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陶的洗礼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陶陶的洗礼

2017-01-16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说到陶陶,顺便提一下他的信仰问题。


提摩太前书3:2 作监督的,……

 4 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儿女凡事端庄顺服(或作:端端庄庄地使儿女顺服)。

提多书1:6  ……若有无可指责的人,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儿女也是信主的,没有人告他们是放蕩不服约束的,就可以设立。……

CIU的前校长Dr. Miller上课教授“教牧书信”,论到做监督的资格问题时,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Dr. Miller的儿子大概10来岁的时候,有一天鼓足勇气对父亲说,我虽然每周去教会,但是似乎并没有真的完全信主。他内疚地说,对不起,我让你做不了牧师了。

Dr. Miller的回答是,孩子,做不做牧师没关系,我应当多花些时间在家里陪伴你。

这事后来有一个美好的结局,Miller博士的儿子成年后,已经在教会里开始自己的服侍。


回到陶陶的信仰上来。他幼年有一次对我说:爸爸,为什么你不一开始就告诉我你们是基督徒?我年纪已经有点大,现在接受你的信仰需要时间。我苦笑着说,我也是后来才成为基督徒的,并不是一开始不告诉你。

这样过了几年,陶陶14岁,一直在教会里参加礼拜,我希望他可以受洗了。那一年夏天,Shin牧师来访,当时我妈妈也要受洗,就安排陶陶也一起受洗。一切就绪,但是到了最后,Shin牧师说陶陶灵里面有畏惧,决定不给他施洗。

最近我和陶陶讨论这个问题,他对我说,我的直觉已经没有幼年时灵敏了。但是,我一直觉得Shin牧师不是好人,而是那种你若不在身边,我就不敢单独和他相处的人。

姑且不论他判断的对错,当时他的恐惧是有原因的,而非常“属灵”的牧师和师母也正确地判断出了情势,拒绝了给他洗礼。不能不说,这样突然打破原来的安排,使得很多人受到shin夫妻的伤害。

仅举一例,有一次Shin决定在天津买一家国际幼儿园,于是安排Peter去天津。一切都谈妥,交了几千元定金,shin却突然说这个幼儿园不合适,于是马上打电话让Peter回来了。回来之后,Shin没有一句道歉,也不提Peter自掏腰包付的定金和往返的汽油费消耗的时间。

这样的例子每个人都可以说出无数,大家在与他们共事的时候都有很大的压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卦了,因此教会的事情,我一直公事公办,不敢去朋友那里买东西,免得搞不好就失去了在朋友面前的见证。


直到我神学院毕业回国的时候,我才有机会再和陶陶谈起洗礼的问题。我带着他查看使徒行传里所有提及洗礼的地方,看看是谁受洗,谁施洗,施洗人的身份是什么,以及一个人信主以后多久就可以受洗。

(1) Acts 2:41 3000 baptized in one day after confession of faith 

(2) Acts 8:6-13 Samaritans, former demon-possessed/sorcerers/sick 

(3) Acts 8:36-38 Ethiopian eunuch as traveling on road 

(4) Acts 9:18-19 Saul

(5) Acts 10:47-48 Gentiles, Peter commanded Jews not to wait 

(6) Acts 16:13-15 Women by riverside 

(7) Acts 16:33 Roman jailer and family

(8) Acts 18:8 Ruler of synagogue, family and many believers 

(9) Acts 19:1-5 John’s baptism not enough 

(10) Acts 22:14-17 Why are you waiting? (Ananias speaking to Saul)

我也带领重庆的弟兄姊妹做了同样的学习。然后,既然我是这样理解和相信圣经的,就找了一个时间,征得陶陶的妈妈的同意,在教会里为他施洗。

那是2015年8月23日,当时我已经提出离开Logos,不过Shin提出我祷告一个月再告诉他最后结果,所以还在参加聚会。那段时间常常出没医院,因为Emma的爸爸、Emma自己和我的爸爸都先后生病住院了。

我那段时间没有服侍,没有讲道,只是听了一些似乎专门针对我的讲道而已。有的时候Jason都不好意思了,会提前给我说,今天的讲道似乎是针对你的,要不你就不听了吧,怕你难受。我说听吧,没关系。于是就有著名的希伯来书13:17,按照Jason的证词,Shin不许这篇讲道稿外传,也不许拷贝。

 17 你们要依从那些引导你们的,且要顺服;因他们为你们的灵魂时刻儆醒,好象那将来交账的人。你们要使他们交的时候有快乐,不至忧愁;若忧愁就与你们无益了。

 17 Obey your leaders and submit to them, for they are keeping watch over your souls, as those who will have to give an account. Let them do this with joy and not with groaning, for that would be of no advantage to you. 

听完讲道以后照例分享,我就说,这个经节正好证明我的观点:教会需要多个长老治理。Jason说,这句话里的复数名词,您认为是否可能是指老师和师母呢?我微微叹气,就不说什么了。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只是不愿意公开承认而已。

到了下午陶陶来礼拜,Sunsea讲道结束以后,我就说借着这个机会,我给我儿子施洗,请大家做个见证。于是就有了这样的照片:


但是,最让我为陶陶高兴的是,我们谈到信仰的问题,他对我说,我曾经努力思考人和神之间的差别,问了很多人都没有得到满意的回答。后来我自己思索,有一天认识到神的超越性,于是成为了坚定的基督徒。

有子如此,此生倒是少了好些遗憾。智商是一个正态分布,因此若父亲的智商已经在3σ之外,儿子的智商超过父亲的可能性不大,因为高斯说正态分布应当回归到均值。但是我后来的博士论文,转而研究多维概率分布,理解到陶陶在智力的七个维度上,至少有好几项超越了我。考虑到陶陶至今对我的话还耿耿于怀,因此借机修正一下。


附旧文一篇,《谁为了哥林多教会的成员们施洗?》,是对Shin牧师讲自己像保罗一样是中国人的使徒,又说保罗是哥林多教会的主任牧师的一篇讲道的回应。写于2015年9月21日。其中开了亚波罗的玩笑,不要当真。

谁给哥林多教会的成员们施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我听过有讲道说保罗是哥林多教会的主任牧师(或者事实上的主任牧师),而且保罗在那里待了一年六个月。

但是,他说,

1:13 基督是分开的么?保罗为你们钉了十字架么?你们是奉保罗的名受了洗么?
14 我感谢神,除了基利司布并该犹以外,我没有给你们一个人施洗;
15 免得有人说,你们是奉我的名受洗。
16 我也给司提反家施过洗,此外给别人施洗没有,我却记不清。
17 基督差遣我,原不是为施洗,乃是为传福音,并不用智慧的言语,免得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

所以,保罗借口自己记不得了,拒绝承认为哥林多教会的众多弟兄姊妹施洗。

那么,到底是谁为这些人施洗呢?

仔细读哥林多前书,啊哈,终于找到答案:

3:6 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

原来施洗的是亚波罗,而且是点水礼。

Tag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