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图标——Logo without ‘s’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

跨文翻译的前身是“重庆但以理”。当年Jason提议用“但以理”这个名字,因为圣经里唯有这位老兄是最佳翻译,连神在墙上用指头写几个字,他都可以翻译出来。


当然,如果圣经里好的翻译还有马太:“以马内利,翻出来就是神与你同在。”

注册工商核名的时候,我的同工们都被请去喝茶了。Sunsea和Shane不去,说自己工作忙。Water在家里,阿Sir上门拍照。Jason和Kity去聊了一下,也没什么大事。说起来应该是市局协调,各区联合行动的模式。

不过我们就一翻译公司吧,为了合理避税而已,没有其他任何意图。所以相安无事,先干为敬。


Logos(Logo with ‘s’)事件之后,重庆但以理经营不下去了。后来我出国疗伤,连法人代表也换不了,税务年审也过不去,终于就无法开发票,成为一具“木乃伊”。

我不是诚心学习李嘉诚或者曹德旺,而是确实做不了项目了——连发票都不让开,还做什么事情呢?

所以,临到头还是注册了“跨文翻译”。

要说在美国注册公司,这是一件于我完全未知的事情。没有钱请律师,没有钱做合规,只有自己硬着头皮上。幸好昆明牧师鼓励我,主动提出要帮助我。所以心头一热,就注册了公司。注册的过程异常简单,最后为了方便,昆明牧师也没有介入。

自己找了一家网络代理公司,提交名字,花了200多美元,大概2天就注册了公司。隔了一个星期,去银行开了商业户头,最简单的checking账户。买了一个vps,搭建了一个wordpress的网站kuawentrans.com,就开业了。第一笔生意是为“ Gospel Volunteers, Inc”的“camp of the woods”翻译查经材料。


略微复杂的是设计图标。

当年高考,家母建议我考重庆建筑大学的建筑学,试着学习了几天素描就放弃了。琴棋书画四艺,我最不上手的就是画了。自己拿着gimp,参考网上各种商业设计,经过一周的努力,不过再次证明,我不是一个可以画画的人,连抽象画也不行。

到了周一的晚上,仍然纠结在这个问题上,突然醒悟过来,就说:我父亲有多少的雇工,口粮有余,我倒在这里饿死么?(Luke 15:17)

于是一笑,在paypal上付了钱,从一家南非注册的公司design free logo online上买了一个设计:

记为公司资产吧。有这个时间,我可以多翻译一点文字,似乎时间效率更高。


接下来的问题,是将png转换为svg,制作全套公司形象,信签,名片,网站。找了几个网站,最后给大家推荐下面的免费服务:

将png转换为svg

可以很精确地将png格式转换为svg格式,基本上不会损失精度。

然后,开通了paypal的商业账户,stripe正在申请之中。在eddyemma.com上增加了paypal.me以及liberapay募款账户。paypal.me适合一次性支持我们的事工,liberapay更适合固定支持的方式。

从圣诞节以后,我就不再从活石教会领薪水了。日后的生活,大概很大部分会靠着“跨文翻译”的事工,还有大家的支持了。


跨文翻译的第一本译作试销:
Mountain Friend(山友)

讲述Joe、Kim、Anna、Niels在云南帮助Nosu族村民的故事。一个引人入胜的跨文化宣教故事。

接下来要翻译的应该是“Serving Strong”的后半部分。已经翻译好的还有斐奇诺书信(1-3卷)。

随后,陶陶的架空历史小说《念力兵械》也会在跨文翻译上销售。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