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道稿:使徒行传 13:4-12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Acts 13:4 他们既被圣灵差遣,就下到西流基,从那里坐船往居比路去。
 4 So, being sent out by the Holy Spirit, they went down to Seleucia, and from there they sailed to Cyprus.
 5 到了撒拉米,就在犹太人各会堂里传讲神的道,也有约翰作他们的帮手。
 5 When they arrived at Salamis, they proclaimed the word of God in the synagogues of the Jews. And they had John to assist them.
 6 经过全岛,直到帕弗,在那里遇见一个有法术,假充先知的犹太人,名叫巴耶稣。
 6 When they had gone through the whole island as far as Paphos, they came upon a certain magician, a Jewish false prophet named Bar-Jesus.
 7 这人常和方伯士求保罗同在。士求保罗是个通达人,他请了巴拿巴和扫罗来,要听神的道。
 7 He was with the proconsul, Sergius Paulus, a man of intelligence, who summoned Barnabas and Saul and sought to hear the word of God.
 8 只是那行法术的以吕马(这名翻出来就是行法术的意思)敌挡使徒,要叫方伯不信真道。
 8 But Elymas the magician (for that is the meaning of his name) opposed them, seeking to turn the proconsul away from the faith.
 9 扫罗又名保罗,被圣灵充满,定睛看他,
 9 But Saul, who was also called Paul, filled with the Holy Spirit, looked intently at him
 10 说:你这充满各样诡诈奸恶,魔鬼的儿子,众善的仇敌,你混乱主的正道还不止住么?
 10 and said, “You son of the devil, you enemy of all righteousness, full of all deceit and villainy, will you not stop making crooked the straight paths of the Lord?
 11 现在主的手加在你身上,你要瞎眼,暂且不见日光。他的眼睛立刻昏蒙黑暗,四下里求人拉着手领他。
 11 And now, behold, the hand of the Lord is upon you, and you will be blind and unable to see the sun for a time.” Immediately mist and darkness fell upon him, and he went about seeking people to lead him by the hand.
 12 方伯看见所做的事,很希奇主的道,就信了。
 12 Then the proconsul believed, when he saw what had occurred, for he was astonished at the teaching of the Lord.
这是神的话语。
周五的时候,Joshua Guo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聊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们谈到在国内大城市植堂的不易。他对我说,我需要寻找一些关于植堂的实用培训材料,但是找不到好的材料。他说用了“恩典城市”的材料,但是很难将这个材料处境化,用到现在的处境下。因为“恩典城市”是针对在纽约这样的一线城市,如何将福音传给一个受到后现代文化深刻影响的群体的方法。而北京或者中国的一线城市,却仍然是一个城乡结合的、尚未完全现代化的城市。不知道怎么描述,但是相信凡是在中国生活过的人都会知道,我们在说什么。
本质上,宣教的过程是一个世界观的碰撞过程,是圣经的世界观与其他世界观的相遇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宣教士需要探索别的世界观,理解其他人的想法,并借着福音改变人们对世界、对神、对自己、对人类的认识,从而接受耶稣基督为主,将生命交托在神的手里。当宣教士出去的时候,他们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世界观,不知道会遇到怎样的冲击,甚至不知道自己的信仰会不会被另一种世界观所改变。因为,当我们试图改变一个人的世界观时,我们也必须要敞开自己,让我们的圣经世界观接受挑战和检验。
就像我们说,爱一个人的意思是敞开自己,拥抱对方可能带给我们的伤害一样,传福音的意思,也是敞开自己与对方交流,冒着我们的信仰被永久改变的风险。
有时候我们会愿意单纯地孤立在教会里,四周都是基督徒环绕,似乎过着一种纯粹的敬虔生活。但是,我们并不知道,我们的信仰是否经得起世界的考验,是否在面对别的世界观的冲击时,还能够保持,甚至更加坚固。
从这个意义上说,成为一个传福音的人是幸福的,因为他在传福音的过程中,可以真实地体会到自己所信的乃是真理,并借着他想要分享福音的人所提出的问题,不断地反思和锤炼自己的信仰,越来越体会到福音的甘甜。
在今天的经文中,我们要看到保罗和巴拿巴,以及他们的助手约翰马可,在塞浦路斯岛给罗马总督士求保罗传福音的故事。我说罗马总督,只是为了方便大家的理解,实际上,历史学家路加使用了一个非常精确的术语来描述这个人的头衔,把他称为“方伯”。历史上,士求保罗的官衔正是如此。在读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时,我们会反复地看到,路加在任何地方都力求准确地描述每个人的身份,比如把钉死耶稣的彼拉多成为巡抚,而在这里则将士求保罗称为方伯,所用的都是罗马政府所采用的正式称呼。他这样做的理由,是为了尽可能地忠实于历史,并向他的读者——罗马的上层社会公民说明福音和耶稣基督的真实性。
在巴拿巴和扫罗的第一次宣教旅行中,路加略过了塞浦路斯若干的犹太会堂和城市,第一个具体描述的传福音对象就是方伯士求保罗,具有非常明确的意图,要向他的读者证明,这个信仰不是一种虚无的传说,而是像方伯这种地位和身份很高的人,也会接受的信仰。
不过,在他们向方伯士求保罗传福音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个特别的人。这个人名叫巴耶稣,是一个犹太人。但是,他的特别之处在于,尽管他是一个犹太人,却是一个术士,是一个假先知。
因为在这个故事中,巴耶稣是一个重要的人物,所以我们有必要对他略作讨论。巴耶稣这个名字,是从亚兰文的bar-Yesus音译而来的。Bar的意思是“儿子”,所以凡是我们在圣经里面读到bar开头的,就是指某某的儿子。例如,巴拿巴(bar-naba),“劝慰之子”,大卫有一个朋友叫“巴西莱”,“西来的儿子”,大卫有一个妻子叫“拔示巴”,“示巴的女儿”,等等。
OK, 你们可能会认为,巴耶稣的意思就是耶稣的儿子。然而并不是如此。耶稣(Jesus)是一个常见的犹太人名字,和约书亚(Joshua)等同,意思是神的拯救。因此,巴耶稣的意思是“son of salvation”,“拯救之子”。
他另有一个希腊文的名字叫做以吕马,指的是他的职业,乃是一位术士,或者魔法师(Magician)。术士这个词的含义很复杂,比如马太福音记载耶稣诞生的时候,东方有几位博士来看耶稣,送给他黄金、乳香(frankincense)和没药(Myrrh)。这几位博士也是所谓Magi,术士的意思。这群人活跃在宫廷中,以说预言、算命、解梦、行魔法等为业,常常是君王和高官身边的红人。大体上,就像下面照片中的气功大师王林一样,常常出现在达官贵人的身边。
马云赵薇,以及最近红极一时,在美国设立2000亿美元慈善基金的海航陈锋。
从古至今,任何一个地方,这一类术士或者施术的做法从未断绝过。
这是我在淘宝上随手一搜,出来的巫毒娃娃,专制小人、小三、负心汉等等。
点击’+’号可以快速复制当前内容或插入正文/图片
绑定公众号后再点击对勾,可以直接同步到微信
很多社会人类学家判断,中国人大部分是民间宗教的信奉者,大体上就是指我们在集体社会意识中相信这一类的法术。
20多年前,我考研究生之前,也在家人的劝说下去找了一个据说特别准的易经打卦之人算卦。当然,我心不诚,结果也完全和后来发生的事情相反。但是我们有很多人,多半是见庙就进,见菩萨就拜的。
我们从前曾经短暂地讨论过世界观的问题。圣经的世界观是一种超越的世界观,神不在被造的世界之中,因此我们不能操纵神为我所用,同时只能借着启示——圣子道成肉身的启示或者圣言(圣经)的启示,来认识神。
但是,除了圣经的世界观——这种世界观本身也是从神的启示而来——以外,所有其他的世界观,可以说都是巫术的世界观。无神论,大体上将科学和技术的发展当作巫术,很多时候我们所行的一切,我们虽然称之为进步,但是完全不知道这样做会带给我们怎样的后果。比如核电站,转基因作物,人工智能,或者中国的计划生育,很多事情我们并没有预备好接受全部可能的后果,就开始往前推动了。因为,我们把科学理解为一个操纵世界的工具,或者说,那些掌握先进技术的科学家,在我们普通人眼里看来,就是一群术士,是科学神殿中的祭司。
而普通人,就采用这样的形式来表达他们想要操纵自己命运的念想。这是重庆华岩寺新年烧头炷香的景象。
我用一个表格来说明法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的不同之处。
              法术                               基督教
神的位格没有位格的          三位一体的神
                神秘力量 
性质         中性的力量     良善/爱/公义/圣洁
目标         操纵这种力量              敬拜
方式          咒语(spell),
                  仪式,禁忌                祷告
能力范围      部分                        全能
按照法术的理解,每一种力量都是不完全的。因此,甚至古希腊古罗马的神,在做一些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时,也需要念咒语,借助别的神或者超自然的力量。
而更荒诞的是,这位巴耶稣竟然是一位犹太人,还号称先知。基本上可以说,他的身份让我们三观尽毁。
这就是巴拿巴和保罗一开始宣教就面对的世界。这个世界的状态是什么?一位犹太人,不仅乱说预言,冒充先知,而且行法术,放弃了自己的律法所要求的一切规矩,在宫廷中会总督厮混。而这种情况,将会是巴拿巴和保罗宣教过程中遇到的常态。他们所到之处,出来抵挡福音的人都不是为了维护信仰或真理,而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权力和财富。
如果我们给宣教下一个定义,宣教就是神派遣了一支精锐部队,前去攻打撒旦的黑暗国度。这是用福音恢复真理,用基督的恩典和爱挽回一个堕落世界的努力。我们在宣教的过程中,在传福音的过程中,很容易遇到抵挡,讽刺,甚至逼迫和苦难。因为这是一场艰苦的战争,而且我们作战的对象不是一般的人,而是黑暗世界在空中掌权的首领。这一点我们下周还会继续讨论。
当保罗和巴拿巴在塞浦路斯传道时,岛上的行政长官不知道从何种渠道听说了此事,于是召了他们来,要听他们解释神的道。
8 只是那行法术的以吕马(这名翻出来就是行法术的意思)敌挡使徒,要叫方伯不信真道。
8 But Elymas the magician (for that is the meaning of his name) opposed them, seeking to turn the proconsul away from the faith.
面对各种法术,我们唯一的进攻性武器,按照保罗的说法,就是圣灵的宝剑。
9 扫罗又名保罗,被圣灵充满,定睛看他,
 9 But Saul, who was also called Paul, filled with the Holy Spirit, looked intently at him
 10 说:你这充满各样诡诈奸恶,魔鬼的儿子,众善的仇敌,你混乱主的正道还不止住么?
 10 and said, “You son of the devil, you enemy of all righteousness, full of all deceit and villainy, will you not stop making crooked the straight paths of the Lord?
 11 现在主的手加在你身上,你要瞎眼,暂且不见日光。他的眼睛立刻昏蒙黑暗,四下里求人拉着手领他。
 11 And now, behold, the hand of the Lord is upon you, and you will be blind and unable to see the sun for a time.” Immediately mist and darkness fell upon him, and he went about seeking people to lead him by the hand.
保罗被圣灵充满,定睛看他,宣告他的本性是充满各种诡诈奸恶,他的身份是魔鬼的儿子,是众善的仇敌,而他所行的事是混乱主的正道。
大概,一位和外邦人的总督天天一起吃饭的犹太人、假先知,行邪术的巴耶稣,也做不出什么别的好事来。保罗不过是直截了当地指出了他的身份、本性和作为而已。
接着,保罗宣告说主的手要加在他身上,让他暂时的失明。圣经没有说为什么是暂时的失明,我们也不想过分的解读,也许是给他留一个悔改的机会吧。保罗宣告之后,他的眼睛就被浓雾遮掩一样,越来越模糊,渐渐看不见了。于是四下里求人拉着手领他。
然后,我们就看到圣经关于神迹奇事的作用,所给出的最清楚的说明:
12 方伯看见所做的事,很希奇主的道,就信了。
12 Then the proconsul believed, when he saw what had occurred, for he was astonished at the teaching of the Lord.
这个故事的结果是方伯信了主的道。但是我想问的是,他究竟是因为看见保罗和巴耶稣所做的事,观看了他们激烈的属灵争战,就信了;还是因为主的道是如此的鲜活有吸引力,让他感觉希奇,他才信了的。
或者说,如果没有主的道,方伯只是看见巴耶稣暂时瞎了,可能第二天早晨又恢复了视力,回到他跟前;但是他因为看到的事情,就信了。那么,他究竟信了什么东西?相信保罗是一个比巴耶稣更强大的魔法师吗?
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每个人反思的问题:我们信的是什么。我们的信仰,到底有多大部分属于圣经的世界观,又有多大部分属于行法术拜偶像的世界观?至少当我读到今天的经文时,忍不住会在心里默默叹息一声,希望我也有保罗那样的能力,眼睛一瞪就圣灵充满,或者至少心里默念“圣灵——充满”,圣灵马上充满,就像打游戏的时候吃了一颗补充真气的补药一样。
又或者,我总是幻想自己可以努力把神的话语掌握得更熟练,多积累一些奇妙绚烂的比喻,让人听了我的讲道和传福音,大大的惊奇。
但是,奇迹在这里只是为了神的道开路的手段而已。真正让方伯信服的,乃是神的真道。两种世界观的碰撞,并不是在较量这两种世界观背后的超自然力量谁更强悍的问题,而是究竟哪一种世界观是对这个世界真实而深刻的描述问题。按照“人民网”网上党校的说法,
世界观是人们对世界各种现象和事物的总的看法……在阶级社会中,不同阶级有着不同甚至对立的世界观。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是建立在对客观事物的正确认识的基础上,是惟一正确的、科学的世界观。
而在6月底,BBC有一篇匿名作者的文章,认为“恋童癖”和同性恋、变性人一样是一种正常的性取向。(The BBC thinks pedophilia is just another “sexual orientation” akin to being gay or transgender )
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神的道才显得越发的可贵。我们只有好好地连接在这本书上,连接在神的道里面,才能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看清我们的方向,知道我们周围各种不同思潮、不同世界观的可疑和虚伪之处。不管你们是要呆在美国,还是要回到中国去,面临的挑战都是一样的。如果我们没有把世界观建立在神的话语基础上,我们很快就会成为巴耶稣,虽然从血统上还是犹太人,但已经成为一个假先知,一个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什么的术士。
我鼓励大家每天都读经。现在我每周三早上会与我在重庆的两位朋友用Skype一起视频,祷告,一起分享和学习圣经。既然我们这样每周见面,我也想邀请愿意的人成为我的读经伙伴,我们可以一起读经学习。从前Joshua要求大家一年读一遍圣经,我来了以后没有提出同样的要求,因为我相信圣灵对你们提出的要求比我提的要求更有效而合理。我们今天的讲道是一年之内第二次讨论异教的世界观问题了。希望这样的讨论可以激发大家学习神的话语的兴趣,知道我们信仰的根据。因为将来的日子里,我们会更多的遇到各种各样的世界观,甚至由法律规定的、政治正确的世界观。而那时,没有神的道那让人希奇的传讲,即使我们能行更大的神迹,也不过一个功夫高强的术士而已,决不能成为一个很好的宣教士。
一起祷告!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