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使徒行传“讲道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亚特兰大的救世军校园就在离i-75不远的地方,校园不大,闹市中难得的安静之处。这次上课只有四个学生,其中一位还是“MInistry Leadership”方向的,不知道学校怎么没有取消这门课。从前几次来都是和别的同学合住,这次找到合住的同伴毫无希望,所以我径直定了单间。

亚特兰大校园主要的特点是食物丰富,我们几个每天除了在课堂上坐着讨论,就是吃各种美食。Dr. hamilton说,对不起,请原谅我有时会一边吃甜点一边说话。

这次的课是Preaching On Acts,去了才知道,原来还有Preaching On Parable,Preaching MIssions On Matthew, Preaching Stories on Joshua-Ruth等各种高级讲道学的课程,从前一无所知。

既然只有四位学生,每个人都必须是话痨,否则课就上不下去了。好在CIU是一个无宗派的学校,什么样的同学都有。Durane是宣道会的资深牧师,Tim是南浸一个小教会的年轻牧师,而Carl是一位非洲裔的脱口秀主持人。连着五天和他们一起唠嗑,我的大脑有点过载。每天晚上和家里Facetime一下,马上就累得要睡觉了。

这门课和Dr. Hamilton从前上的另一门高级讲道学颇为相似,用的教材也是一样的“Preaching With Balance”。说到这本书,真是一件憾事。Dr. Hamilton的另一本书,Preaching Workbook乃是讲道学的经典之一,出版20多年还有神学院用作教材,至今出版社每年还给他寄来版税。但是这本书的升级版“Preaching With Balance”,却销量近乎于0,大概这么多年全球销售没超过500本。原因估计是因为出版社是一家苏格兰的出版社,而美国的出版社没有人愿意出版这本书。

这本书我读过三遍,两次上Dr. Hamilton的课都是必读,去年回国教授释经讲道学,在飞机上又读了一遍。书有点难,每一章都很长,但是每一次读下去多少有新的收获。


全世界的传道人都面临着一个挑战:如何1年讲将近50次道,连续服侍教会40年(按照摩西或者保罗的水平,我们不和使徒约翰比较)。神给我的呼召之一,就是帮助传道人建立一个释经和讲道的框架,借助必要的工具,能够比较省力地持续不断地服侍下去。

这是我闲来无事要再读一个D.Min.的原因。10月份见到从前Pineview的邻居Dr. Jason,我们谈起这个话题,他问我论文打算写什么。我说大概两个方向,一个是建立一个适合汉语圣经的释经“原则-框架-工具-步骤”,并组织翻译缺少的工具;另一个可能的方向是研究和合本的翻译与中国基督徒对福音理解的关系。Jason对我说,你为什么不考虑PhD呢?这些题目是PhD做的。我说,太累了,而且CIU只有D.Min,我又不想跑别的城市去读书,这只是一个side project而已。

但是这次仔细听了从前设计D.Min,长期做D.Min Program Director的Hamilton的介绍,估计上述两个方向都不适合作为选题。看来我得和我的导师好好聊聊了,怎么做才能比较好的完成我的研究目标和神对我的呼召。


周五的亚特兰大,到了下午3点以后就会堵得水泄不通。所以我们上午早早收工,就往家里赶。驱车数百公里,我还来得及到学校接了David一起回家。晚餐之后对Emma说,根据上课得到的情报,对于D.Min,我有了三个选择:

  1. 换个论文题目继续读;
  2. 换个学校读PhD;
  3. 退学。

好吧,所有的事情都至少有三个选择。回国住哪里?

1. 渝北;2. 江津;3. 巴南

要不要按立为牧师?这个问题有点复杂,需要思维导图。

……

根据组合爆炸原理,我现在活该是要爆炸了。

周一去医院谈Angela的医疗账单,接下来一段时间有得忙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