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的基督,本地的文化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宇宙的基督,本地的文化

2017-02-09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Logos的事情似乎可以提供无尽的反思。因为这件事,神要帮助我们真实地体验很多“书本知识”。

有的时候想到以前的牧师说,“我的神学和牧养方式没有受到任何韩国文化的影响;基督是宇宙的基督,我们培训的是宇宙的普适文化,既不是中国文化,也不是韩国文化”,就觉得嘴里有一种奇怪的味道。

因为Logos的问题里,有很大一部分是文化冲突的问题,而牧师和师母不承认这种文化冲突,则造成了更大的问题。这事可以分为两个层面来说:1)不承认自己的韩国文化;2)自认为对中国文化十分了解。


2015年 Emma动身回国之前,做过一次癌前病变的控制手术,切除了一些可能癌变的组织。虽然手术很成功,但是她的健康受到很大的影响,需要恢复很长一段时间。

但是时间永远都是我们最缺乏的要素,以至于我们经常为了时间的分配而争吵。后来Emma成功地说服了我这个财迷,让我把时间看得比金钱重要,宁愿用金钱换时间。

不过,时间还是不够。我放弃了希伯来文,放弃了希腊文4的课堂学习,选择了在线课程;Emma放弃了阑尾切除手术的机会,忍受的腹部积水,勉强完成了学业,赶着回国。

那段时间Emma 过敏严重,不能吃一点辣椒。在北京有一次姊妹们祷告会后一起吃饭。师母要求Emma吃韩国辣白菜。Emma 因为不能吃辣椒,于是谢绝了。于是,师母就对Emma说,我在塞班岛宣教的时候,当地的食物也很奇怪,我也不想吃。但是,我祷告以后,神就让我能够吃下各种奇怪的食物了。Emma,你也祷告以后吃吧。

Emma终究也没有办法吃下辣白菜。回家以后,她给我说起这事,无解。我们的朋友Cindy评论说,师母这样的说法,可以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Emma顺服,她可以让Emma吃下辣白菜;Emma不顺服,她也可以让自己的属灵形象高大起来。


Logos的牧师主动提出给教会孩子们取名字,说这样可以更好地想起他们的时候,为他们祷告。

不过取名字真的是一个需要文化底蕴的事情,一个外国人未必能做好。在给David取名字的时候,师母曾经突发奇想问我,“张信耶”这个名字好不好?我说闻所未闻,不好听。她说,这个名字我认为很好,以后中国的基督徒多了,大家也许争着取这个名字吧。

后来还是选择了张信卫——有信心的大卫王。不过我妈妈不喜欢。我最近在反思,也许这个名字让我妈妈联想到文革的时候的“文攻武卫”了,她们那一代人有点捕风捉影的疑虑。

给Lisa取名的时候,教会已经有了不成文的传统,一定要请老师取名才好。若不请教,我觉得老师甚至会有点不高兴。

后来名字赐下来,Lisa的名字叫“张丽洒”,请用重庆话念一遍。我纠结了好久,提议用繁体的灑,至少看起来不是那么土气。

最后到了办护照办旅行证的时候,还是觉得不能毁了孩子一辈子,直接改为“张可柔”了。

其他的名字我不评论,免得引起大家的不愉快。


我的要点是,基督固然是宇宙的基督,但是文化总是自己的文化。不管是谁都脱离不了自己文化的背景,若说自己教导的全然是圣经的文化,一点自己文化的影子都没有,很可能只是一种夸张的幻觉而已。

反思文化冲突,也许可以让我们更好地在主里彼此饶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