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哲学(2)——圣俗之分(或音节之分)

pastor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先知耶利米曾经写信给流放巴比伦的犹太人,告诉他们要安心生活在异乡,不要听信假先知的话,以为流放的日子很快就会结束。

5 你们要盖造房屋,住在其中;栽种田园,吃其中所产的;
5 Build houses and live in them; plant gardens and eat their produce.
6 娶妻生儿女,为你们的儿子娶妻,使你们的女儿嫁人,生儿养女。在那里生养众多,不至减少。
6 Take wives and have sons and daughters; take wives for your sons, and give your daughters in marriage, that they may bear sons and daughters; multiply there, and do not decrease.
7 我所使你们被掳到的那城,你们要为那城求平安,为那城祷告耶和华;因为那城得平安,你们也随着得平安。
7 But seek the welfare of the city where I have sent you into exile, and pray to the LORD on its behalf, for in its welfare you will find your welfare.

于是,真正的假先知出场了。尼希兰人示玛雅写信给耶路撒冷的百姓和大祭司西番雅,说:

26 耶和华已经立你西番雅为祭司,代替祭司耶何耶大,使耶和华殿中有官长,好将一切狂妄自称为先知的人用枷枷住,用锁锁住。
26 ‘The LORD has made you priest instead of Jehoiada the priest, to have charge in the house of the LORD over every madman who prophesies, to put him in the stocks and neck irons.
27 现在亚拿突人耶利米向你们自称为先知,你们为何没有责备他呢?
27 Now why have you not rebuked Jeremiah of Anathoth who is prophesying to you?
28 因为他寄信给我们在巴比伦的人说:被掳的事必长久。你们要盖造房屋,住在其中;栽种田园,吃其中所产的。
28 For he has sent to us in Babylon, saying, “Your exile will be long; build houses and live in them, and plant gardens and eat their produce.”’”


代表神说话,责任是相当重大的。所以,几乎每位先知都会谈到自己蒙召的经过,以此证明自己的话语有着从神而来的权威性;当然,最过分的是摩西,非要问明白神的名字,拿着神打造的杖,带着神赐下口才的发言人才肯去埃及,后来还要求面对面采访一下神,看了一个背影。


我不觉得教会里有所谓圣俗之分,有一个阶层会天然比其他人高明或者圣洁。长老的意思,最多也就是说在年纪上略微大一点,属灵上成熟一点。
所以,尽管我自己觉得颇有咨询的恩赐,但是却很少给人咨询。我谨守咨询师的职业操守,从来不给会众提出任何具体的解决方案。

我和CIU的许多教授一样,认为“按立”为牧师,不是圣经里的概念,而是一个人造的概念。具体的圣经依据就不讨论了。我按照提摩太前书3章的标准,清楚自己的呼召(或者叫做羡慕善工),也没有明确违反标准的地方,于是欣然接受了牧职,不过按照我严重的改革宗背景,应当叫做“教导长老”才好。

我的老师Dr. Johnny Miller教导说,长老至少要40岁以后才能做,就像我曾经告诉小伙伴们,创业至少要35岁才能做,25岁就创业,死在沙滩上的机会比较大(不要老看着成功者说事,好伐!)。但是昨天查经班上,一众漂在海中还没上岸的博士后们都说,35岁就老了,回国只能直接申请正教授了。于是大家都深深地叹气,气氛顿时凝重起来。


另一方面,到底要不要做“牧师”,我还是颇多纠结。有呼召是一回事,很容易确定;对神学的理解又是另一回事,也很容易确定;如果是在美国牧会,大概我一辈子也不想有这个头衔,因为完全没有必要。

在美国,没有“按立”的牧师被人叫做Pastor,被“按立”的牧师,被人叫做“Rev.”————我简直觉得把一个好好的普通人抬高到“reverend”,或者“R-Ever-End”的程度,是一种人道主义灾难。

所以,最后一个因素,是“按立”对以后的服侍是否有利。

这件事情,我和巴西的同事们交流过,他们说,如果在巴西,最好是按立。因为巴西教会的弟兄姊妹不愿意叫人“Dr. Juan”,而愿意尊重地叫人“Pastor Juan”。

我和印度的同事们交流过,Soloman牧师说,“我是正式按立过的牧师,牧养和监督着400个教会,但是我还没有一个道学硕士的学位……”

我和去过韩国的郭牧师交流过,他说“按立”过的牧师,下飞机的时候是会得到一束鲜花的。

中国的文化是这样的:如果没有按立,就称为“传道人”,如果经过按立,就称为“牧师”。在美国的华人教会圈子里,大概只有牧师们聚会的时候,会将这件事情分析清楚。如果你还没有被按立,别人就会客气地说,你不会介意我们按照习俗称你为“张传道”吧。我说,当然介意;但你就这样写吧。说得更委婉一点的,会这样说,“让我们按照教会的传统尽诸般的义吧。你暂且许我称你为张传道(马太福音3:15)”。这句经文很好记,马上要开3.15晚会(马太福音3:15婉会)。

好吧,严肃地说,按照处境来讨论,中国的文化是一种“High Context”文化。不清楚这个概念的人,可以查询一下文化人类学的基本教材。既然这样,为了更好的服侍中国教会,我最终还是决定要按立。因为我不想遭遇耶利米的悲剧。


这事我想的很简单。“按立”是圣经上没有的做法,并非新约教会耶稣规定的圣礼。所以,具体的做法是地方教会可以自己决定的。

按立只是地方教会承认一个人有做长老(监督)的呼召而已,也就是在圣灵的事工上有份,参与圣灵对一个人的呼召。

所以我想,我们教会自己就可以了,不用请任何名人来组团按手。我唯一想要邀请的,不过两位对我在美国多年的服侍有深刻了解,而且长期支持我的前辈(也是别的教会的长老)。

但是这事实行起来居然压力不小,最后似乎还是需要邀请名人组成按牧团才行。那么,似乎还有考试。一件小事,就这么变成了一件庞然大物。

一旦经过这样一个程序,我似乎就不得不变成“R-Ever-End” Eddy了。

好吧,一个人如何在信仰、、操守、神学和教会的传统中保持平衡呢?答案尚未揭晓。也许,头衔真的不重要,而我们为人的本质更加重要。昨天的查经,我问了一个问题:什么叫妄称神的名?全体会众,以教会的实习传道人为首,一致指着我的鼻子说,你说圣诞节要给牧师公寓开光,那就是妄称神的名!

所以,不管按立不按立,我还是唯一读完神学,仍旧留着一头飘逸长发的Eddy。大概我找使徒约翰来按手,这辈子也不要想着被会中的Fio-Na一党称为“Re-Ve-Rend”的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