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time Job Disease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古人说,第一职业是第二职业良好的补充。


刚刚和陈老师通电话,给出一个兼职的建议,突然想起多年前看到这句话。

回想了一下,从高中毕业进入大学开始,我似乎就没有一天不再兼职状态下。

大学期间,除了学习不上心之外,我做过河海大学围棋协会的会长,文学社的主编,校桥牌队的成员,系足球队的守门员,还录了一盘自己创作的校园歌曲——“水”。

毕业之后,我一边在重庆交通大学教书,一边和几位朋友在夜店搞摇滚。我们的吉他手是现在以“乐Hank”出名的吕乐,鼓手是国内MTV的大牌导演何明圣,键盘手小宋后来和歌手“老虎”一起在得意广场开了一个“老友吧”。

乐队解散之时留下一首“白日梦”,就决绝地考研究生,开始了跨专业学习。

我在建筑大学建筑技术经济专业的毕业论文是为重庆百货有限公司的连锁超市开发的MIS系统;

读博士的时候换成软件理论,跟着中科院的沈一栋老师研究信度网不确定性推理,一边在学校教数学,培训全国大学生数学模型竞赛,一边在公众一卡通做总工程师。

博士毕业回校教书,一边继续在各种公司兼职,一边做家庭教会传道人。

后来读神学院,就在学校IT部门做软件技术支持,同时打扫教学大楼的清洁。

现在是自由翻译,教会牧师,教牧学博士在读。


回到和陈老师的对话。

我提出可以兼职为了TTi工作。理由是:

  1. 我有一个无法突破的底线,不能离开现在一起工作的伙伴。

  2. 我的经验是,但凡需要一个全职才能作好的工作,以兼职的方式加上一个团队,往往可以做得更好。因为一个人能力再强,也只能线性工作。而团队有的时候是可以并发计算的。

  3. 30多年来,我从来没有只做一份工作的记录。希望可以继续保持下去,直到见主的那天。

  4. 按照现在的工作模式,我的潜力还没有见底。目前看来,还可以继续用兼职方式管理这个项目。


生活艰辛。若是可以只做一份工作就能养家,我究竟接不接受?唉,真想找个朋友喝酒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