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事工哲学(10)—打死也不说(打赏也不说)

你们只当说:“主若愿意,我们就可以活着,也可以做这事,或做那事。” (雅各书4:15 和合本)

事工哲学(1)——讲道

事工哲学(2)——圣俗之分(或音节之分)

事工哲学(3)——教会的目的

事工哲学(4)——圣灵,角色关系与博客

事工哲学(5)—to full or not to full, it’s about time

事工哲学(6)—多样性

事工哲学(7)——为羊舍命,还是为狼舍命?

事工哲学(8)—全职牧会并不带来安全感

事工哲学(9)——家庭优先



Justifying, 在神是神的公义,在人则常常是为自己的愚行寻找借口。

那年我们打算去越南,David Gentino牧师对我说,没关系了,以后事工改变也不要太过介意。

后来果然有变,越南一时半会儿去不了,还离开了计划支持我们的北京Logos,回到美国牧会。而Logos教会也在一年之后惨淡收场。


此后,我就略微小心一点,不再贪图一时的口快了,什么事情都不能把话说到神的前面。但是即使说的东西都是我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还是会给人一种“不谦卑”的感觉。或许在许多人(包括Emma也常常劝我)看来,“谦卑”的定义就是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于是凡事都要落后才好,或者做了一点小事就把“荣耀归给神”。

而我理解的谦卑,至少在某个层面上带有“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的意思。有些事情,从前发生过,自然我会说是,有的事情我觉得不妥,自然就说不妥。


这次参加休斯顿的美南差传大会(CMC South),因为带着三个真心实意想来度假、不愿上主日学的孩子,所以大堂信息我和Emma只是各听了一场,其他时间都在四处闲逛。我每天11点以后,抱着Angela在会场的展台前与人聊天。

遇到一位熟悉美国华人教会的师母,言谈之中颇多收获。归纳起来基本上都是雅各书所讨论的“口舌”和“言语”上的问题,看起来传道人也难免落在这样的试探之中。于是我在开车回哥伦比亚的路上,好好地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

比如布道会的效果:有著名传道人说自己已经带领几万人信主,其实他只是到处开了布道会而已,这几万人他几乎一个也不认识,听了他的信息被他领着做了一个祷告。若说做过决志祷告就是信主,那么以后各个地方教会辛苦的跟进照顾门训和礼拜的工作,大约都算为布道会的果效了。而且既或地方教会辛苦努力多年,这几万人中间真正受洗留下来的人也不会超过20%。

另一个问题与“不可轻易起誓”的应用有关。

12 我的弟兄们,最要紧的是不可起誓;不可指着天起誓,也不可指着地起誓,无论何誓都不可起。你们说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免得你们落在审判之下。
12 But above all, my brothers, do not swear, either by heaven or by earth or by any other oath, but let your “yes” be yes and your “no” be no, so that you may not fall under condemnation.

耶稣的弟弟雅各

“不可起誓”在现代的应用,大概就是不要轻易在粉丝众多的自媒体或更加主流的媒体上公开宣布自己将来的决断。比如求婚的时候大张旗鼓,结婚的时候山盟海誓,或者去宣教之前举行“不破楼兰誓不还”的誓师大会。要知道“风萧萧兮易水寒”,那是要配合第二天的“图穷匕见”,因此一壶热酒,一时意气用事,完全可能做得到。但是宣教这种事情,是要10年20年的消磨,话出了口容易,但收回来就有点难受。


我的朋友woo哥,一向在年终发文章。今年的数篇微信文章都被审核发不出来,其中一篇把“仙”字改为了“行”字,才没有触发敏感词,知道是什么字吗?原来他提到一句终南山”修行“不易。

关于新媒体的问题,我也在思考。有人在推特的对话中说,

邮件组的互联网是最好的互联网,因为那时候互联网的存在是基于知识技术的需求。现在上网门槛低了,社会中实用主义和机会主义得到了更好的“沟通”渠道。是的,他们本来就是主流,并没有错,只是包括互联网的各种新媒体给了他们前所未有的机会与思考和鼓励思考的人们争夺影响力。

新东坡

这是我目前对于微信的使用还十分迟疑的地方。在我目前看来(明年观点会改变的),把原创内容投入到微信上,帮助腾讯建立信息封闭、数字集权和监控的环境,还要随时去猜哪个词偶然触发了敏感词库,这完全是一种自讨没趣的做法。而且,以吸引粉丝为主导的新媒体,在选题和内容以及参加”标题党“的竞争中,必然会媚俗的。最近看到好几篇标题不错的微信文章(我没点击,也不知道是那位主内公号发表的,若是得罪了同道,先致歉),都是如此:

  • ”一位女基督徒,饿死在平安夜,主内群炸锅了!“这篇文章我没点开,因为题目就让我有了饱足的感觉。
  • ”震惊!100年前的福音海报是这样的!“我没点开,因为以震惊为题的文章也太多了,没想到传福音也需要用震惊来吸粉。100年前的福音海报固然可能有趣或者艺术高超,大概也没什么好震惊的。或者说,这样的事情都震惊一下,当天地震动的时候,大概人们都像诺亚的邻居一样了。
  • ”圣诞节,一同默想惊人的奥秘“。好吧,惊人。

今天在路上和Emma聊到这样的话题,她用了一个成语,我们就笑了,说成语已经被用烂了,任何成语若是一本正经地用在任何地方,现在都显得荒诞可笑。

我对Emma说,现在我采用的方法是在圣经里随意寻找一句话,然后略微扭曲上下文,自己制造新鲜的意象。比如昨天写的”事工哲学(9)——家庭优先“中,我就用了创世记24章25节来扣题,

25 又说:我们家里足有粮草,也有住宿的地方。
25 She added, “We have plenty of both straw and fodder, and room to spend the night.”

最后再用这句话结题。表面上看,只是说家庭优先而已,但是在文章最后提到两个女儿的时候,就隐约要指向创世记的故事,乃是对女儿美好的祝福。因为我的终极愿望,无非就是在我还走得动的时候,牵着她们的手走完红地毯,把她们交给要托付终生的人罢。

然后,我和Emma轻轻握了一下手,算是会心。真正好的艺术,是藏着若干彩蛋,让人可以慢慢去寻找的。如果先震惊一下,再直截了当的给出想要吸粉的野心,大概也是在媚俗罢了。


所以我知道自己配不上微信,也就不在微信公号上发原创了。至于我的朋友们,推荐采用邮件订阅我的博客。请在主页左边订阅栏输入邮箱,确定,然后在确认邮件中确认一下就行了。我唯一可以起誓坚持的,就是绝对不会为了讨好订阅的读者而写作。不仅打死也不说,而且打赏也不说。

1 thought on “事工哲学(10)—打死也不说(打赏也不说)”

  1. 想起刘仲敬阿姨说的“语词的通货膨胀”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