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与千寻——聘牧的漫长旅程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我一直以为千与千寻是个动词,表示不断寻找。如果我错了,请给我torrent链接。


在Missio Nexus上,有一篇旧文,是曾经教过我“ Story Telling”的Tom Steffen博士写的,名字叫 Exit Strategy. Another Look at Phase-out,讲的是在任何事工开始之前,都要有一个退出策略:

DEFINING PHASE-OUT
Phase-out is not pullout, that is, leaving abruptly for whatever reason: health, personal, safety, completion of ministry goals. Rather, phase-out is benign neglect… it is “responsible disengagement…it is the planned absences of church planters, protracted over time, so that national believers can immediately strengthen their spiritual roots and wings” (Steffen 1997, 16, 20). It is the change of roles for team members (evangelist, teacher, resident advisor, itinerant advisor, absent advisor) as the nationals take over the various ministry challenges, including the planting of reproducing churches. It is the bitter-sweet time when the nationals say to the church-planting team: “Thanks, we can handle it from here.” This is what Greg Livingston calls a “gracious insult.” Post-exit roles for team members are considered below.

大意是说,宣教士迟早需要把教会交给当地同工,所以需要规划一个好的退出策略。

我的签证明年到期,到了今年的3月,不管有着怎样的退出策略,聘牧的问题都已经摆在日程上。考虑到我们可能聘请大陆的传道人,涉及到办理签证等复杂问题,所以时间已经很紧迫。

Ron咨询了一下郭教授,说起两个问题:

  1. 北美的华人教会聘牧似乎特别难。许多教会长期找不到合适的传道人,许多传道人长期找不到教会。

  2. 提供了两个网站,可以发聘牧广告试试。


我们就开始在教会层面上为了聘牧祷告。按照大部分人的想法,也许我不走是最佳策略。Marianne就说过几次,“你可以不走吗?”

我在教会拿着part time的薪水,做着全职传道人的工作,离开之后谁来接替,我自己也觉得为难。


无论如何,3月是必须开始工作了。我请Joshua问问北京有没有从北美回去闲着的神学生,或者可以来帮助我们。

另外,教会一对年轻夫妻推荐了他们从前的牧师,那时正好离开了传道岗位,赋闲在家。

就这样又过去了一个月,但是没有太多的进展。

我就和Ron商量发广告。上网看了一看别的教会的广告,我不想写太多,就是简单几句话:

主任牧师 活石华人教会:福音派信仰,受过一定的神学训练/普通话讲道,能用英文进行沟通/欢迎神学院毕业生或有牧养经验的传道人前来帮助我们向南卡州的华人传福音。(04/25/18)

我的想法很简单,聘牧是圣经里可能说的最清楚的事情之一了,已经有很明确的标准,我就不需要再附加什么自己的要求了。增加过多的要求,也许没有什么益处,反倒有可能阻碍圣灵的工作。


4月25日发出之后,有了大概两位有兴趣的传道人。我自己上网又找了一位。但是聘牧不是我自己一人可以决定的,特别是这个传道人是要接替我的工作,所以其他成员的意见更为重要。

我们有网上面谈,背景调查和听各位候选人的讲道语音。周日同工们见面,我就询问他们各自听了讲道的意见,以及分别行事做背景调查的结果。

5月11日,Daniel发来邮件,说自己威斯敏斯特神学院毕业,目前在一个教会做牧师助理,对我们教会的传道人职位感兴趣。这时离我们发出广告过去2周。

我看了Daniel的简历,就给他电话问问情况。他也问我们教会的情况,因为我在广告上说得不多。

大概介绍了一下,彼此没有太大的冲突,我请他给我一些推荐人的联系方式,以及一些网上可以听的讲道音频。

5月底,我去加州的中国神学生团契年会,希望看看有没有毕业的神学生。也和加尔文神学院的朋友联系了一下,看看有没有感兴趣的毕业生。RTS也问了一下,没有人表现出很大兴趣。我们守着CIU,也有不少同学。但是也没有太感兴趣的。

这时大家的反馈回来,Daniel的讲道是目前大家最认可的。

于是我就给他提供的推荐人联系,询问他的事工、呼召、家庭、儿女、健康等状况,特别是和他从前在国内的教会牧者确定他的呼召、和教会的关系、是否以后教会希望他回国服侍,等等问题。我最不希望留下一个本来应当回国的神学生,最后造成国内教会期待落空。


一切都很好,几乎没有负面的因素出现。于是我们邀请Daniel从费城来访问我们教会,两个周日讲道,中间和各位弟兄姊妹见面吃饭聊天。

6月9日-19日,Daniel就来了。当他19号离开以后,我请弟兄姊妹好好祷告了一周,24日我们召开长老执事会,不记名投票,7票赞成,1票弃权,1人在国内未参加投票,多于2/3多数批准了Daniel Liu到活石华人教会做下一任牧师。


接下来就是为他申请签证的问题,这是后话。

整个聘牧的过程,我们只用了2个月。总结一下:

提摩太前书 3:
1 人若想要得监督的职分,就是羡慕善工。这话是可信的。
2 作监督的,必须无可指责,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有节制,自守,端正,乐意接待远人,善于教导;
3 不因酒滋事,不打人,只要温和,不争竞,不贪财;
4 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儿女凡事端庄顺服(或作:端端庄庄地使儿女顺服)。
5 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会呢?
6 初入教的不可作监督,恐怕他自高自大,就落在魔鬼所受的刑罚里。
7 监督也必须在教外有好名声,恐怕被人毁谤,落在魔鬼的网罗里。

这是我上周讲道的经文。圣经里确立监督的标准:
– 呼召
– 品格
– 教导/管理的恩赐
– 与神的关系,人际关系

我们教会的资深退休宣教士Al对我说,按照这个标准就可以了。他甚至不需要懂英文。不需要道学硕士毕业,不需要有多少年的北美牧会经验,不需要除此之外的任何附加条件。哪怕坐在轮椅上也行。

这就是我们发出一份非常简单的聘牧广告,但是用比较严格的圣经标准做内部控制,得到的结果。

我不知道北美还有哪个教会不用邀约方式,而是采用公开聘请的方式寻找传道人,能够在2个月还差一天的时候确定好的。

按照我们教会的条件,有人愿意来牧会也不容易。我一直和弟兄姊妹说,降低标准,切合实际,不要太挑剔了。但是,神为我们预备的牧师,一定是最好的人选。即使我们现在不太明白,时间也会证明神的信实和恩典。


引用我们教会目前第二有名的姊妹梦潇的说法,“这是我最不讨厌的改革宗。”

引用我们教会著名的Master Of Deconstruction专业马上毕业的Mr. Chen的说法,generally speaking, this pastor is the best among all the candidates. Best devotional life and best preaching as far as I see. …… No one is perfect, but I think this guy will be a very good pastor for us. It would be better if someone in CIU can balance his view now and then.

当Mr. Chen不解构人的时候,全教会都当认真听他的意见。

……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1. 不要在聘牧的时候增加太多的附加条件。太多的附加条件,也许会阻碍我们用圣经的标准评判一个传道人。

  2. 教会是神的,圣灵会亲自照管。祂会给我们预备最合适的人选。

  3. 世上还有Fiona最不讨厌的改革宗和Chen不解构别人的时候——如果不聘牧,那是永远发现不了的。圣经说,“ 神若许我们,我们必如此行。” (来6: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