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汉语的语法与圣经翻译的问题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白话汉语的语法与圣经翻译的问题

2017-02-11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起源:翻译注释书,看到彼得后书2:19:

他们应许人得以自由,自己却作败坏的奴仆,因为人被谁制伏就是谁的奴仆。


问题:“败坏的奴仆”,败坏是形容词还是名词?

若是形容词,“败坏的”作定语,指的是这些假教师是一些“败坏的”奴仆。

若是名词,那么表示这些假教师成为了“败坏”的奴仆,也就是说“败坏”成为了他们的主人,而他们成为了“败坏”的仆人。

若用英文来表达,则是“corrupted slaves” 还是“slaves of corruption”的问题。

当然,根据上下文,这句话的意思本身不难理解。答案拒不揭晓。


关于白话汉语未能发展出完备的虚词系统的问题,请参见

https://shadowquark.tumblr.com/post/120733565666/%E7%9A%84%E5%9C%B0%E5%BE%97%E7%94%A8%E6%B3%95%E7%9A%84%E4%B8%80%E4%BA%9B%E8%A8%8E%E8%AB%96

我认为这是一篇重要的文章,不过请保持足够的耐心,因为作者没有用标点符号,全文繁体,相当难以卒读。下面引用一段,笔者补充了标点符号。

最後把這個討論來討論去的例子用文言寫了一下。文言有個“乎”字表修飾詞尾,飄飄乎,渺渺乎,正是其虛詞系統複雜且有重疊,故合理使用可以精確表意,同時發音很少出現一“之”再“之”的情況。僅當抽象名詞頻繁從屬的時候,會出現問題;非抽象名詞會以複雜的代詞系統替代頻繁出現的“之”。正是用這樣的語言,浩如煙海、因明龐雜的大藏經,終於被歷代的高僧大德翻譯成了經典中的經典,爲中日韓操數語者通覽。現代漢語如不思進取,每以簡便易學爲由不停簡化,乃至有言“的地得”可不分者,嗚呼哀哉! 口語中,“的地得”有完全一樣的發音,無論區分得多麼詳盡,都不會對日常談話帶來額外負擔。而漢語再怎麼簡化,動筆行長文者,也不會佔十之八九;而文中有複句者,十未必有一,這種強行的全體簡化何利之有呢?


圣经或者注释的水平,如能以大藏经为目标,则对中国教会长远的建设会更有益吧。

我刚刚将一个同时拥有爱丁堡大学汉英翻译硕士学位和荷兰某大学圣经翻译硕士学位的翻译解雇了,无他,汉语不好。有时间我会谈我的“翻译公司”的问题。


看到Melissa在群里和人讨论“毁三观”的解经问题。最近正想申请读CIU的D.Min,研究如何将CIU的释经过程迁移到中文语境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