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there anyone He cannot save?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一周的会议,有机会和来自不同国家的同事们一起交流。然后,我发现自己加入了一个“犯罪团伙”。

我们中间有一个毒贩,一个抢银行的,一个酒鬼,两个离婚的,一个16岁就黑进白宫的黑客,一个吸大麻吸到临床死亡的,一个街头暴徒,加上各种叛逆不信的。还有一位小姑娘,她的爷爷是三个有资格做天主教教皇的红衣主教候选人之一(幸亏没选上,她说)。

一个鞋匠,一个吹长笛的。

好吧,我有种《Ocean’s Eleven》的感觉。

不过,这些人正领导着一个生机勃勃的植堂运动,已经建立了500多个教会,其中近300个在穆斯林国家。


这几张照片讲述了其中一个故事:

这个姑娘是个孤儿。她刚出生,父母就把她丢在了街头。一只野狗想要吃掉她,幸好有人把她救了下来,送进了孤儿院。但是,她的鼻子被野狗咬掉了一块。

成年之后,她认为自己是一个L,打扮成男孩子的样子。她不知道,6岁的时候在孤儿院一起生活过的一个男孩,一直满世界在寻找她。

有一天,她进了教会,她的生命渐渐开始改变。而那个一生都在寻找她的男孩,也来到这间教会,他们在那里重逢了……

于是,她生平第一次穿了裙子,拍下右边这张婚纱照。


Emma说,你哭了。我说,没有。

Emma说,我看到你哭了。我说,你没有看到。

 

 

 

Tag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