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哲学(13)——反其道而行之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按:这份报告就是我就Logos教会和Shin牧师夫妻的问题,提交给美国长老会(PCA)哥伦比亚区会,哥伦比亚国际大学校监Dr. Murray,以及PCA韩国长老会的报告节选版。删除了所有人名和有关见证,仅保留指控的事实部分。

这并不是追究责任,而是要反思我们自己的事工。我的朋友ZL曾说,当年他读到这份报告的时候,第一次彻夜难眠。而我现在也还在承受Logos事件的某些后果,还没有完全解决。

从我个人而言,Logos教会是我属灵经历上一个不可磨灭的事件。这就是所谓的Hard Lesson——付出了真实代价换来的教训。我现在事工上的许多做法,都是对Logos事件的反思和反动。

Emma说,神特别恩待我们,借着Angela这个小天使祝福我们,让我们有机会回到美国3年,在神里面得着医治。否则,不敢想象我们的事工将会成为何种样子——即使不伤害别人,可能也会让我们自己遍体鳞伤。

那些还在伤痛中的弟兄姊妹,我们也常常为你们祷告,希望神可以医治你们。


关于Logos教会的报告

引言

我的名字叫Eddy Zhang,现在的身份是活石华人教会牧师(Living Stone Chinese Community Church, Columbia, SC)。

  • 2008年10月——2015年9月,我在中国Logos教会做同工。
  • 其中,2008年12月——2012年1月,我是重庆Logos的带领同工。
  • 2012年1月——2015年5月,我在美国的Columbi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学习神学,期间仍然和Logos的牧师Shin夫妻保持密切联系,接受他们的管理和牧养。
  • 2015年6月——2015年8月,我神学学习毕业回到中国Logos服侍。在看到Logos教会发生的一些问题以后,我们决定离开了Logos教会。

一年以后,从2016年9月开始,部分Logos教会的成员们和以前离开的成员们开始联络我,告诉我在Logos教会内部以及Shin牧师夫妻身上所发生的各种问题。这些问题是因为我在2016年6月写给Shin牧师的一封信引起的(证据1)。在信里,我比较详细地说明了我离开Logos教会的理由,向Shin牧师提出一些我认为教会在管理和领导上存在的问题,并在2016年7月和Shin牧师夫妻当面沟通了情况。以后,Shin牧师把我的信和他给我的回信散发给Logos教会各地的主要同工们,其中一些同工看到邮件以后,引出了更多的疑问,特别是关于教会财务管理上的疑问。由于两位同工坚持不懈的追查,寻求和Shin牧师夫妻对质,在教会内部引起了很大的风波。

这件事情导致了2016年11月,Shin牧师离开中国,回到韩国,并被Logos教会的执事同工会解除了牧师资格。

由于我曾经在Logos教会待了比较长的时间,所有的核心同工、执事们以及从前离开了Logos教会的重要同工们都认识我,因此我有比较方便的视角,能够了解较多的情况。也有很多同工信任我,将他们的见证发给我;教会的执事会也请我翻译和转交了几封与CIU Chancellor Dr. George Murray的邮件。

因此,我祷告之后,写下这份报告,希望比较全面地回顾整个事件的发生过程,并整理和收集若干同工们对Logos教会和Shin牧师夫妻的意见和指控,以期对有关方面了解情况、作出进一步的判断有所帮助。

在报告的附录里,我会列出其他数份书面证词,并列出可能同意举证的同工们的名单和联系方式。

由于安全上的考虑,有很多同工不愿意写下书面的证词。但是,他们愿意接受有关宣教机构和教会组织的调查,在可能的情况下,通过面对面举证或电话沟通,讲述他们的经历和见证。

Logos教会在治理结构上的问题

Logos教会是Shin夫妻在2007年前后在中国建立的家庭教会。Shin牧师夫妻从Columbi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毕业,加入韩国的Global Missions Pioneers (http://www.gmp.or.kr/),在2006年开始在北京宣教。

2007年,第一个Logos的聚会点在北京同工家里建立。2008年10月,我和妻子一起参加Shin牧师的培训时,另有XX大学教授,企业家,艺术家等数人一起参加培训。从2008年到2009年,这些同工们分别在北京、重庆、广州等地传福音建立家庭教会,统称为Logos教会,并服从Shin牧师夫妻的管理。

至2016年11月Shin牧师夫妻离开中国为止,在北京、重庆、广州、西安、深圳、上海等城市属于Logos系统的教会和小组,总人数大约200-300人。

从2006——2016年,Shin牧师夫妻在中国10年,他们一直是Logos教会的主任牧师。作为具有PCA背景的宣教士建立的Logos教会,他们的教会在治理结构一直存在问题。10年的时间内,Logos教会没有别的长老,也几乎没有执事(仅仅有一位弟兄曾被按立为执事1年左右,就被取消资格;2016年10月,在Dr. Murray访问北京之后,曾经有Shin非法指定北京的数位同工为执事)。Shin牧师夫妻常年住在北京,但是其他城市的Logos教会,从来没有设立长老和执事。教会也没有章程,没有会员资格,既无长老会议,也无全体成员会议,仅由Shin牧师夫妻独裁。

其他城市的教会不能为新信徒施洗,也常年不领圣餐。因为这两项圣礼都是Shin牧师一人可做。他每年会到各个城市访问两次,为一些信徒施洗,但几乎不做圣餐。

在教会内部,shin牧师夫妻掌管操控一切,对教会控制极为严格,后期甚至不允许教会成员彼此沟通,对离开教会的成员不允许联络,任何事情都必须事先向他们报告,得到批准方能执行。

在教导上,Shin牧师不允许成员们读其他神学和信仰类书籍,不允许网上听别的牧师讲道,一切以Shin牧师的教导为准。每个周日,各地教会的同工们有时使用Shin牧师发送的PPT来讲道,有时是同工们自行预备PPT,事先发给Shin牧师检查修改后,进行讲道。

在教会中,Shin牧师的妻子权力极大。女性同工要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得到她的批准,否则会受到他们严厉的批评。有多位同工证言,Shin的妻子在女人们的祷告会上,长时间的责骂做事不满意的姊妹。曾经连续责骂某姊妹 3个小时;要求另一位姊妹跪下向她“悔改”认罪,等等。Shin牧师夫妻还利用师母来控制同工们的妻子,让他们回家给丈夫施加压力,以达到让同工们卖房奉献教会等目的。在公开场合,师母也可以当着众多男性同工的面,斥责教会的核心同工。

我个人离开Logos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Logos教会在成立10年之后,仍然没有在教会治理上有任何改变,一直是Shin牧师夫妻独裁,既不按立长老,也不选举执事,也没有全体成员的会议可以平衡Shin牧师的权力。成员们若对shin牧师夫妻的领导风格或具体行事有任何疑问或指控,没有任何渠道可以表达。既不知道他们之上的宣教机构是什么,也不知道他们上面还有没有任何权柄可以管辖他们。

这也是为什么当教会出现严重问题的时候,同工们找不到任何可以制约shin牧师夫妻的手段和在上的权柄,被迫和CIU的Chancellor Dr. Murray联系,希望他可以对Shin牧师夫妻有一些影响和劝勉的缘故。

同时,也正是因为shin牧师夫妻在教会里的独裁,因此我认为教会里发生的一切事情,包括财务上的不透明,才成为了严重的问题和shin牧师夫妻不可推卸的责任。

Shin牧师夫妻对教会成员的操控和随意赶走之问题

Shin牧师夫妻在教会里创造了一种强烈的个人崇拜氛围。所有人的见证和分享,都以“感谢神、感谢教会、感谢shin老师夫妻”开始。他们夫妻教导和要求成员们在教会里对他们绝对服从。若不服从,就可能会被赶出教会。

对于教会的核心同工们,他们会提出非常严格的要求,要求大家对他们的顺服是“绝对顺服、无条件顺服、有疑问也顺服”,绝对不允许质疑。任何质疑的人会被他们指责为“你判断我在圣灵带领下做的事工,你要给我道歉。”

他们要求、暗示或操纵教会的核心同工们和愿意成长的成员们反复卖掉自己的房子,甚至将房子卖掉之后奉献给教会。我在2011年受shin老师夫妻的教导和“劝勉”,卖掉了在重庆唯一的房子,另外买了一套市中心的、更大的房子。新的房子的贷款超过我们自己的经济承受能力,一直由教会部分负担按揭的还款。后来,在2013年受到shin牧师夫妻的操纵,我们卖掉了中国唯一的房产,把卖房的钱全部奉献给了Logos教会。Shin牧师夫妻后来接受了我们奉献的50%,但是在2015年教会要购买幼儿园的房子时,又再次要求我们祷告,将余下的50%也奉献在购买幼儿园的房产上。2015年9月我们离开Logos教会,教会退还了我们为幼儿园所做的奉献。

多份证词证言表明,在北京的若干同工中间,有数个家庭都在shin牧师夫妻的操纵下,多次买卖自己的房产,最后将大部分卖房的钱奉献给了教会。shin牧师夫妻指使他们在河北的燕郊购买小套的商住房,让大部分人失去了北京的居住权,使得他们的生活、工作和孩子上学等遇到非常大的困难,有些家庭的经济濒临崩溃,甚至不得不向家人同事借债或欠下高利贷。

shin牧师夫妻以培训方便为由,要求分散在北京各处的同工们卖掉房子以后,在他们居住的望京附近租房。于是,上述所有同工家庭都搬到他们附近几分钟车程范围之内。shin牧师夫妻要求同工们手机24小时不能关机,他们发送的短信必须在5分钟内回复,他们的电话必须在铃响三次之内接听。

shin牧师夫妻不顾同工们都有正常工作、有家人孩子需要照顾的实际情况,常年对同工们采用高强度“培训”,让同工们疲惫不堪。很多核心同工成为他们夫妻的“免费”司机和保姆,随叫随到,服侍他们夫妻,为他们看孩子,开车送他们去需要的地方。从下班开始培训到晚上11点以后,无论多晚结束培训必须在第二天早晨之前完成“培训心得”,发送给他们。

很多同工反映,在Logos教会接受shin牧师夫妻培训之后,少有个人和家庭生活的时间,工作也受到很大影响。

对于不顺从的同工,shin牧师夫妻以各种方式将其赶出教会。2008年我们参加shin牧师培训、和他建立牧者关系时,一同培训的同工们大部分都被他们夫妻以各种手段赶出了教会。许多在各地为Logos建立教会和小组、为教会做出重大贡献的核心同工,没有任何犯罪的地方,就被他们以“这里不适合你们”,“我们的能力不能牧养你们”等方式,赶出了教会。其他同工,也有被赶出去之后再次找回来的情况,但多是为了贪图他们的钱财,弥补教会和自己的亏空而重新叫他们回来的。

对于赶出教会和自行离开教会的弟兄姊妹,shin牧师夫妻不允许教会成员有任何接触。例如,X弟兄在刚刚完成癌症手术不久,就被赶出教会。shin牧师夫妻不允许教会成员询问他们的情况,不允许教会成员接触他们,否则视为犯罪,一同被赶出教会。此事有多位成员、同工的证词证明。

对于离开的同工成员,shin牧师夫妻一贯污名化,说他们生命不好,患有抑郁症,甚至说他们不再信主等。

我2015年离开Logos教会以后,shin牧师夫妻也紧急到各地教会召集成员开会,禁止他们和我联系,并在各处指控我因为“爱世界,不愿意宣教,不顺服”等原因离开教会,一点不提我离开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指出Logos教会和shin牧师夫妻的带领方式不合圣经原则。比如曾经在某城市数小时给一位弟兄一对一谈话,要他认识我的“罪”。

Logos教会的财务问题

Logos教会每个地方教会设有自己的奉献账户。因为家庭教会的原因,这些账户以负责管理财务的同工私人名义开设,但是每周发送财务报告给Shin牧师。奉献是实名制的,每次报告都要写出奉献的人,金额等。

另外,Logos教会还设立了另外两个账户。一个叫做JAS,意思是“耶稣爱的手”,另一个叫做C-Land。JAS是接受培训的同工们在教会常规奉献之外,每周另行奉献的账户,也接受某些专门的大额奉献。C-Land是shin牧师夫妻鼓励教会成员以教会的名义设立各种公司,将利润的50%奉献教会而设立的账户。关于shin牧师夫妻介入成员的公司,从中牟利占有股份,扰乱公司经营的问题,参见证据2。

所有教会的奉献账户,JAS账户和C-Land账户都由shin牧师夫妻二人完全控制。如何使用,使用的数量金额,在不同账户之间的划转,都是他们下指令,由管理账户的同工执行。没有任何人可以过问教会的经济,若有关心教会金钱使用的问题,shin牧师就会指控对方“爱钱”,“爱世界”。Shin牧师对金钱的教导是,奉献的钱是给神的,因此如何使用是神的事情,信徒只管奉献就行了,不用管如何使用的。

shin牧师夫妻控制教会10年,没有公布过年度预算,没有公布过奉献的金额,没有向教会报告过所有奉献的钱如何使用的。教会的财政长期处于不透明状态。即使教会的核心同工,因为不管理财务,也至今不知道教会多年收到奉献的总数,不知道这些钱如何花销。

另有很多奉献,并不经过教会的账户,而是直接奉献给了shin牧师夫妻。例如他们在北京买车、买房子的奉献,都是这样的情况。shin牧师一边教导要做宣教士的成员们经济上透明,所有的收入和得到的支持都要经过教会的管理,不能私自收取奉献;另一方面,自己却大额的收取教会成员们的奉献和礼物,并不经过自己的宣教机构监督,也不经过教会的监督。

兹举一例,当2016年11月shin牧师夫妻离开中国之后,教会成员们在收拾他的办公桌时,在抽屉里发现一只随意遗弃没有带走的钢笔,竟是价值$1,000美元左右的“MONTBLANC”。此事当时收拾局面的多位同工可以作证。

有证词证明shin夫妻使用了部分教会的奉献为自己的孩子交学费。这事若是在治理结构正常的教会,经过其他长老和执事会的同意与知情,原也合情合理。但是正因为Logos教会是shin牧师夫妻独裁,因此需要指出这样的事情至少在程序上不合理。

事实上,在教会里无人知道shin牧师夫妻从国外教会得到的支持是多少,甚至无人知道他的宣教机构是哪一家,可以如何联系。但是可以查证,shin牧师夫妻在北京的生活花销巨大。他们在望京租住的房子有200多平方米,超过大多数富裕的中产阶级的住房。三位孩子入读国际学校,每年的学费极其高昂。他们以操纵手法和说谎欺骗,让信徒在燕郊为他们购买了一套住房,他们声称信徒的奉献交首付,自己承担按揭的费用。家里使用的家具、日常用度也相当高档,常常在外用餐,费用不低。

他们生活奢侈的问题,就连短期访问、语言不通的Dr. Murray也可以看出一二。

因为不知道国外的支持有多少,所以无法判断他们在财务上的问题有多大。根据某弟兄的口头证词,至少涉及一笔6万元人民币的费用有问题,以后shin牧师指使某弟兄拿钱出来填补亏空,并指使记账的成员修改了教会的账目。

2016年11月,shin牧师夫妻离开中国之前,非常恶劣地指使几位管理财务的弟兄姊妹,将北京Logos教会的奉献账户记录,JAS和C-Land的财务记录全部删除,并将与他往来的电子邮件,包括垃圾邮件全部删除,把手机短信全部删除,并要求同工们更换电话号码。

我曾经请求Dr. Murray写信给shin牧师,要求他提供教会原始的财务记录,交还给教会。但是shin牧师的回答是,他自己也将所有的财务记录删除一空了。

这就造成一个非常困难的局面。一方面,教会失去10年的财务记录,以后很难从新恢复正常;另一方面,因为失去财务记录,在教会内部造成很大的分歧和不信任,严重破坏了教会的合一。(关于删除教会财务记录一事,我在下面介绍shin牧师离开中国的经过时,会详细介绍。)

关于shin牧师在财务上给同工们造成的损失和混乱,参见证据3。

关于shin牧师夫妻离开中国的过程

以下是我所知,shin牧师夫妻离开中国的过程。

2015年底,Dr. Murray听到一些对我不利的传言,知道我离开了Shin牧师夫妻的教会,于是给我写信,询问我离开Logos的原因。

我的回信详细说明了五点理由:

  1. 教会治理结构不符合圣经;
  2. 属灵辖制,10年培训毫无建树;
  3. 不赞同Shin的宣教策略;
  4. WSA空有其名,近似于骗局;
  5. 保护家人不受属灵伤害。

Dr. Murray回信说,他经过祷告完全同意我的选择,若是他和他妻子面临同样的情况,他也会选择离开。同时,他告诉我,应当将这些理由全部告诉Shin,因为Shin需要知道这些问题,才能改善。Dr. Murray要求我写了信之后先给他看看,他修改之后再发出给Shin。所以,我用英文写了一封信(并不是为了在美国散发败坏Shin的名声),交给了Dr. Murray。不过他一直没有让我发。直到6月,他告诉我Shin要来访问美国,我应当约他见面沟通,但是可以先将信发出去。

于是我在6月发了邮件,并约Shin在CIU见面。按照Dr. Murray的要求,我邀请Shin的博士导师Dr. King做中间人,一起见面。Shin给我的回信很多人都看过,我就不详细叙述了。问及Logos教会的核心同工们,都可以知道他说了什么。

到了9月,G牧师联系我,说Shin将他写给我的信在教会培训时给部分参加培训的人看,让大家认识我的错误。有一次他将我写的信也给一位同工看了,并说我用英文写信是为了故意在美国给人看(实际上,这封英文信当时除了Dr. Murray事先看过,并未外传)。

此后,有发现受到欺骗的同工起来质疑Shin的做法,教会爆发激烈的冲突。

2016年11月6日星期天,shin牧师安排同工在北京Logos教会讲道。以后,他花了5分钟时间在礼拜中间公开承认了自己做法上不对的地方,请求在场的成员们原谅。他悔改的内容,根据多份证词综合如下:

  1. 给了同工过量的压力。有些事工上,不依靠神,只依靠同工。
  2. 骄傲,追求属世的成就。
  3. 捆绑别人,不是帮助别人,而是责备,给伤害。
  4. 越来越少的爱,越来越少的耐心。
  5. 因为买幼儿园建堂的缘故,造成同工生活困难。预备卖掉换钱,从头以小组形式开始。
  6. 有些主日因为太忙太累的缘故没有预备讲道,用了别的牧师的材料当作自己的,但没有正直地说明剽窃的事实。

另有姊妹的证词特别说,Shin给她个人和她妈妈道歉,因为他曾经看到这位姊妹90多岁的妈妈来参加礼拜心里就不舒服,想要赶她们离开教会。

需要说明的是,shin的悔改和认错仅在一次礼拜上做出,当时在场的人约有20人。他并没有将悔改的内容告知别的地方教会,也没有告知在北京的各处小组聚会的其他成员。

以后,shin牧师未经任何合法程序,指认他正在培训的8位同工成为了教会的执事。

公开悔改之后,Shin并没有太多实质的改变。执事们认为,他们反而成为Shin的替罪羊和挡箭牌,是他手里操纵的木偶和推卸自己责任的借口。

Shin牧师一家很快搬出了自己住的200平米的公寓,到了另一个较小的公寓。但是,他居住的地方只有少数人知道,连执事们也不是每个人知道。

Shin牧师和妻子在与弟兄的冲突过程中,一度威胁要报警,并报告美国大使馆和韩国大使馆。

几天之后,2016年11月18日前后,shin牧师一家离开了中国,返回了韩国。(他们的返回并不是被驱逐,而是不愿解决问题,怯懦地逃跑。)

在此之前,shin牧师已经安排三位执事篡改教会的账目。在他们离开之前,又命令三位执事完全销毁了所有账目(Dr. George Murray可作证,shin曾写信给他,解释自己是为了教会的安全而销毁账目的)。

Shin销毁账目的借口是为了保护教会的安全。问题在于,若要真正保护教会的安全,应该同时销毁大家历年交给他的报告、照片、资料等才合理。现在Shin一边销毁账目,一边却试图出卖教会成员,使得教会里人人自危。同时,销毁账目和出卖弟兄一事,在教会中造成了很大的不信任感,让同工们受到极大的压力,在很多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破坏了教会的合一。

因为shin牧师夫妻犯下的严重罪行,执事和同工会议于2016年12月17日到韩国济州岛与shin老师夫妻见面,解除了Shin的牧师职务。

见面结束之后,shin牧师不服从教会的决定,当晚就写信给重庆、广州、西安等地的教会,说他们是安息年1年,以后会回到中国。

因此,北京的执事会紧急派遣三位执事在2016年12月22-25日圣诞节期间到各地教会访问,向他们通告了执事会的决定。但是,shin牧师的做法已经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很多成员不信任执事会的说明,在教会里引起分裂。

截至目前为止(2017年),shin牧师没有承认教会的决议,没有任何悔改的表示。在北京的韩国教会里,甚至流传着谣言,说他们是因为受到逼迫而离开中国的(此事有几位弟兄可以作证。执事会试图和传言教会的韩国牧师沟通,了解传言的出处。但是,该牧师拒绝和执事们见面。)


按:

  1. 以下省略证据部分。
  2. Shin夫妻至今没有悔改道歉。没有回北京解决遗留问题。
  3. Shin所在宣教机构至今没有联系教会,给出他们对此事的意见。

其他有关Logos的文章列表:

https://eddyemma.com/log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