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道稿:使徒行传 8:1-13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讲道稿:使徒行传 8:1-13

2017-04-25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1 从这日起,耶路撒冷的教会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门徒都分散在犹太和撒玛利亚各处。
 2 有虔诚的人把司提反埋葬了,为他捶胸大哭。
 3 扫罗却残害教会,进各人的家,拉着男女下在监里。 4 那些分散的人往各处去传道。

 5 腓利下撒玛利亚城去,宣讲基督。 6 众人听见了,又看见腓利所行的神蹟,就同心合意的听从他的话。 7 因为有许多人被污鬼附着,那些鬼大声呼叫,从他们身上出来;还有许多瘫痪的,瘸腿的,都得了医治。 8 在那城里,就大有欢喜。

 9 有一个人,名叫西门,向来在那城里行邪术,妄自尊大,使撒玛利亚的百姓惊奇; 10 无论大小都听从他,说:这人就是那称为神的大能者。 11 他们听从他,因他久用邪术,使他们惊奇。12 及至他们信了腓利所传神国的福音和耶稣基督的名,连男带女就受了洗。 13 西门自己也信了;既受了洗,就常与腓利在一处,看见他所行的神蹟和大异能,就甚惊奇。


 

 

这是神的话语。

 

周四和周五,Emma和我分别去了DMV考驾照。我们来到美国的时候是旅行签证,因此一直都无法更新驾照。过了9个月,就需要全部重新考试了。谢谢大家的祷告,考试都很顺利,我们都一次性通过了。因此,我们两人都第二次在美国拿到驾照。

但是,我们第一次拿南卡驾照的时候,是2012年。我们去了DMV,Emma填了表,就坐在那里等着叫号。后来我们就听到有人叫:Tei-O, Tei-O。我就和Emma说,哈哈,这个名字好奇怪,是哪个国家的名字?南美印第安人,还是巴西日本人?我们就会心一笑,觉得有趣。

Tei-O,last call! 突然,我想起,这是在叫Emma的名字呀。她的姓拼音是TAO——陶。

 

那一年,Emma考了4次才通过。前面三次她都是按照在中国驾驶的习惯开车,第一次上路的时候开得太慢,在55mile的限速上开了30mile,挂了;第二次她决定开快一点,但是那天下了一点小雨,考官说她开得太快,也挂了;第三次,她不快也不慢,但是在一个左转的路口,她拥有路权(right of road),却错误地等待一个没有路权的车先行,不安全驾驶,又挂了。后来DMV的工作人员都认识我们了。每次我们去DMV,第一次接待我们的工作人员就会给处理Emma案子的人说,我知道她的名字,我教你怎么发音:Tei-O。

 

然后,我就给Emma说,跨文化交流真是很难呀。英语对我们来说,是掌握第二好的语言,如果我们无法很好地在美国生活,今后去非洲或者亚洲别的国家做跨文化宣教,估计遇到的困难还要大。

 

成为宣教士很难的原因,就是要离开自己感觉舒适的区域(comfortable zone),进入到一个不一样的文化中,打破文化壁垒(cultural barrier),有效地将福音传给另一种文化里的人。

 

我们今天看到的故事,使徒行传8章开始这一部分,就是神的教会第一次跨越地域和文化的巨大差异,跨越种族的偏见,把福音传到撒玛利亚的事迹。通过今天的故事,我们要讨论跨文化宣教的动力和阻碍。

 

人类天生有聚集在一处的趋势。在神创造世界的时候,他就给了人类一个使命:

27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28 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

 

 27 So God created man in his own image,

in the image ofGod he created him;

 male and female he created them.

 28 And God blessed them. And God said to them,“Be fruitful and multiplyand fill the earth and subdue it, and have dominion over the fish of thesea and over the birds of the heavens and over every living thing that moves onthe earth.”

“关于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有人理解为祝福,而不是一条命令。但是,考虑到上下文,特别是“治理这地”,我相信这是神给人类的使命。但是,在创世纪11章里,大洪水之后,人类的选择是这样的:

 

1 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2 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3 他们彼此商量说:来罢!我们要作砖,把砖烧透了。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4 他们说:来罢!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

 

1 Now the wholeearth had one language and the same words.

2 And as peoplemigrated from the east, they found a plain in the land of Shinar and settledthere.

3 And they said toone another, “Come, let us make bricks, and burn them thoroughly.” And they hadbrick for stone, and bitumen for mortar.

4 Then they said,“Come, let us build ourselves a city and a tower with its top in the heavens,and let us make a name forourselves, lest we be dispersed over the face of the whole earth.”

 

可想而知,第一次蒙神拯救的百姓,就是神借着诺亚的方舟拯救的这一家人,在神灭除了地上所有恶人,把全地都赐给他们的时候,他们的悖逆和狂傲。

 

神的计划也很简单,直接变乱了他们的语言,把他们分散在全地。我从前每次读这段经文,都觉得神的计划不可理喻。要是现在全世界所有人都说一门语言,该有多好呀!我们就不用每天努力考托福了。但是,现在看来,其实是我们不愿意担当神交付的使命,不愿意完成神给我们的计划。因此,神借着各种奇妙的手段,推动人类的历史向着他计划的方向前进。

 

我的微信上有一个群,叫做“神龟”群。所谓“海龟”,指的是从海外留学后归国的留学生,而“神龟”,就是一群在海外神学院学习之后,回国的神学生。这个群里目前有200多人,基本上都有海外读神学的背景。你们猜想一下,他们大多数人现在在哪个城市?

 

据我的估计,90%在北京和上海。为什么都在这两个城市?因为这些城市的教会或者基督徒比较富裕,因此可以支持神学生到海外学习。学成之后呢?让我们聚在一处,建一个大教会,或者把我们从前的教会建得更大?

 

大家再想想创世纪11章人类为什么要修建巴别塔:可以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到别处?

 

使徒行传里,耶路撒冷的教会也是一样的。耶稣亲自开设的神学院,一共训练了12位门徒出来,还有若干生命很好的同工。他们在耶路撒冷的事工极为成功,第一天开张就有3000人信主,几个月之内就达到了5000人的大教会标准,附近各处乡村城镇的人都来耶路撒冷听道,参加礼拜,让自己的病得医治,让附身的恶鬼被赶出去。

 

使徒彼得的名字如日中天,甚至有人把病人放在路旁,希望他走过的时候,影子可以落在病人身上。

 

与此同时,神的使命是什么?使徒行传1章8节说什么?

8 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證。

 8 But you will receive power when the HolySpirit has come upon you, andyou will be my witnesses in Jerusalem and in all Judea and Samaria, and to theend of the earth.”

 

从这个意义上看,早期的耶路撒冷教会是否忘记了神的真正使命?或者说,让全世界的基督徒卖田卖地来支持这样一个巨型的城市教会,是否是一种可以复制、可以扩展、能够推动神的宣教使命的模式?

 

教会历史上有一些重要的转折点,使徒行传8章就是其中非常关键的一处。当早期的基督徒们希望聚在一处,过一种舒服的教会生活的时候,神非常清楚地采取了行动,借着一位后来在神的国度里非常重要的人物,但是当时还没有信主得救的使徒保罗,打破了教会的发展模式,让福音扩展到下一个阶段。

 

1 从这日起,耶路撒冷的教会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门徒都分散在犹太和撒玛利亚各处。2有虔诚的人把司提反埋葬了,为他捶胸大哭。3 扫罗却残害教会,进各人的家,拉着男女下在监里。

1 And Saulapproved of his execution.

And there arose onthat day a great persecution against the church in Jerusalem, and they were allscattered throughout the regions of Judea and Samaria, except the apostles.  2 Devout men buried Stephen and made greatlamentation over him.

3 But Saul wasravaging the church, and entering house after house, he dragged off men andwomen and committed them to prison.

 

当教会没有跨文化宣教的动力时,这种动力来自于哪里?可以说,终极的动力来自于神。但是,这一次,神并不是在教会内部兴起先知,让教会慢慢反思自己的宣教使命和模式,慢慢地调整转型,而是直接通过外部的逼迫,让教会立刻分散在各处。

 

我们注意到,这段经文清楚地描述了逼迫的严酷性质。大遭逼迫(great persecution),保罗一家一家的搜查,把基督徒不论男女都抓起来关在监狱里。同时,我们也看到,基督徒在这样的环境下,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有虔诚的人在逼迫中还公开地显露自己的身份,把Stephen埋葬了,以大哭的形式公开纪念他。

 

正是因为教会里有这样敬虔坚定的基督徒,当逼迫到来的时候,他们虽然四散开去,但是没有成为宗教难民,而是成为了宣教士。

 

4 那些分散的人往各处去传道。

4 Now those whowere scattered went about preaching the word.

 

人类第一次分散,是在大洪水之后,修建巴别塔的时候。神变乱了人类的语言,因此将他们分散在全地。这一次,教会的分散,是要用同一种语言——福音,将所有分散在全地的人再次联合起来。不过,这样的联合不是为了人类的荣耀,而是联合在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名下,赋予他们一个共同的名字——基督徒,并让他们在教会之中,成为一体。

 

而这一切的动力,乃是圣灵在背后的推动。跨文化宣教,是神发起的,也是神推动的。我们只是其中的参与者,但是终极的动力是圣灵。我非常感兴趣,想看看我加入其中的“神龟”群,在一年以后,或者10年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到底神会采用怎样的方式,来激励着一群经过最好神学训练的神学生,分散到全中国甚至全世界,去建立更多的教会,而不仅仅是更大的教会。

 

在早期耶路撒冷教会受到逼迫,分散的过程中,有一位执事,名叫腓利,去了撒玛利亚,在那里传福音。路加通过这一个案,向我们揭示了福音的大能和跨文化宣教所遇到的阻碍。

 

图:撒玛利亚峡谷

撒玛利亚人是从前的以色列人被亚述王国流放之后,以色列人和外邦人通婚的后裔。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长期相互敌视,互不来往。也许,基督徒只有跑到撒玛利亚,才能避开扫罗-保罗的追捕。就像如果有人在中国受到逼迫,也许只能跑到美国来申请政治避难,才能避免危险。跑到香港,甚至泰国或者老挝、缅甸,都有可能被跨国绑架回去。事实上,使徒行传后来的故事,就讲到保罗从耶路撒冷去大马士革搞跨国绑架的事情。

 

仅仅从这一段短短的经文,我们可以大体勾画出撒玛利亚各处的属灵景象:

有许多人被污鬼附着,有一个行邪术的西门,被人尊称为“神的大能者”。

 

即使现代社会,情况也并没有什么不同。没有福音的地方,需要宣教士工作的地方,往往是污鬼邪灵肆虐之处,也是魔法邪术横行之地。

 

腓利的跨文化宣教,不仅要打破文化和语言的壁垒,而且要突破属灵上的阻碍。

 

5 腓利下撒玛利亚城去,宣讲基督。6 众人听见了,又看见腓利所行的神蹟,就同心合意的听从他的话。7 因为有许多人被污鬼附着,那些鬼大声呼叫,从他们身上出来;还有许多瘫痪的,瘸腿的,都得了医治。8 在那城里,就大有欢喜。

5 Philip went downto the city of Samaria and proclaimed to them the Christ.

6 And the crowdswith one accord paid attention to what was being said by Philip when they heardhim and saw the signs that he did.

7 For uncleanspirits, crying out with a loud voice, came out of many who had them, and manywho were paralyzed or lame were healed.

8 So there wasmuch joy in that city.

 

腓利是如何让撒玛利亚人接受福音的?他宣讲基督,同时行各种神迹。

 

当一位宣教士去到一个完全不认识神,没有基督徒,没有教会,没有听过福音的地方时,圣灵往往会赐给宣教士某种特殊的恩赐,我们一般将这些恩赐称为“神迹恩赐”,英语叫做sign gifts.[1]

 

一般我们谈到神迹恩赐的时候,谈的是医治,说方言,看见异象,赶鬼,让死人复活等等特别的恩赐;神迹恩赐与教导的恩赐、信心的恩赐、讲道的恩赐、治理教会的恩赐、传福音的恩赐等不同之处,在于神迹恩赐往往是在进入一个完全空白的宣教之地时,圣灵用来证明宣教士所传的信息是来自于神的真正福音信息的一种方式。

 

举个例子,行邪术的西门,在撒玛利亚受到所有人的拥戴,大家称他为“神的大能者”,吸引了众多的注意力,可以说他已经是一个民间宗教运动的领袖。这种情况就跟前一段时间去世的气功大师王林一样。王林会空盆变蛇,因此吸引了马云、赵薇等一众名流,铁道部长等高官为他捧场。

 

当福音进入到西门盘踞的地方时,圣灵如何确认腓利所传的信息才是真正使人得救的福音?没错,腓利有圣灵赐下的神迹恩赐,行了众多的神迹,众人“就同心合意的听从他的话。”

 

我们无法否认神迹的恩赐,因为圣经里明明白白地记录了众多的事例。当前的神学家们讨论的问题,大体上是神迹的恩赐是否现在还存在的问题。有些神学家认为,神迹的恩赐是在教会的早期,新约圣经还没有启示完备的时候,圣灵用来证明福音的真实性的方式。当圣灵对圣经的启示已经完备,教会在圣灵的带领下,已经确认了旧约和新约66卷正典(canon)之后,我们已经拥有了得救所需要的一切启示,于是神迹的恩赐就停止了,因为当我们有了更好的、更清楚的启示——圣经之后,就不再需要神迹恩赐了。

 

另一些神学家,特别是灵恩派的神学家们认为,一个人不会说方言,基本上代表还没有得救,没有经过圣灵的洗礼。因此,这些恩赐现在不仅存在,而且应当每个人都有才行。

 

我目前的看法是,圣经里没有明确地说神迹的恩赐在某个时间都全部停止了,因此武断地说现在再也没有神迹的恩赐,不一定合理。但是圣经也教导说,恩赐是圣灵随己意分配的,不是每个人都有所有的恩赐,因此我也不赞同灵恩派的立场。

 

我相信,如果在宣教的前线,在属灵战争最激烈的地方,如果我们需要神迹的恩赐才能突破传福音的壁垒,证明我们所传的基督才是唯一的救主,是独一的真神,那么并没有什么限制,让我们不能拥有神迹的恩赐。

 

这些恩赐不是为了我们自己的炫耀,而是神为了拯救一个一个具体的灵魂而赐给我们的。

 

在教会历史的重要转折点上,当神迫不及待地要推动教会进入宣教,将福音传到撒玛利亚这个跨文化、属灵上极其黑暗的地区时,他明确地赐予了腓利神迹的恩赐,让他可以赶出污鬼,医治病人,战胜邪术和迷信的崇拜,让行邪术的西门也受洗归入了基督。

 

上周三我们聚会的时候,有两位从阿塞拜疆来的弟兄和我们一起吃饭。阿塞拜疆和伊朗接壤,是一个穆斯林国家。这两位弟兄从前也都是穆斯林。而且,一位弟兄曾经是毒贩,自己也吸毒,另一位弟兄曾经是黑社会。他们两人的信主见证,就很明显地看到圣灵借助做梦来工作,让他们最终确实无疑地认识了耶稣。现在,他们是阿塞拜疆数目非常少的基督徒里的领袖,一位在领导一个教会联盟,另一位是阿塞拜疆教会向伊朗宣教的主要负责人。

 

OK,跨文化宣教的主要动力是什么?圣灵的推动是福音传向万民的主要动力。有的时候,神甚至利用逼迫来分散教会,让福音传向以前从来没有触及过的地区和百姓。而从使徒行传8章开始,我们要不断地看到圣灵的推动下,神的国度从一个地区扩展到另一个地区,一个城市扩展到另一个城市,从一个民族扩展到另一个民族,从一种语言扩展到另一种语言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福音的大能愈发彰显出来,因为没有什么壁垒可以阻碍神的计划成就。无论是逼迫、冷漠、各种邪术和邪灵的阻碍,还是教会内部的纷争嫉妒、或者跨文化宣教过程中的语言、文化障碍,或者教会对神的计划认识不清、缺乏宣教动力,贪图安逸的想法,或者我们内心对异种文化的恐惧和缺乏了解,不想离开自己的安全区域、不想冒险的心态,都不能阻碍神的计划成就。

 

美国总统Trump上台之后,短短几个月,我们教会已经渐渐感觉到Trump调整移民政策和科技政策所造成的影响。因为没有科研经费,我们中间有的人也许在未来不得不寻找别的地方的工作甚至回国;移民政策的调整,也让一些人前来留学和学成之后找到工作的前景起了变化。

 

但是,在这样的时刻,正是我们教会一起反思我们如何参与神的宣教使命的时候。我们相信,任何环境都是神在完全掌权,神可以利用目前的政策变化,成就他对这整个人类的计划。我们建立活石教会,不是单单为了我们自己可以有一个聚会的会堂,可以安心地敬拜神,可以实现我们各自的美国梦。我们的宣教使命是参与到神的计划中间,向北美的400多万华人、全世界14亿华人传福音,建立更多church-planting-church,训练更多成熟的、能够担当宣教使命的基督徒。我们需要为了如何创造性地传福音,让更多的人认识神而祷告。我希望每个月都有一次外宣的活动,就像我们上周在复活节的活动一样,可以吸引更多的人来一起敬拜神,听见福音的信息,并在洗礼中见证神对罪人的恩典和拯救。

 

那些分散出去的家庭,不要有属灵难民的心态,觉得离开了教会,就失去了熟悉的环境和属灵的家园,在自己的信心上受了亏损。我们每个人去到每个地方,都可以分享耶稣基督的福音,更清楚地看到圣灵在我们生命中的工作。

 

而我们暂时留下来的人,需要为那些分散出去的人祝福,知道他们的离开,却已经是更成熟的基督徒。离开虽然可能让我们的事工受到影响,但是他们在神的计划中将会发挥更大的作用。

 

【祷告】

 


[1] Some of the arguments, see Daniel Wallace’s article at https://bible.org/article/two-views-sign-gifts-continuity-vs-discontinuity.


苹果是要想破坏微信公众号的生态环境。附上转账二维码,大家随意。没指望用这个来生活。

 
 
Scan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