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事工哲学(1)——讲道

cat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0 分钟

7 现在你们要站住,等我在耶和华面前对你们讲论耶和华向你们和你们列祖所行一切公义的事。
7 Now therefore stand still that I may plead with you before the LORD concerning all the righteous deeds of the LORD that he performed for you and for your fathers.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上周在活石讲道,一位姊妹说听不懂我讲的“平行体”是什么意思。

另一位成员却说,Eddy讲道越来越好了,再这样下去我们舍不得你离开了。

第三位姊妹的插入语是:我现在已经习惯Eddy讲道了,不再觉得有理解障碍。


面临回国的问题,很多朋友关心回国服侍的方向问题,自然也涉及到有些教会或许打算邀请我们参与服侍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顺便整理一下思路,也给感兴趣的弟兄姊妹提供一点信息,可以了解我当下的事工哲学和工作方向(若有改变,恕不另行通知)。

这些东西不算新颖,也许从前都说过,一直关心我们的朋友应该都知道。


关于讲道,我从CIU学习了四门课:

2013年冬天,在亚特兰大跟着Dr. George Murray上了一门“Preach For Transformation”,是Dr. Murray邀请其他三位著名传道人一起开设的工作坊。当年的三位特邀讲员是刚刚退休的Kent Hughes,亚特兰大的Fellowship Bible Church主任牧师Dr. Crawford Loritts以及亚特兰大巨型教会Mount Paran Church的主任牧师David Cooper。

他们四人每人指定两本书,就是这门课的阅读作业:

  1. Edwards, J. Kent. Deep Preaching : Creating Sermons That Go Beyond the Superficial. Nashville, TN: B & H Publishing Group. 2009. (Read entire book.)
  2. Rhea, Homer G., ed. Preaching the Word Today. Cleveland, TN: Pathway Press, 2002. (Read pp. 15-139 and pp. 267-388.)
  3. Cooper, David C. Preaching Through the Year, Volume 3. Cleveland, TN: Pathway Press. 2011. (Choose and read any 20 of the 53 sermons.)
  4. Ryken, Leland and Todd Wilson, eds. Preach the Word. Wheaton, IL: Crossway Books, 2007. (Read Introduction, and chapters 1, 2, 5, 7, 9, 11, 12, 16.) Note: This book is a Festschrift in honor of Dr. Kent Hughes, one of our course instructors.
  5. Azurdia, Arturo G., III. Spirit Empowered Preaching. Fearn, Ross-shire, UK: Christian Focus Publications, 1998. (Read entire book.)
  6. Ash, Cristopher. The Priority of Preaching. Fearn, Ross-shire, UK: Christian Focus Publications, 2009. (Read entire book.)
  7. Piper, John. The Supremacy of God in Preaching. Grand Rapids, MI: Baker Book House, 1990. (Read pp. 9-63)
  8. Gordon, T. David. Why Johnny Can’t Preach. Phillipsburg, NJ: P & R Publishing, 2009. (Read entire book).

第二门课是2013年秋天,跟着Dr. Roy King学习的基础讲道学。Dr. King曾经在北卡做牧师,已故的Dr. Bill Graham一度是他的会众。

教材很简单,Hamilton, Donald L. 的经典教材 Homiletical Handbook. Nashville, TN: Broadman, 1992.

Dr. Hamilton是CIU的讲道学荣休教授。Homiletical Handbook是他一生经验的总结。许多比这本书后出版的讲道学教材已经绝版了,但是这本20多年前的老书,至今还有销售,Logos.com也可以买到。

CIU的事工哲学很简单。我们的讲道学教材就这么薄薄的一本,就像我们的释经学教材一样,没有什么花招。当年张君宝得到杨过送的一套少林罗汉拳的玩偶,后来就用了一招黑虎掏心就击退强敌。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这门课主要训练三种基本讲道方式:

  • Keyword
  • Textual
  • Analytical

分别处理不同类型的经文。Keyword主要用在新约书信上;Analytical主要用在叙事上;Textual就用在不想用其他两种的时候。


15年后, Dr. Hamilton又写了一本书,叫做“Preaching with Balance. Edinburgh, Scotland: Christian Focus Publications, 2007. ”

这一次,他强调的是讲道的变化性。因为你不能总是用前面三种方式来讲道,自己把自己烦死。

这门课就叫做“Advanced Biblical Preaching”。


后来我又跟着Dr. Hamilton上了一门博士课程,“Preaching on Acts”,读了Dr. Larkin的注释书。博士课程的主要好处不在于内容的深奥新颖,而在于课堂交流的深度和MDiv不一样。

MDiv课程上有许多同学并没有太多的事工经验,课堂讨论通常比较肤浅走样。而“Preaching on Acts”的参与者基本上是各个教会的主任牧师或者资深宣教士,分享的内容就完全不同了,有点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感觉。这是我坚持在课堂上读博士的主要理由之一。


于是我开始反思自己的讲道。

从前在Logos,我们采用非常简单的QT式讲道,从专业的角度看来,与讲道相差甚远。所以严格的说来,我从2008年到2011年期间,基本没有讲道的实践。真正意义上的连续讲道,是从2015年9月“轻轨战舰”之后开始的。

到了活石教会以后,我开始思考怎样针对中国听众讲道的问题。好吧,我的所谓思考,就是试错。这是我拿第一个博士时候的工作方式,也是我要拿第二个博士的工作方式:先编出程序,证明我的算法确实先进,再从数学上加以证明;先试验讲道法有效,再从神学上总结规律。

美国人喜欢3-points讲道。

  • 经文
  • 引言
  • 要点1
    • 解经
    • 例证
    • 应用
  • 要点2
    • 解经
    • 例证
    • 应用
  • 要点3
    • 解经
    • 例证
    • 应用
  • 结论

他们从小听这种讲道,如果变换方式,反而会觉得不习惯。(受到严格美式神学训练的Emma也喜欢这种方式,多次要求我结构化强一点。)

我在华人教会试了一下,但是效果并不太好。缺少批判性思维的会众,希望我给出更多具体的应用,否则大家就不知道要做什么。

我慢慢调整,减少了解经的内容,增加了例证和故事。因为,Illustration或者说例证,主要的作用不是澄清神学概念,而是作为应用实例,帮助会众应用神的话语。

这种改变受到Dr. Hamilton的批评,他给我的主要评语就是,牧师也是教师,讲道也是解经,帮助会众掌握正确的释经方式,让他们可以自己寻求神的话语。自然,Emma也有点不习惯,觉得听完讲道,居然不知道今天的3-points是什么。

但是我刻意隐藏了我的3-points,想要试验对中文听众最有效的方法。Janiffer同学知道, 要分析一段经文,给出其中的脉络要点,我只需要10分钟的“Mechanical Layout”而已,似乎也并不太难。


因为目前的会众里有英文听众,我们教会有同声传译。为了帮助翻译的弟兄姊妹更快速准确地翻译,我从2016年夏天开始,每周都写逐字稿,而且在讲道的时候基本上按照逐字稿来讲。习惯了依靠逐字稿的翻译同工,往往在我随意发挥的一瞬间就找不到北了。

按照Ron长老的意见,也是为了方便英文会众的理解,我也提供PPT。这些东西大概都是讲道中间不必要的元素,而且增加我的负担,也减少了参与其他事工的时间。所以这算是一个教会的偏好和文化问题。

在活石教会,我大概用了第1年的时间,完全不请其他讲员,每周讲道。这样做的目的有两个:
1. 讲台是教会最重要的事工,不能轻易放弃。
2. 需要让会众慢慢适应我的带领风格。

这个过程中,我们的会众一度大概减少了一半,一年以后才慢慢恢复了常态,有了增长。

我想起我的朋友Dong回国寻找教会的时候,有一家教会听了他的讲道,说他讲得太浅了,不适合这间教会。

我们就笑着说,什么叫讲道讲得深?答案是“按照威敏大宪章和要理问答来讲道”,或者说按照司布真的传统,随意从圣经里提取一个单词,就讲上1个小时。

如是,Dong和我的讲道都算不得深刻。然而,一个习惯了“威敏大宪章”和宏大主题式讲道的会众,经过一年时间也可以慢慢体会释经式讲道的好处的。不过过程会有点难受吧。


我的另一个改变,是关于relevant的追求。

我不是胸怀天下的名牧,心中想着要牧养6千万中国基督徒,也不希望借着讲道推广自己神学理念和事工。我想的就是此时此地,如何照顾好我的教会里这3、40个会众的属灵需要。

所以,我希望自己的讲道有着比较强的“此时此地”感,基本上这周的讲道换到下一周来讲就过时了;这里的讲道换到另一个教会去讲,就有点合不上缝的感觉。这大部分是因为我刻意避免3-points,并且使用有时效性的例证的缘故。许多时候,准备的过程就是阅读和关注新闻事件,以圣经的立场反思的过程。

重要的不在于我讲了什么,而在于神的话语是什么,我们如何应用神的话语。


对比早期和现在的讲道录音,大概我的激情略微多了一点,也许因为更加均衡而是件好事。

但是我还是很不喜欢那种“manipulate with passion”的感觉。这个问题不多说了。

最后一个问题,讲道是一个人借着神的话语,将自己的生命传递给听众。每个传道人都不同,我也刻意不去模仿那些气质上和我不同的著名传道人。

听众通过讲道,让自己的生命与神连接起来,建立关系,才是讲道的目的。或者,有些教会将讲道理解为敬拜的一部分,只是一个庄严程序中的一个部件。但是即使这样,传道人也当尽力追求好的讲道(按照Tim keller的意思,Pursue good sermons always, expect excellent sermons sometimes)。

写给考虑邀请我参与服侍的教会,仅供参考。因为换了会众之后,我的讲道风格可能会有一个比较大的调整,于是所有从前的讲道稿和录音都会变得irrelevant。


11 我们二人同夜各做一梦,各梦都有讲解。
11 we dreamed on the same night, he and I, each having a dream with its own interpretatio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