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教会制度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再谈教会制度

2017-01-25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昨天的文章发出,这是一位读者的评论。


一个王国怎么样,完全是由王的品格来决定,如果王英明,君主制度是最好的政府;但是如果王昏庸,君主制度就是最坏的。所以我们都比较喜欢民主制度,因为可以防止某一个人得到太多的权力。但是就像丘吉尔说的,民主制度是最坏的体制,除了其他的体制之外。他的意思是说,民主制度最安全,因为你读历史就可以知道,历史上的坏王要比好王多十倍。正如阿克顿所说,权力使人腐败,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腐败。当所有的权力都在一人手中,那一定会走偏,因为权力会使人腐败,我们称这为独裁政权,但那就是王国。

大卫鲍森在列王纪的讲道分享。shin的问题在于专制。

专制会带来恩典,也会带来问题。我认为这不是牧养中应该有的关系。


附,给David讲故事一枚,聊作今日之反思。

扁鹊见蔡桓公

—韩非

 

扁鹊见蔡桓公,立有间,扁鹊曰:“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桓候曰:“寡人无疾。”扁鹊出。桓侯曰:“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居十日,扁鹊复见,曰:“君之病在肌肤,不治将益深。”桓侯不应。扁鹊出。桓侯又不悦。居十日,扁鹊复见,曰:“君之病在肠胃,不治将益深。”桓侯又不应。扁鹊出。桓侯又不悦。居十日,扁鹊望桓侯而还走。桓侯故使人问之。扁鹊曰:“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在肌肤,针石之所及也;在肠胃,火齐之所及也;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今在骨髓,臣是以无请也。” 居五日,桓公体痛;使人索扁鹊,已逃秦矣。桓侯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