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说明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简单说明

2017-02-01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最近讨论Logos的问题比较多,所以有人以为这是从Logos离开的人发泄仇恨的“受害者联盟”。我祷告了一段时间,还是觉得有必要简单说明一下。

公号的名字已经很清楚,“轻轨战舰之EddyEmma”。轻轨战舰是对大教会模式的反动:我希望我们聚会的时候大家都说“轻轨站见”(这句话的发明人是Sonia,我们最亲爱的朋友之一),我也希望重庆的每个轻轨站都有一个教会的小组。其次,这是Eddy和Emma的个人空间,就和EddyEmma.com一样。

要在轻轨沿线建立小组并非易事。2015年我们在Shane和Sunsea家里,朝飞和艳菊家里,以及Water家里聚会,在Emma一个朋友的公司做女人团契,大概离轻轨都不太远。坦率地说,我本来认为Shin老师从宣教的策略上不会反对我们在Sunsea家里聚会,不管怎么说,至少这是一群基督徒在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而当时他们的家并没有什么别的用途。不过我还是请Sunsea报告了Shin老师,他不同意我们使用,我们就离开了那里。后来差不多一直在朝飞的家里和Water的家里。Water的家也是我们原来买的房子,后来奉献给教会了。


对于属灵虐待的系统,除了“Fight”就是“Flight”。既然逃不掉这件事的影响,我只能回过头来反思。我把我的经历记录下来,并不是要想伤害任何人,而是为了避免以后很多人受到同样的伤害。

老实说,看到后来很多同工受到比我们大得多的伤害,我心里是有愤怒的,但愤怒并不是仇恨。我甚至觉得嘲讽可能是解构这种伤害的更好的方式。但是我不想嘲讽任何人。


最近又收到一封Logos成员的来信,讲了两个见证,都是在Shin师母那里得到的非常大的恩典。这些恩典都是真实的,我看了也很感动。在Logos里,初信的人、还不是核心同工的人也许得到的恩典多于伤害。

2010年有十位核心同工一起去了韩国首尔参观。几年以后回头一看,只剩陈阳和我两人了。其他的人都是在三年服侍之后,因为“没有成长”或者“不顺服”而被“劝离”教会的,或者是因为“犯罪”而停止聚会的。(若有兴趣,参见https://eddyemma.com/2010/05/trust-amp-obey/,当时的分享和教导都是极好的,我也得到很大的恩典。)

不过,我还是要把很多话说出来,希望后来的人可以避免从前的人所受到的伤害。


在讨论的时候,唯有事实和别人的感受是无法否认的。我谈伤害,你谈恩典,都是完全合理的。

但是即使是这些讲述恩典的见证,也能看到很多属灵操纵和属灵虐待的问题。比如指着教会成员说这人是教会里的法利赛人,是神的敌人;或者说你长期打瞌睡,影响到我讲道的发挥了。因为牧师对成员说了这样的话,成员的生命就改变了,成长了,因此得感谢牧师师母的严厉。大家若是这样理解的,我也没有任何意见。

其他就不说了。如果有成员继续希望Shin老师夫妻来带领,我希望他们至少可以先悔改以前的一些做法。当然,如果支持他们的人都认为不改更好,那么就不用改了,大家继续吧。我的公号读者很少,一般一篇文章只有50-100个点击量,都是关心这件事的人在看。看了觉得难受的,请不用继续跟这个号了。

有时间我会谈我们是如何一步一步将小房子换成了自己负担不了的大房子,然后又将大房子卖掉奉献给教会的。希望以后留下来支持Shin夫妻的成员都有机会这样去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