怨神。因为所有传道人,不过是神的代言人,在讲台上宣讲神的话语而已。耶稣说,对于仆人,唯一要求的就是忠心。至于这种忠心会让人扎心还是让人得安慰,那都是神话语的能力。我的责任——一旦站在讲台上,我就像一只狮子一样,要竭力捍卫神话语的主权和耶稣基督我主之名。

我相信真理才是让人从自我的幻觉中苏醒过来,真正得到医治的方法。


于是,每个周末回家,我都要抑郁。司布真是讲道前抑郁,而我大概算是讲道后抑郁的气质。蒙头抱枕一睡,第二天自然就好了。因为抑郁也是一种奢侈品,容不得太多的消费。

明天又要处理明天的事情,还是要继续忙着。起来听了十分钟古典吉他,读几首唐诗,大概就算是痊愈了。

诗曰:

钱塘江畔是谁家,江上女儿全胜花。

吴王在时不得出,今日公然来浣纱。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