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arch 2017

Conform vs. Transform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Conform vs. Transform 2017-02-02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罗马书12:2 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  2 Do not be conformed to this world, but be transformed by the renewal of… Read More »Conform vs. Transform

简单说明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简单说明 2017-02-01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最近讨论Logos的问题比较多,所以有人以为这是从Logos离开的人发泄仇恨的“受害者联盟”。我祷告了一段时间,还是觉得有必要简单说明一下。 公号的名字已经很清楚,“轻轨战舰之EddyEmma”。轻轨战舰是对大教会模式的反动:我希望我们聚会的时候大家都说“轻轨站见”(这句话的发明人是Sonia,我们最亲爱的朋友之一),我也希望重庆的每个轻轨站都有一个教会的小组。其次,这是Eddy和Emma的个人空间,就和EddyEmma.com一样。 要在轻轨沿线建立小组并非易事。2015年我们在Shane和Sunsea家里,朝飞和艳菊家里,以及Water家里聚会,在Emma一个朋友的公司做女人团契,大概离轻轨都不太远。坦率地说,我本来认为Shin老师从宣教的策略上不会反对我们在Sunsea家里聚会,不管怎么说,至少这是一群基督徒在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而当时他们的家并没有什么别的用途。不过我还是请Sunsea报告了Shin老师,他不同意我们使用,我们就离开了那里。后来差不多一直在朝飞的家里和Water的家里。Water的家也是我们原来买的房子,后来奉献给教会了。 对于属灵虐待的系统,除了“Fight”就是“Flight”。既然逃不掉这件事的影响,我只能回过头来反思。我把我的经历记录下来,并不是要想伤害任何人,而是为了避免以后很多人受到同样的伤害。 老实说,看到后来很多同工受到比我们大得多的伤害,我心里是有愤怒的,但愤怒并不是仇恨。我甚至觉得嘲讽可能是解构这种伤害的更好的方式。但是我不想嘲讽任何人。 最近又收到一封Logos成员的来信,讲了两个见证,都是在Shin师母那里得到的非常大的恩典。这些恩典都是真实的,我看了也很感动。在Logos里,初信的人、还不是核心同工的人也许得到的恩典多于伤害。 2010年有十位核心同工一起去了韩国首尔参观。几年以后回头一看,只剩陈阳和我两人了。其他的人都是在三年服侍之后,因为“没有成长”或者“不顺服”而被“劝离”教会的,或者是因为“犯罪”而停止聚会的。(若有兴趣,参见https://eddyemma.com/2010/05/trust-amp-obey/,当时的分享和教导都是极好的,我也得到很大的恩典。) 不过,我还是要把很多话说出来,希望后来的人可以避免从前的人所受到的伤害。 在讨论的时候,唯有事实和别人的感受是无法否认的。我谈伤害,你谈恩典,都是完全合理的。 但是即使是这些讲述恩典的见证,也能看到很多属灵操纵和属灵虐待的问题。比如指着教会成员说这人是教会里的法利赛人,是神的敌人;或者说你长期打瞌睡,影响到我讲道的发挥了。因为牧师对成员说了这样的话,成员的生命就改变了,成长了,因此得感谢牧师师母的严厉。大家若是这样理解的,我也没有任何意见。 其他就不说了。如果有成员继续希望Shin老师夫妻来带领,我希望他们至少可以先悔改以前的一些做法。当然,如果支持他们的人都认为不改更好,那么就不用改了,大家继续吧。我的公号读者很少,一般一篇文章只有50-100个点击量,都是关心这件事的人在看。看了觉得难受的,请不用继续跟这个号了。 有时间我会谈我们是如何一步一步将小房子换成了自己负担不了的大房子,然后又将大房子卖掉奉献给教会的。希望以后留下来支持Shin夫妻的成员都有机会这样去行。

荣誉不属于批评者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6 分钟荣誉不属于批评者 2017-01-26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荣誉不属于批评者;也不属于那些指出强者如何跌倒,或行动者如何能够做得更好的人。荣誉属于那真正站在竞技场中的人,他的脸被灰尘、汗水、和血污覆盖;他勇敢地奋斗,犯错误,屡败屡战,因为免于错误和失败的努力是不可能的;但他真正付出努力;他了解伟大的热情和深刻的奉献;他将他的生命用在值当的事业上;在最好的情况下他将会到达胜利的顶峰,而即使他失败,至少他曾经战斗到底,所以他的地位将永远高于那些既不知道成功也不知道失败的冷漠而懦弱的灵魂。 ——西奥多.罗斯福 昨天有读者留言如上。感谢这位弟兄正确地指出,“荣誉不属于批评者”,同时引起我注意这段话。 查了一下谷歌,这是罗斯福1910年在法国的一篇题为“共和国公民”的演讲中的一段。原文如下: It is not the critic who counts; not the man who points out how the… Read More »荣誉不属于批评者

再谈教会制度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再谈教会制度 2017-01-25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昨天的文章发出,这是一位读者的评论。 一个王国怎么样,完全是由王的品格来决定,如果王英明,君主制度是最好的政府;但是如果王昏庸,君主制度就是最坏的。所以我们都比较喜欢民主制度,因为可以防止某一个人得到太多的权力。但是就像丘吉尔说的,民主制度是最坏的体制,除了其他的体制之外。他的意思是说,民主制度最安全,因为你读历史就可以知道,历史上的坏王要比好王多十倍。正如阿克顿所说,权力使人腐败,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腐败。当所有的权力都在一人手中,那一定会走偏,因为权力会使人腐败,我们称这为独裁政权,但那就是王国。 大卫鲍森在列王纪的讲道分享。shin的问题在于专制。 专制会带来恩典,也会带来问题。我认为这不是牧养中应该有的关系。 附,给David讲故事一枚,聊作今日之反思。 扁鹊见蔡桓公 —韩非   扁鹊见蔡桓公,立有间,扁鹊曰:“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桓候曰:“寡人无疾。”扁鹊出。桓侯曰:“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居十日,扁鹊复见,曰:“君之病在肌肤,不治将益深。”桓侯不应。扁鹊出。桓侯又不悦。居十日,扁鹊复见,曰:“君之病在肠胃,不治将益深。”桓侯又不应。扁鹊出。桓侯又不悦。居十日,扁鹊望桓侯而还走。桓侯故使人问之。扁鹊曰:“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在肌肤,针石之所及也;在肠胃,火齐之所及也;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今在骨髓,臣是以无请也。” 居五日,桓公体痛;使人索扁鹊,已逃秦矣。桓侯遂死。 

对《家庭关系》一文的回应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6 分钟对《家庭关系》一文的回应 2017-01-24 肖刚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按:我和肖刚博士2012年在哥伦比亚认识,当时他正好博士毕业回国,所以我热情推荐了Logos。征得肖刚弟兄的同意,全文转发他对《家庭关系》一文的回应。 张聪弟兄, 我看了你在公众号写的一系列有关Logos教会、有关辛老师的文章。感谢你付出的大量时间与精力,让我们知道了一些之前并不知道的事情。 弟兄,5年前,当我即将离开南卡,来到北京工作时,是你介绍我进入Logos教会。我依然记得你当时对辛老师的描述–他的属灵生命之好,真的是不一样。看得出,那时你由衷敬佩辛老师。 我进入教会之后,带着从美国而来的各种骄傲,生命一度停滞不前。我尽量坐到最后一排,听道时不认真,打哈欠。我对此不以为然,直到去年,辛老师有一次说,我曾经坐在JH听道的状态是如此不认真,以至于对他都产生了负面的影响。但那时他从未责备过我,一直默默地容忍,为我祷告。 我和太太虽是在美国就认识,但相知相熟是在JH。老师和师母一直非常鼓励我和我的太太,爱我们,牧养我们。他们为我们做了婚前辅导,主持了我们的婚礼。他在我们婚礼上的讲道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我们为那场婚礼感恩。 婚后,我们夫妇践行了老师和师母对我们有关婚姻的教导。我们都把家庭放在事业之前,通过属灵生命的成长,越来越亲近神,从而彼此关系越发亲密。我们在事业上也不断蒙恩,家庭十分幸福。 我在婚后,在太太的鼓励与陪伴下,从2014年到2016年参加了两个阶段的培训和门徒培训。我参加的培训越多,就越看到自己生命的不足,看到自己属灵的骄傲,看到自己对神的亏欠。我带着太太,主动从最后一排慢慢往前坐。从前时常LB时迟到,但后来总是早早地到,我们俩一起坐在第一排。我们在老师的鼓励下,为父母传了福音、开始向周围人传福音、开始每天夫妻间的灵修分享。 去年,我的太太怀孕,从第二个月就开始先兆流产。老师和师母一直为我们祷告。后来大出血、早产,我无助,给老师打电话。老师带着同工,凌晨2两点从北京东北部开车到北京西边,给我们带去了不小的安慰。 弟兄,我写这些,不是想要为老师辩解什么。在世上,没有人是完美的。 我只是想知道,你和老师、师母一家接触这么长时间,在你心里留下的,只是各种不满,以至于你在公众号里展示的都是他们的过错,而没有记录他们在你生命中留下的任何恩典? 我想你也知道,如果没有老师、师母,你和Emma的生命是否会成长到现在,是否会放弃一切去读神学,是否能今天在活石教会讲道?如果没有老师、师母,对你和Emma在CIU读书期间一直鼓励,写大段大段的邮件安慰你们,你们经历那么辛苦,能否坚持下来? 你说老师牧会十年,没有人出来宣教。那你那时去CIU是为了什么? 弟兄,你与老师、师母接触时间长,关系比我和他们亲近。你看到了我没有看到的,但你为何在一个公开的信息平台上,只讲他们的过错,却丝毫不提他们的付出、他们宣教的勇气?你可知道老师常常在深夜还在读同工们写来的信吗?你忘了他们在养育三个孩子的同时,还有牧养全教会,为众人付出吗? 弟兄,你也是牧师。你是否想过一位牧师,看到自己曾经辛苦牧养的信徒,利用一个公共平台,向众人讲述的只有各种是非,而毫无恩典。 我写这篇文章,也是对你在《家庭关系》一文中,呼吁在在教会中受到恩典的弟兄姐妹说出自己的见证。 我(Eddy)的简单回应: 感谢肖刚弟兄的坦诚。这是我乐于见到的讨论。写作是很累的事情,为了写这些文章,我最近工作的时间大幅减少,很多工作都是搁置状态。所以我能体会肖刚弟兄回应的勇气和花费的精力。 我把这篇文章给Emma看。她说,我们现在多谈问题,因为从前谈辛老师夫妻的恩典很多,从来没有谈过问题。正是因为我们不谈问题,现在才有了这么多问题。对此,我们是有责任要谈的。… Read More »对《家庭关系》一文的回应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