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关系(2)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家庭关系(2)

2017-01-23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罗马书2:19 又深信自己是给瞎子领路的,是黑暗中人的光,

 19 and if you are sure that you yourself are a guide to the blind, a light to those who are in darkness,

 20 是蠢笨人的师傅,是小孩子的先生,在律法上有知识和真理的模范。

 20 an instructor of the foolish, a teacher of children, having in the law the embodiment of knowledge and truth—

 21 你既是教导别人,还不教导自己么?

 21 you then who teach others, do you not teach yourself? 


昨天盼盼在网上留言:写得很好,现在最要紧最迫切的事情是为老师他们祷告,他们回转,悔改,不然杀伤力会更大!

看到盼盼的留言,感概良多呀。整整一年多没联系,一句话也没有说。慢慢恢复关系吧。顺便也说一句,目前(2017/1/22)Shin还没有任何悔改的迹象,的确需要更多的祷告,他们也需要一些时间吧。


我们去CIU读书的时候,还没有孩子。所以我有限的关于Logos的孩子们的看法,不一定完整。先说我们自己吧。

2015年6月回国第一天,因为时差问题,孩子们不肯睡觉。我自己是疲倦的不行,因为飞机上一直抱着Lisa,几乎一分钟也没有睡。

那天晚上我们在Shin老师家里,他和我们聊了一个通宵(OK,那些抱怨被洗脑三个小时的弟兄姊妹们,你们心里可以平衡了。)聊的内容我是全部忘记了,一句话也不记得。Shin知道我很累,估计也不是为了让我记得什么教训吧。

那天晚上孩子们在一间小屋里,我和Emma在客厅坐着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咖啡。Lisa和David都是第一次回国,Lisa的语言能力还不够,听不太懂中文,生平从来没有离开过父母,加上时差和环境的改变,她一直在哭。

按照Emma的意见,这个时候Lisa最需要的就是父母的安慰。但是Shin老师说,孩子们是神的产业,交给神照管比父母亲自照管更可靠,你们不要人本主义的思想泛滥,若这个时候迁就了孩子,以后你们无法服侍。

没什么好说的,我们就继续坐着。lisa就继续哭着,毫无停息之意。师母就进屋把她带到卫生间里,为了她祷告。我确信Lisa对师母不熟,也听不懂她说的话,所以Lisa继续哭。Logos的父母们都知道这件事后来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师母会温柔地对Lisa说,不要哭了。如果继续哭,那么继续待在卫生间,不能出去。后来Lisa终于累了,于是不再哭泣,就出来躺下睡着了。

Emma试着解释Lisa为什么要哭,师母说她的观点是“心理学”的方式,不合圣经。她说教会里的很多孩子经过她的训练,从前在儿童主日学上不断哭泣的孩子,现在都不哭了。

这种教导的方式,和我们的理念大有差别。但是若说这样一点小事就和Logos分开,似乎又有点说不过去,下不了决心。总之,这种事情是挺多的,我只好统统归于反向文化冲击,直到累积量超过我的阈值为止。


8月我们从重庆回来参加幼儿园的开业,Shin老师建议不要带孩子。但是Emma说Lisa再也经不起离开父母的伤害,所以我们就单独带了Lisa前去北京。那时也没有什么钱,Lisa不到两岁,机票便宜,David要全价票,就有点为难了。教会每个月给我们8K的补助,其中4K算是交了305的房租,实际只能拿到4K,我一分钱也没有要,6月7月的补助加在一起,倒贴2K凑了个整数,全部奉献给幼儿园了。

当时实际上Emma已经严重腹部积水,在CIU的最后一学期她腹痛过两次,其实是急性阑尾炎已经发作,不过为了赶着回国,她都硬扛着没有去看过医生,怕开刀手术耽误事情。8月下旬她去医院手术的时候,医生说再晚点可能有生命危险。

在北京的几天,我几乎每天在幼儿园打扫卫生,Emma就在家里或者咖啡厅带着孩子。周五的时候Shin一家回来,Emma没有去机场,也没有去见他们。

到了周六晚上12点(其他事情参见“冰箱”一文),前来检查进度的师母有点不悦,问我Emma为什么不来做清洁?我说Emma需要照顾孩子。师母就狠狠地批评了我几句,大意是教会是个共同体,Emma不来做清洁,也至少应当帮助照顾其他的孩子。然后,她就安排陈阳和婷婷的孩子们到305去,由Emma照顾。

当时的时间大概是12:30,两个孩子还没有回家,没有睡觉,没有父母的照顾。因为他们的父母都在忙着一个赶不完工却一定要第二天开业的幼儿园。两个孩子在Emma的照顾下玩到凌晨2点,终于睡了。3点过,婷婷接了他们回家。

离开Logos之前,我去过陈阳和婷婷家里一次。那天我太困了,在他家里睡了一觉。两个孩子在客厅沙发上趴着看电视,无邪地笑着。看着他们家里的境况,我说不出一句话来,心里只想哭。就在边上的一栋楼里,Shin一家的明亮、整洁、宽绰,与这教会最忠心的一对夫妻的家形成了怎样的对比呀!我想知道,教会的弟兄姊妹们,当陈阳婷婷夫妻10年忠心服侍教会,服侍牧者,一箱一箱牛奶往牧者家里送,24小时随时预备接电话回短信的时候,你们可有任何人去过他们在望京3区租住的房子,见过他家的样子,关心过他们的生活?

婷婷送了一箱韩国进口的延世牧场牛奶给Lisa,是高钙的。她说Shin一家喝这个牌子。后来我去韩国超市看到价格,心里暗暗乍舌。我下了半天决心,也只敢买了一箱普通的拿回去。后来陆峰看到,问我为什么买的不是高钙,我苦笑,他也送了我一箱。若不是教会有严格的规定不能相互交往,我们本来是极好的朋友。


今天我问了Emma一个问题。并非真事,大家当成寓言来看待就行了。

我问Emma的问题是,David两岁的时候,Lisa刚刚出生。David有点不适应,于是有点不太听话。我们想要“纠正”他的行为,于是请教我们在美国教会的牧师。

1)我们的牧师对我们说,让David禁食三天。于是我们就这样做了。

2)我们自己的想法,也许让David禁食会给他一个教训。于是我们请教自己的牧师,可以这样做吗?牧师说,可以,你们先给David解释清楚禁食的含义,然后先试着做一天。于是我们就做了,但是效果不明显。我们就想,也许三天更好。再次请教牧师,牧师和师母说,你们祷告吧,然后自行决定。

我的问题是,上述哪一位牧师问题更大?


好吧,我说不下去了。让我先哭一会儿。答案在天国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