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家庭关系》一文的回应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对《家庭关系》一文的回应

2017-01-24 肖刚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按:我和肖刚博士2012年在哥伦比亚认识,当时他正好博士毕业回国,所以我热情推荐了Logos。征得肖刚弟兄的同意,全文转发他对《家庭关系》一文的回应。


张聪弟兄,

我看了你在公众号写的一系列有关Logos教会、有关辛老师的文章。感谢你付出的大量时间与精力,让我们知道了一些之前并不知道的事情。

弟兄,5年前,当我即将离开南卡,来到北京工作时,是你介绍我进入Logos教会。我依然记得你当时对辛老师的描述–他的属灵生命之好,真的是不一样。看得出,那时你由衷敬佩辛老师。

我进入教会之后,带着从美国而来的各种骄傲,生命一度停滞不前。我尽量坐到最后一排,听道时不认真,打哈欠。我对此不以为然,直到去年,辛老师有一次说,我曾经坐在JH听道的状态是如此不认真,以至于对他都产生了负面的影响。但那时他从未责备过我,一直默默地容忍,为我祷告。

我和太太虽是在美国就认识,但相知相熟是在JH。老师和师母一直非常鼓励我和我的太太,爱我们,牧养我们。他们为我们做了婚前辅导,主持了我们的婚礼。他在我们婚礼上的讲道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我们为那场婚礼感恩。

婚后,我们夫妇践行了老师和师母对我们有关婚姻的教导。我们都把家庭放在事业之前,通过属灵生命的成长,越来越亲近神,从而彼此关系越发亲密。我们在事业上也不断蒙恩,家庭十分幸福。

我在婚后,在太太的鼓励与陪伴下,从2014年到2016年参加了两个阶段的培训和门徒培训。我参加的培训越多,就越看到自己生命的不足,看到自己属灵的骄傲,看到自己对神的亏欠。我带着太太,主动从最后一排慢慢往前坐。从前时常LB时迟到,但后来总是早早地到,我们俩一起坐在第一排。我们在老师的鼓励下,为父母传了福音、开始向周围人传福音、开始每天夫妻间的灵修分享。

去年,我的太太怀孕,从第二个月就开始先兆流产。老师和师母一直为我们祷告。后来大出血、早产,我无助,给老师打电话。老师带着同工,凌晨2两点从北京东北部开车到北京西边,给我们带去了不小的安慰。

弟兄,我写这些,不是想要为老师辩解什么。在世上,没有人是完美的。

我只是想知道,你和老师、师母一家接触这么长时间,在你心里留下的,只是各种不满,以至于你在公众号里展示的都是他们的过错,而没有记录他们在你生命中留下的任何恩典?

我想你也知道,如果没有老师、师母,你和Emma的生命是否会成长到现在,是否会放弃一切去读神学,是否能今天在活石教会讲道?如果没有老师、师母,对你和Emma在CIU读书期间一直鼓励,写大段大段的邮件安慰你们,你们经历那么辛苦,能否坚持下来?

你说老师牧会十年,没有人出来宣教。那你那时去CIU是为了什么?

弟兄,你与老师、师母接触时间长,关系比我和他们亲近。你看到了我没有看到的,但你为何在一个公开的信息平台上,只讲他们的过错,却丝毫不提他们的付出、他们宣教的勇气?你可知道老师常常在深夜还在读同工们写来的信吗?你忘了他们在养育三个孩子的同时,还有牧养全教会,为众人付出吗?

弟兄,你也是牧师。你是否想过一位牧师,看到自己曾经辛苦牧养的信徒,利用一个公共平台,向众人讲述的只有各种是非,而毫无恩典。

我写这篇文章,也是对你在《家庭关系》一文中,呼吁在在教会中受到恩典的弟兄姐妹说出自己的见证。


我(Eddy)的简单回应:

  1. 感谢肖刚弟兄的坦诚。这是我乐于见到的讨论。写作是很累的事情,为了写这些文章,我最近工作的时间大幅减少,很多工作都是搁置状态。所以我能体会肖刚弟兄回应的勇气和花费的精力。
  2. 我把这篇文章给Emma看。她说,我们现在多谈问题,因为从前谈辛老师夫妻的恩典很多,从来没有谈过问题。正是因为我们不谈问题,现在才有了这么多问题。对此,我们是有责任要谈的。

    从2008年8月到2015年8月,7年时间我在博客上公开发表的文章,提到辛老师夫妻的不少,基本没有批评。若有兴趣,请在google上用“site:eddyemma.com 辛老师 OR shin老师”为关键字查询即可知道。附图如下。

  3. 关于我做宣教士的呼召,以及“事实+谎言=谎言”的问题,我会另外回应的。整理一下历史有好处。
  4. 继续欢迎回应和讨论。特别是教会内部成员的回应和分享。Logos的问题是大家都不知道全貌。拼图越完整,越有利于大家的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