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017

理解和合本:箴言31:3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理解和合本:箴言31:3 Original 2017-03-16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箴言31:3 不要将你的精力给妇女;也不要有败坏君王的行为。(和合本) 好吧,读到这一节,如何理解“败坏君王的行为”?或者说,如果你用这一段经文(箴言31章1-9)教导或者讲道,怎么处理? 有什么工具或流程可以让我们确定“败坏君王的行为”的含义: 1)你的行为败坏了君王? 2)有些行为可以让君王败坏,因此你不要有这种行为? 还有什么问题需要注意或者可能误解: 1)精力是什么意思? 2)妇女是复数还是单数?你的第一印象如何? 这句经文的上下文对理解其含义有用吗? 对比其他译本,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吗? 当代译本:不要在女人身上耗费精力,不要迷恋那些能毁灭王的人。 新译本:同和合本。  〔呂振中譯〕「不要將你的精力給予婦女,不要將你的大腿力〔傳統:你的道路〕給那毀滅君王的。」

教牧学博士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教牧学博士 Original 2017-03-11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正在申请CIU的教牧学博士(Doctor of Ministry)。我计划的研究方向是圣经解释(Bible Exposition),研究内容将是一套比较完整的、适合中国语境的释经学框架+方法+工具。 因此,最近开始在公号上发一些分析“和合本圣经”翻译文本的文章,一般是预备讲道的时候发现的一些需要进一步研究的经文。这是为了博士论文做准备。 另外一个系列预备发一些鼓励传道人的系列文章,全部翻译自Dr. Tarry Powell 的杰作《Serving Strong》,已经得到Dr. Powell的授权,可以在本公号上自由的翻译使用。  使徒行传5:20 ……你们去站在殿里,把这生命的道都讲给百姓听。  20 “Go and stand in… Read More »教牧学博士

R签证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R签证 Original 2017-03-06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Chip做事情做得特别复杂。他写邮件来问我的电话。然后打电话来给我留言,说要找我。于是我回电话给他。 Chip说,恭喜,Eddy,我想亲口对你说,今天收到你的R-1签证批准信了。 离开我提交申请,正好6个月。 曾经有好几个朋友对我说,R签证的申请特别难。他们都请律师来做的。但是既然我觉得要不要拿R签证乃是两可之事,所以并不太在意。到了Angela快出生了,我才开始预备材料,只是为了避免她出生之后需要更多的材料而已。 我祷告的题目是在此事上完全交给神带领,他开门或关门,我们都乐意顺服。 但是一旦开始自己准备,还是在Marianne奶奶的逼迫和帮助下,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把自己弄成了半个专家。 最后准备的材料大概200页左右,目录如下: Table of Contents   1. Payment of the Fee: ·       PersonalCheck for… Read More »R签证

Burden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Burden Original 2017-02-27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Isa 21:1a The burden of the desert of the sea. (KJV) 和合本:论海旁旷野的默示。 以赛亚21章1节上,原文似乎是一个没有动词的短语:The burden of the desert of… Read More »Burden

透明的服侍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8 分钟透明的服侍 Original 2017-02-13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transparency is a necessary prerequisite to authentic spiritual, moral, and emotional growth. —Paul Adams 西安Logos小组的刘弟兄留言:对两件事有不明白的地方。15年你回国带来CIU的中文课程,几乎所有同工都按照要求写了见证。15年底圣诞节shin到西安,一天晚上没有别的安排。在酒店里对我一个人3个小时讲你的事,看CIU校长给他的邮件。说你们如何爱美国的生活,本来去越南宣教但没有去,在重庆自己开拓教会公司结果被查,以后小组停止。他说CIU的中文课程是香港人支持奉献的,你跟那些人好像有什么利益关系或者那些人是不好的人。具体想不起来了。总之三个小时我对你的印象全毁。 顺便说一下,15圣诞节shin也召集重庆的弟兄姊妹去广州培训,三天时间回来,重庆全体弟兄姊妹对我的印象全毁。Jason哀叹道,老师怎么能力这么强!言下之意,恩赐强的人多少离真理比较近,就像我们划拳的时候说,“八百万军队,三天就打垮”,那一定是掌握了宇宙真理。 关于美国生活,我得承认,我确实爱。我的性格比较适合美国的文化。但是,并不是说因为爱美国生活,就一心要留在美国——我爱天国的生活,给Emma提过好几回提前去天国享福,Emma都没有同意,只好给Angela说,爸爸什么时候牵着你的手、看你穿着婚纱走了红地毯,然后再议吧。 好吧,还是回来说去越南的问题。shin是一位资深的宣教士,如果他比较正直,至少不应该在15年圣诞节说我们还没有去越南有什么问题。… Read More »透明的服侍

白话汉语的语法与圣经翻译的问题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白话汉语的语法与圣经翻译的问题 Original 2017-02-11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起源:翻译注释书,看到彼得后书2:19: 他们应许人得以自由,自己却作败坏的奴仆,因为人被谁制伏就是谁的奴仆。 问题:“败坏的奴仆”,败坏是形容词还是名词? 若是形容词,“败坏的”作定语,指的是这些假教师是一些“败坏的”奴仆。 若是名词,那么表示这些假教师成为了“败坏”的奴仆,也就是说“败坏”成为了他们的主人,而他们成为了“败坏”的仆人。 若用英文来表达,则是“corrupted slaves” 还是“slaves of corruption”的问题。 当然,根据上下文,这句话的意思本身不难理解。答案拒不揭晓。 关于白话汉语未能发展出完备的虚词系统的问题,请参见 https://shadowquark.tumblr.com/post/120733565666 我认为这是一篇重要的文章,不过请保持足够的耐心,因为作者没有用标点符号,全文繁体,相当难以卒读。下面引用一段,笔者补充了标点符号。 最後把這個討論來討論去的例子用文言寫了一下。文言有個“乎”字表修飾詞尾,飄飄乎,渺渺乎,正是其虛詞系統複雜且有重疊,故合理使用可以精確表意,同時發音很少出現一“之”再“之”的情況。僅當抽象名詞頻繁從屬的時候,會出現問題;非抽象名詞會以複雜的代詞系統替代頻繁出現的“之”。正是用這樣的語言,浩如煙海、因明龐雜的大藏經,終於被歷代的高僧大德翻譯成了經典中的經典,爲中日韓操數語者通覽。現代漢語如不思進取,每以簡便易學爲由不停簡化,乃至有言“的地得”可不分者,嗚呼哀哉! 口語中,“的地得”有完全一樣的發音,無論區分得多麼詳盡,都不會對日常談話帶來額外負擔。而漢語再怎麼簡化,動筆行長文者,也不會佔十之八九;而文中有複句者,十未必有一,這種強行的全體簡化何利之有呢? 圣经或者注释的水平,如能以大藏经为目标,则对中国教会长远的建设会更有益吧。 我刚刚将一个同时拥有爱丁堡大学汉英翻译硕士学位和荷兰某大学圣经翻译硕士学位的翻译解雇了,无他,汉语不好。有时间我会谈我的“翻译公司”的问题。 看到Melissa在群里和人讨论“毁三观”的解经问题。最近正想申请读CIU的D.Min,研究如何将CIU的释经过程迁移到中文语境中。

宇宙的基督,本地的文化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宇宙的基督,本地的文化 Original 2017-02-09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Logos的事情似乎可以提供无尽的反思。因为这件事,神要帮助我们真实地体验很多“书本知识”。 有的时候想到以前的牧师说,“我的神学和牧养方式没有受到任何韩国文化的影响;基督是宇宙的基督,我们培训的是宇宙的普适文化,既不是中国文化,也不是韩国文化”,就觉得嘴里有一种奇怪的味道。 因为Logos的问题里,有很大一部分是文化冲突的问题,而牧师和师母不承认这种文化冲突,则造成了更大的问题。这事可以分为两个层面来说:1)不承认自己的韩国文化;2)自认为对中国文化十分了解。 2015年 Emma动身回国之前,做过一次癌前病变的控制手术,切除了一些可能癌变的组织。虽然手术很成功,但是她的健康受到很大的影响,需要恢复很长一段时间。 但是时间永远都是我们最缺乏的要素,以至于我们经常为了时间的分配而争吵。后来Emma成功地说服了我这个财迷,让我把时间看得比金钱重要,宁愿用金钱换时间。 不过,时间还是不够。我放弃了希伯来文,放弃了希腊文4的课堂学习,选择了在线课程;Emma放弃了阑尾切除手术的机会,忍受的腹部积水,勉强完成了学业,赶着回国。 那段时间Emma 过敏严重,不能吃一点辣椒。在北京有一次姊妹们祷告会后一起吃饭。师母要求Emma吃韩国辣白菜。Emma 因为不能吃辣椒,于是谢绝了。于是,师母就对Emma说,我在塞班岛宣教的时候,当地的食物也很奇怪,我也不想吃。但是,我祷告以后,神就让我能够吃下各种奇怪的食物了。Emma,你也祷告以后吃吧。 Emma终究也没有办法吃下辣白菜。回家以后,她给我说起这事,无解。我们的朋友Cindy评论说,师母这样的说法,可以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Emma顺服,她可以让Emma吃下辣白菜;Emma不顺服,她也可以让自己的属灵形象高大起来。 Logos的牧师主动提出给教会孩子们取名字,说这样可以更好地想起他们的时候,为他们祷告。 不过取名字真的是一个需要文化底蕴的事情,一个外国人未必能做好。在给David取名字的时候,师母曾经突发奇想问我,“张信耶”这个名字好不好?我说闻所未闻,不好听。她说,这个名字我认为很好,以后中国的基督徒多了,大家也许争着取这个名字吧。 后来还是选择了张信卫——有信心的大卫王。不过我妈妈不喜欢。我最近在反思,也许这个名字让我妈妈联想到文革的时候的“文攻武卫”了,她们那一代人有点捕风捉影的疑虑。 给Lisa取名的时候,教会已经有了不成文的传统,一定要请老师取名才好。若不请教,我觉得老师甚至会有点不高兴。 后来名字赐下来,Lisa的名字叫“张丽洒”,请用重庆话念一遍。我纠结了好久,提议用繁体的灑,至少看起来不是那么土气。 最后到了办护照办旅行证的时候,还是觉得不能毁了孩子一辈子,直接改为“张可柔”了。 其他的名字我不评论,免得引起大家的不愉快。… Read More »宇宙的基督,本地的文化

差遣和呼召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5 分钟2017-02-08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易君在杂志上有一篇文章,论到他以前的属灵导师。其中有关段落引用如下: 2012年1月1日,在韩国读神学的我们的一对同工新命夫妇及我所在的北京城市复兴教会葡萄园堂的核心同工给我们打电话,就我和萨林娜个人属灵导师辛牧师(韩国人,CIU毕业生)在韩国带领新命夫妇走访韩国教会并宣称新命夫妇是他个人所开拓的北京Logos教会所差派的神学生并以此为理由募款一事质问我们。我当时对此事非常不能理解,因为我和这位牧者是个人辅导关系,并不涉及教会之间的关系,而他所宣称并非事实。于是在祷告了一周之后,我和萨林娜通过邮件询问属灵导师关于此事的缘由,却引来导师及师母的勃然大怒,他们非常严厉地训斥我们骄傲、狂妄和不顺服。我当时一下子就蒙了,因为我从心里非常敬重他们。         2010年下旬认识他的时候正好是我家庭、服事、和事业非常艰难的时候,在北京的新媒体团契上这位韩国宣教士告诉我太太他祷告了,圣灵提醒他帮助我们。我们当时非常感恩,祷告了一段时间就答应了。之后他们给我们做了培训,并辅导我们、鼓励我们,那段时间是我在国内信主以来最幸福的一段时间,有一个具有牧者心肠的牧师带领是何等幸福的事情。这位宣教士有一次竟然带领我去理发,至从我小时候爸爸带我剪头发一直到长大,从来没有第二个人这么做了。我当时非常感动,并深深地感觉到被牧养。虽然我在北京城市复兴教会全职事奉,并担任总会治理委员和葡萄园堂的带领人,但是从成长到服事,我却没有真正地有过属灵的父亲。因此,更是从心里敬重和佩服这位宣教士,也因为如此,我们后来选择来这所神学院。        牧师和师母一反常态的论断和愤怒使我一下子不知所措。我不知道当怎样面对,并陷入很深的自责中,我禁食祷告、刻苦己心,因为的确知道自己幼小、无知和骄傲,品格中有许多不完全的地方。虽然我知道谎言和夸大其词不是出于上帝,但是我仍然在找各种各样的理由为他们解释和开脱。我不理解为什么他们发怒和论断我们,我们只想知道原因,但是却得到了如此深的定罪。我和萨林娜非常难过,昼夜祷告呼求上帝。在接下来的几周中我陷入了很深的抑郁之中,我所敬重的权威突然没有了,过去的一幕幕我曾忽略的镜头出现在我的眼前:不允许我们与北美的华人接触,只让我们跟韩国教会接触;越过丈夫直接给妻子下命令;宣称信徒应该不加分辨地完全地顺服牧师;暗示信徒自己的经济需要;看不起中国农村教会;从别的教会拉羊;以文凭来划分教会信徒的层次;号召信徒卖房子奉献给教会……。我当时不敢继续往下想,因为不信主的时候所看的电影《教父》总是在我的脑海盘旋。我临走的时候托付给他们的在特殊岗位的朋友夫妇在他们的命令下彻底和我们断开一切联系;在神学院读书的另外两对神学生夫妇受到他的指令开始孤立我们。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天天就想哭。过去那么关系那么好,怎么一下子成了这个样子。我担心我自己妄想,也不知道当如何处理。一次下午,抑郁的情绪想海水般把我淹没使我窒息,一股巨大的否定的力量使我无法站立。我再次来到祷告塔,跪在地上流泪、哭泣,却无法开口祷告。在我哭泣的时候,我的一个韩国校友进来了,跪在了我的旁边,问我怎么样可以为我祷告。我分享了我的情况,他开始为我祷告,边祷告边流泪。祷告完后他说他替韩国的那个宣教士向我道歉,并告诉我伸冤在主,主必报应。我突然之间心里边的担子脱落了下来,开始从韩国文化性与罪性的角度理解这位牧师,并为他祷告把他交在那位判断各人的上帝手中。我和萨林娜非常温和地给他写了一封邮件,和他结束个人属灵导师的关系。虽然此事影响我的属灵生命两年多之久,但是这件事情的影响确是非常深远。         基督来是要释放被掳的人,拯救为奴的人,赐人自由,使人得更加丰盛的生命。基督来不辖制人,乃是成全人,不是害人,乃是爱人。基督为了我们的自由,将自己的性命牺牲在十字架上。他用命换来我们的自由,我们绝不可轻易拱手让给别人。约翰胡斯在殉道前的呐喊“Defend your faith(捍卫你的信仰)”一直在我的耳边盘旋。我开始明白,在这天底下只有一个人过去、现在、将来都是我的牧者,我当从他处得安慰,却不应将眼目从耶稣基督转向他人。为那些从这位牧者出来正在受伤的弟兄姊妹祈求,求主安慰他们,亲自显现他的荣光。为那些正在被辖制的灵魂祷告,求赐自由的灵自由的运行。爱若不是在基督里就是恨,爱若不在基督的自由中就是从阴间发出来的。 在发表之前,易君通过邮件发给我,说里面也许有冒犯我的话。2012年初那个时间节点,正是我到美国的时候。所以这事大概的经过我还是知道一点,也听易君说过几次。 易君所说的主要事情是:新命夫妻乃是葡萄园的同工,是易君和萨琳娜训练的门徒,与Logos教会或者辛老师素无关系。新命夫妻去韩国一个神学院读神学,辛老师回韩国的时候在某个教会分享的时候,提出新命夫妻是Logos教会差遣读神学的、受他们培训的门徒。… Read More »差遣和呼召

基本人际关系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基本人际关系 Original 2017-02-07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我至今对自己做一个全职传道人持有保留意见,Emma则对别人叫她“师母”完全不习惯。其实,即使在我教书的时候,也不时有学生会叫她师母。 上学期Emma旁听了一门心理咨询的课程。当时Angela正好出生不久,Emma就安排我去帮她做笔记。于是,按照教授的说法,我是他仅见的、为了一个旁听的妻子到课堂里记笔记的学生。所以,Dr. McKechnie 专门征求了系主任的意见,对我说,同意你代替Emma旁听。 于是,我就坐在课堂上,听Dr. McKechnie说,不要轻易给人做咨询(包括教牧咨询),因为一旦咨询的关系确立,咨询者和客户之间就再也不可能成为朋友了;同时,咨询应当在办公室做,不要拿回家里,也不要和自己的社交圈重合。 这学期我自己旁听了一门课。其中一本教材讨论属灵成长的问题。作者讨论了一个在全职做教会事工的人中间很常见的现象。这些基督的工人与许多人建立了连结,但是他们所保持的关系却没有改变他们自己的生命或者帮助他们成长。 大多数时间他们和人的交往都是在查经或祷告。尽管这些事情很重要,但是他们却缺乏自身成长所需要的关系。他们不能很好地对待友谊,把友谊视为成长的关键因素之一。他们看一切的关系都是完成事工的场合。 他们成长的模式是学习更多的真理,或者更辛苦地服侍。如果有人参加了某个基督徒的服侍,或者加入了查经班或者特会,或者在教导主日学,人们就认为他们在成长了。一个人所做服侍的多少,就成为了这人属灵成熟的指标。然而,这种成长模式遗失了某个重要的因素:人们需要与他人发生关系,不仅仅是为了属灵的团契和活动,也是为了成长和医治。 在基督的教会里,只有当我们承认自己被神所造,原是为了依赖于神和别人的时候,我们才可能成长。许多人将他人仅仅视为自己“施予”或服侍的对象。他们并不以为他人是他们施予的同时,也要“依赖”的关系。 基督的教会是一个“施予和接受”的地方。我们服侍并施予他人,同时也作为依赖的角色,从别人那里获取。一个教会要真正地以健康的方式运行,我们都必须在服侍的时候也承认自己需要别人的服侍。神造我们,就是让我们去依靠神,也彼此依靠。 一个高高在上的牧师和师母,成天忙于事工和培训,视所有的人为自己训练和牧养的对象,没有其他的社交,没有真正的友谊,也不对任何机构和任何人负责,这简直就是注定要失败的事工模式。 因此,我还是怀念和弟兄们喝啤酒、打桥牌的日子,或者和同事们去农家乐打麻将,也未必不是一件乐事。而现在,这一切似乎有点遥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