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好友的反思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按:这是好友在朋友圈断断续续发表的反思。蒙他同意,暂且收录此处。乐见如此有意义的评述。

有关Logos的讨论,见Logos讨论 汇编。


反思1:“迷惑人的虔诚”

反思以前JH牧者发生问题时,自己一直没发现,还一直这么信赖牧者,被其操控和错误带领,其实在此过程中已经有很多细节反映出了问题,而自己却视而不见。之所以未能发现,其中最主要原因是我们的牧者太“虔诚”了,把自己的生命全然摆上,堪称属灵界的敢死队。这么虔诚的人怎么可能有问题呢?就算有也是小节问题!虔诚的行为确实能蒙蔽别人双眼,并能赢得别人的尊重和信赖。因为生命“太好”了,所以能影响和操控别人。

我想,丈夫在家里如果表现出很“虔诚”的行为,言行也表现的很“属灵”,那么就能把追求主的妻子给唬住,赢得妻子的尊重和顺服,进而可以影响和操控妻子。在教会里如果表现的很虔诚和很属灵,也能赢得别人的尊重和信赖。

呵呵,不能再想下去了,越想越歪了。

立正,稍息,向前看!


反思2:生命与使命

基督徒都身背二命,生命与使命,前者是要效法耶稣的样式,后者是要担当耶稣给的大使命,前者是需要灵命塑造,后者是生命的自然流淌。

回顾原来教会十年来办得热热闹闹,最后却鲜见有成熟基督徒出来。我们有美国著名神学院的神学博士做牧师,有明显的异象(所有成员都成为宣教士),有高水平的讲道,有高强度的门训,有各式各样的培训,有眼花缭乱的事工(包括计划中),有不少宣教师的拜访与培训。。。但大家都还处于牧师所言的幼儿园的生命水平,甚至到最后牧师都怀疑一些成员是否真的得救。

这里面存在把使命当生命的幻象,模糊了使命和生命的概念,认为自己只要多传福音、多服侍、多参与事工就会让自己的生命成长,有敢于放弃一切去宣教的想法就表明自己的生命在快速成长,把大量的时间花在教会的事工、活动和服侍中,就认为自己走在生命成长的康庄大道上,而将认识和处理自己罪的功课弃之一边。

当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没有生命,何来使命!


反思3:封闭的信仰

想起原来的牧师曾对我说:“你的讲道在全国排名前5”(这话都敢讲)。搞笑的是当时我竟然愚蠢地信了,当然我不是信当时我的讲道水平,而是信这个牧师的带领水平和先知能力,认为他可能说的是未来的我吧。因为该牧师号称领导与培训他所在宣教机构的半个地球的宣教士,他在美国接受过10年神学的装备,也出过属灵方面的书籍,是牧师中的牧师,在这样的牧师培养和带领下,未来可能达到这种水平吧。

如此的妄自尊大,不就是坐井观天吗!真不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都没见过其他众多教会,但却能凭空想象天只有井口那么大。信主一段时间后,信仰却越走越封闭,书只看圣经(包括灵修版)或教会培训材料,其他书没兴趣看;社交只在教友中进行交流(弟兄姊妹真好啊),甚至跨教会的交友都少;只想做跟属灵相关的事(事工、查经、祷告),其他事没有兴趣做,感觉无价值、不崇高。唯有如此才能表明自己信仰的纯正,殊不知神对我们有特殊启示和普遍启示。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

封闭的信仰会产生很多的问题,但其中最大的问题是对圣经的理解变得片面和执拗,并导致自己形成错误的基督徒价值观。进而对自己和别人的一些言行没有正确的认知,把神眼中看为恶的事当作善事,把神眼中看为正的事当作恶事!

多读书、广交友、勤做事、深思考!


反思4:十字架上不妥协的公义

十字架是爱,这话没错,但不完全。十字架彰显了神对我们的爱,但如果仅仅是爱的话,那干吗不说一句“我赦免你们的罪了”,然后一笔勾销我们的罪,神大爱的属性这样不也充分的展现了。那为什么还要把耶稣残忍地钉死在十字架上?那是神公义的属性必须得到满足,必须要有人为罪负责,神的公义绝不妥协!

十字架展现出神的处事原则,只有当公义和爱同时满足时才能完全地处理问题。神对待罪绝不妥协,对待罪人却充满了爱,即对罪用因果法则,对罪人用恩典法则。再直白一点,只彰显爱,不彰显公义的处事方法并不是神的方法,也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在教会中谈的最多的是爱,公义谈的并不多。因为神就是爱,爱能遮盖许多的罪(是遮盖不是解决)。谈公义显得这个人没有爱心,很不属灵,律法分子。所以当原来教会发生问题时,有些弟兄姊妹就说了,要有爱心,不要再探究里面的问题了。罪确实被遮盖了,但似乎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

当一些事情发生时,首先需要搞清事情的原委,以公义的心进行分辨,把罪的问题检视出来,然后才用爱的方式(饶恕、忍耐等)来处理。而不是和稀泥,什么事还没搞清楚或不愿搞清楚或无能力搞清楚,就直接跳到处理方式,要求效法耶稣行出爱的榜样。这样好象把问题处理了,其实只是暂时的平息和遮掩,到了特定场景就会按下葫芦浮起瓢,问题还会出现。

不管是主内主外的人,还是喝灵奶吃干粮的人都喜欢说爱,但爱不是说出来的,也不是行出来的,而是由里面自然流淌出来的。神的爱与公义高度统一,人的爱与私欲相互混杂。人的有限不但有时分辨不了公义,连真爱也分辨不了。

回避事情应有的公义,只谈爱,把处理罪和爱罪人相混淆,正如歌词唱的“这就是爱,糊里又糊涂,是真是假是甜还是苦”。


另一位朋友的留言。

深有共鸣,在大学时同时在团契和教会服侍,教会是极端灵恩的,团契是福音派,在团契成长扎根,在教会被榨干的感受😂😂随着我读属灵书籍和灵修与神花时间,灵里清楚有不平安的地方,在那里也有伤害。离开后牧师宣教士还来学校找我,来探望我,有姐妹告诉我我走了搞得全教会都在悔改。现在回想当时内心也不忍心不安,但我没有回去,离开了就是离开了,这些情感绑架想想那里的环境很可怕。在青岛委身教会后,渐渐被神帮助预备操练,随着服侍和与宣教家庭建立连接和深厚友谊,行走的福音多重要,与TA的个人关系活泼以TA为中心,才能披戴基督,生命更新。也更多认识到治会,回想那里牧师宣教士夫妇是头,没有在上的权柄,要大家的高度委身不能窜教会,弟兄姐妹热衷在教会做属灵的事,火热的情感的侍奉…怎么说,感恩上帝的保守,感恩一路的坎坷,这些也为塑造我的品格成为TA要我成为的样式,成圣的路仍然很长,主同行,在TA里面再大风浪也平安稳妥,最近又在经历一个阶段了。

这是个有趣的问题:团契充满,教会耗尽。牧师操纵的迹象也比较明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