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出家与最近的Me Too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最近两位清华博士毕业的僧人发长文揭发方丈,成为#MeToo运动的热点,今天世界各大报刊杂志网站,都在报道这事。一篇关于上周菲尔兹奖的文章,似乎还趁着热点上了10万+。

说起博士出家,从前看到龙泉寺大肆宣扬,其实颇不以为然。因为若说博士之众,我牧养一个小小的教会,30-40人中间,也有在读的、毕业的、做博士后的不下10人,这在基督教会中十分平常。

成为博士之后做牧师或者读神学院的,也不在少数。CIU中国神学生同学中间,至少我知道的博士10个手指头也数不过来。生物学博士,机械专业博士,计算机博士,甚至数学博士也有一位。有一段时间,不是博士的同学都不好意思在我们中间混了。

不过,在独生子女政策下,博士出家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我大概可以体会两位僧侣当年出家时面临的压力和决绝。一旦入了佛门,四大皆空,世间的种种都要抛掉。

正是从这个角度,我倾向于信任两位博士僧侣95页的报告。我自己也写过一份87页的报告,揭露Logos的韩国牧师辛花郎(与MeToo无关,主要是专断、控制和操纵,以及经济问题)。当时心里烦乱,目录是没有的,排版也没有两位大和尚做得好。所以,我大概也能体会两位僧侣在写这份报告时所面临的压力和心情。

为两位博士僧侣祷告,希望他们不会因此而受到逼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