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光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2017-04-06 Terry Powell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按:昨天的文章发表后,有位读者问:

受抑郁症困扰的人如何能服侍?信主后还会受抑郁症困扰,是什么原因?当有人问,其实也会心里自己问,为什么信主了,还摆脱不了抑郁症?那么主真的是全能的吗?__一个受抑郁症困扰的基督徒留言。

我自己没有抑郁的经历,因此发表Dr. Powell的文章《黑暗中的光》,希望有所帮助。文章来源:http://www.terrydpowell.com/depression-and-the-christian-faith.html


黑暗中的光


自叙:关于抑郁……以及信心

我与会众一同站立,唱着一首熟悉的赞美诗。只是,我每说出一个单词都需要付出洪荒之力。我的心忧伤而干涸。我觉得自己出离于众多带着笑脸开口赞美的人之外。我已经记不起上一次感觉灵魂飞翔,或者全心赞美敬拜是什么时候了。负罪感紧紧抓住了我,因为我意识到我缺失的喜乐,乃是圣灵所结出的果实。

我试图奋起余勇,去赴一位学生的午餐会,然后在大学课堂上教授一节下午课。我早已备好了课,但是却一点也不想被人群所包围。当我走进学校的餐厅时,我盼望那位学生失约不来。想到我要听另一个人说话并装作兴趣盎然的样子,那种压力让我愤怒不已。我步态阑珊,兴味索然地走进餐厅。我的内心阴暗潮湿,足以杀死任何行事的动机,吞噬掉我日常工作的每一丝能量。

我坐在躺椅上,手中紧握着一把又一把满是泪水的纸巾。与下午的阳光距离千里,我的灵漆黑一片。“当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 ”当绝望笼罩着我,我大声地呼叫神。“你真的愿意帮助我吗?”我的抽泣变得难以克制,我的身体难以自持。我所有的祷告似乎都进入了空气之中。我的痛苦毫无缓解之意。

过去一年我写的这些短文,刻画了我不断与抑郁作斗争的景象。当我被抑郁沉重的引力所拉扯时,我或者如同行尸走肉无法感知任何事情,或者跌向另一个极端,无法克制地泪流成河。但是无论我情感空落还是多愁善感,绝望都会紧紧地抓住我。在那样的时候,我的灵里正进行着绝望与信心的殊死搏斗。我心里有一个声音说,黑暗乃是无可避免的,你的痛苦永不会消失。但是信心的声音却奋起反驳,将我指向神,向我保证盼望终将得胜。

尽管经历着严重的抑郁症,我却选择相信信心的声音。盼望可以战胜一切绝望。我相信福音的本质是盼望,相信神的良善,相信任何形式的不幸都可以成就神救赎的目的。所以我拒绝在我灵消沉的时候举起白旗。我要与诗篇的作者一同站立,在同一节诗句的前半段承认自己的沮丧,但接着就专注于神,以他为我信靠的对象:“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为何在我里面烦躁?应当仰望神,因他笑脸帮助我;我还要称赞他”(诗篇42:5)。

我不能说我已经完全战胜了抑郁这位强敌。但是我可以分享自己如何不断与其战斗、避免自己屈服在绝望之下的经历。我可以告诉你,当一切感觉都离去之时,我如何学会了保持信心。接下来的内容是我在战壕中学到的一些功课和幸存的战略。

 

抑郁的袭击与我和神的关系好坏没有直接关系。

有些基督徒坚信一个神话,就是如果一个人与神的关系良好,沮丧就不会降临在他身上。我的教会里有位成员察觉到我的抑郁,于是与我面谈,询问我的灵修生活。我向她保证,当我经历不间断的感情痛苦的那些日子里,我每天都以读经、热情地祷告和承认一切想得起的罪开始。她转身离开的时候,带着明显不相信我的表情。

我并不是说与神相处,沉浸在神的话语中的时间,不是对抗沮丧的至关重要的武器。我要说的是,轻忽属灵操练并不是一种合适的理由,可以解释我的情感低落。当我与主保持亲密关系的时候,可能突然就被抑郁的老虎钳夹住,或者当我与主关系疏远的时候,我却心情轻松无比。

在大卫的一生中,他不止一次经历了元气大伤的抑郁,而这些时刻似乎与罪和不顺服没什么关系。根据诗篇13:1-2的记载,大卫曾因耶和华忘记他而心里愁苦。另有一次,大卫求神回应他的泪水,希望自己可以重新微笑起来(诗篇39:12-13)。 同样是大卫,这位圣经称为“合神心意的人”,这位曾鼓励别人“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的人,却经历过我们如今可以称为抑郁的失望气馁。

医药专家认为反复的抑郁,特别是无法与个人的挫折和外部事件相联系的抑郁,乃是一种生理疾病。因此,抑郁需要药物的干预。自从1990年,我就开始为此就医了。到了2002年早期,处方药物让我恢复了精神健康,并多少控制了抑郁的影响。自那以后,药物的效果开始逐渐减弱,我抑郁的次数甚至比从前更多。这迫使我更多的依靠信心和与他人的关系作为支撑。我开始发现,甚至因为身体原因造成的抑郁,也需要用属灵的武器加以还击,并同时辅以药物治疗。

 

圣经的应许为我的信心加油,让我可以对抗绝望。

尽管我灵修的习惯与所经历的抑郁之间并无因果联系,但我对抗绝望的首要武器是提醒自己记得神应许的话语。我通过反复地试错,发现背诵经句可以让我不至于放弃和屈服在绝望之下。

约翰派博强调说,“当绝望袭来时,撒旦会用谎言给予包装。这谎言说,‘你再也高兴不起来了。你永不会坚强如初了。你不会再有活力和决断。你的生活不再有目标。今晚之后,清晨将不复至。哭泣之后,也不是喜乐。你的世界全然灰暗,黑暗越来越深沉。’”【1】

当受到类似信息袭击的时候,我用神的话语来支撑我的信心,回击撒旦的谎言。比如,我会用诗篇30:5:“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另一个帮助我免于溺水在沮丧之中的应许是拿鸿书1:7:“耶和华本为善,在患难的日子为人的保障,并且认得那些投靠他的人。”无论我的感受如何,我定意依靠对神的正确认识,正如以赛亚书30:18所描述的一样:“耶和华必然等候,要施恩给你们;必然兴起,好怜悯你们。”我无法通过背诵圣经来防止绝望施以的大多数进攻,但定睛在神上,我可以缩短其持续的时间,减轻其效果。我要思想:他是谁?他为我做了什么?他承诺要为我做什么?

诗篇73:26的作者也将自己的注意力锚定在神的真理上,以此对抗绝望。他用下面的话语向神承认自己的软弱和绝望:“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残。”但是他拒绝向沮丧之情屈服。他的回击是告诉自己,“但神是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份,直到永远。”

抑郁对我工作的影响之一,就是当我备课和在大学教书时,让我无法感知神的同在。于是,我需要集中在以赛亚书41:10上:“你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同在;不要惊惶,因为我是你的神。我必坚固你,我必帮助你;我必用我公义的右手扶持你。”   与诗篇的作者一样,我用圣经的话语对自己说话,“给自己讲道”。我提醒自己,无论我是否感觉他与我同在,他都时刻在我身边。我告诉自己神的话语,他同在的应许,远比我自己易变的感觉要可靠。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我重新获得了信心和活力,完成当做的工作。

当我绝望的时候,其他基督徒的爱和支持是我的依靠。

除了依靠神的应许,我还特别需要亲密朋友与家人的爱和支持。在特别艰难的一周里,我的妻子和亲密朋友认为我会自杀。于是,一位朋友带我出去吃早餐,向我保证他对我的爱。同一天里,另一位朋友没有预约就登门拜访。“我要和你一起坐上几个小时,”他对我说。“我没什么好主意,但是如果你想说话或祷告,我就在这里。即使你选择读报或者看电视,我也不会离开你片刻。”

 

他们的做法坚固了我,给了我鼓励。保罗命令基督徒好好相处,而我正处于接受照顾的一端:“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加拉太书6:2)。“所以,你们该彼此劝慰,互相建立,正如你们素常所行的”(帖撒罗尼迦前书5:11)。

翻译为“劝慰”的希腊语单词,其字面意思是“伴随左右”。你还记得上一次你车上的电池没有电的情景吗?你会请求其他人将他们的车停在你的车边上。你会用一条跳线连接对方电力充足的电池和你自己消耗一空的电池。于是,能量流进了缺乏的电池里,直到你可以启动汽车,让它正常运行为止。劝慰的事工——这是一幅多美的画面呀!有人的电池没电了,需要重新充满,有人需要一点帮助才能维持正常的功能时,那些敏感的人前来伴随左右,于是同样的情景发生了。我感谢神在那一天里让两位朋友陪伴了我,给我接驳了他们的电池,让我能启动我的车。

若我不愿意打开自己,承认自己的需要,就没有人可以帮我负担抑郁的担子。我不得不吞下自己的骄傲,冒险让人看出我没有活在得胜的生活中,这样我才能从别的基督徒的鼓励中得到力量。在我最低沉的日子里,我会给最亲密的朋友打电话,请他们在电话上为我祷告。有一次我开车去一位朋友家,敲他家的门。当他的妻子来开门的时候,我含着泪水求她,“我可以借David一会儿吗?”

每位抑郁的人都需要朋友安全的港湾,或者他可以抛锚接受情感支持的小组。在某些情况下,也许还需要更专业的基督徒咨询师的帮助。

 

抑郁让我的心柔软,开启了圣灵在我生命中的工作。

尽管情感上的痛苦并非直接由我的罪造成,但抑郁帮助我在对抗罪的战斗中支付了红利。当我成为倦怠情绪的牺牲品时,我会处于更依靠神的状态,我的心也比平时更柔软。即使只是为了让自己好受一些,我也会祷告更多。而当我有更多时间与神同在时,圣灵就利用我破碎的心,让我看到生命中各种不干净的地方。祂可以更加充分地暴露我的罪,因为在这个过程中祂将面对较少的骄傲。

有好几个星期,我都是默想诗篇139:23-24,一边祷告:“神啊,求你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里面有甚么恶行没有,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

相当微妙,我祷告的重心渐渐开始变化。在求神帮助我度过抑郁的同时,我开始求祂鉴察我的心,暴露我的恶行。过不了多久,我就因我所犯的罪而拭泪,因对罪的敏感而非抑郁而流泪。我变得越发敏锐,能识别出曲解真理的倾向,察觉我曾经以为凡人都不可避免的贪婪情欲,发现阻碍我和身边的朋友建立更亲密关系的处事态度。若我的心没有首先被抑郁所击碎,这样的悔改也许无从发生。

我不知道是否神允许我抑郁,乃是为了净化我,但是祂洁净我的工作的确因抑郁而来的。其中一个关键因素就是无论我的感觉如何,都要坚持祷告。保持与神的沟通,阻止了我的心滑向冰冷坚硬的深渊。

抑郁让神有机会通过我的生活和事工得到更大的荣耀。

 

一个人如何才能最好地荣耀神呢?是通过服侍的大道,还是借着毫不妥协的性格呢?毫无疑问,我们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荣耀神,但是我相信当我们贫乏困窘、需要他介入我们生活之时,神可以得到更大的荣耀。

神通过我们的软弱而不是能力而得到更大荣耀的想法出现在诗篇50:15:“并要在患难之日求告我;我必搭救你,你也要荣耀我。”当我们因为自己的办法已经穷尽而被迫祷告的时候,神回应我们的请求,或者以某种方式显出他的大能来。其后果就是,我们赞美祂,并在人前见证祂的信实。或者,其他人看见我们的忍耐和事工结出的果实就颂扬祂,因为他们知道我们的缺点,就不将荣耀归在我们个人的头上。哥林多后书12:9强调了这个观念。当保罗提到自己身体上的刺时,神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

当我意识到自己的需要提供了荣耀神的机会时,我在抑郁的时候就愿意更多的祷告。我相信祂希望听见我的恳求,因为我的情况为祂提供了施展行动的机会。因为施予者而非接受者,会得到荣耀。我心里笃定,知道尽管我有抑郁,神却用我做全职服侍,因为这样祂就有机会做一些只有祂才能成就的大事。

司布真是尽管软弱无比,却能荣耀神的人中间一个显著的例子。他第一次抑郁发作是在24岁的时候:“我的灵陷入如此的低谷,我不禁像一个孩子一样哭泣起来,然而我却不知道自己为何哭泣,”这位以口才著称的英国布道家如是说。终其一生,抑郁的灵反复出现在他的生命中,使得他不得不承认,“无缘无故的抑郁无从与之理论……在浓雾中争战,与这无形的、不可说明的、但是却遮盖一切的绝望搏斗。”【2】尽管带着抑郁,司布真却是一位多产的布道家和作家,对他的世代有巨大的影响。他从经验上完全理解,人类是多么需要荣耀那丰富供应一切的神呀!司布真写到,“如果我们从主那里得到许多的恩典,我们就当将最大的荣耀归给祂。”【3】

司布真此言深得我心,因为我就是一位从神那里得着极大恩典之人。如果我的生命终将荣耀他,那么即使我的抑郁也发挥了救赎的作用。

尽管抑郁发作不停,但总有一丝光明透过无尽的黑暗。我在圣经的应许中、在朋友们支持的面容中、在神的灵净化的事工中、也在认识到自己的困境为神得荣耀提供了重要的机会上,看到了这束光芒。感谢神提供各种方式和圣经的视角来支持我;至于我,我真的体会到弥迦书7:8所说:“我虽坐在黑暗里,耶和华却作我的光。”


尾注:

1.     John Piper, Future Grace.Multnomah Books, 1995. Page 303.(我全心推荐此书中题为“对未来的信心与抑郁”一章。)

2.     Charles Spurgeon, as quotedin FutureGrace. Multnomah Books, 1995. Page 301

3.     Charles Spurgeon, as quotedin FutureGrace. Multnomah Books, 1995. Page 9


坚固的服侍:前言——给自己讲道


版权所有:Terry Powell

翻译版权:张聪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can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