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关系(1)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家庭关系(1)

2017-01-22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我一直记得早年我的朋友Jimmy长老说的一句话,基督教对于调整家庭关系非常有效。

想来颇有道理,至少比夫妻相互告发的时代或者要求出家的宗教要好一些吧。有一次我讨论创世纪第3章,说到我观察一个家庭正不正常,只要看妻子是否顺服丈夫就够了。如果家里妻子强丈夫弱,不管从外部看来这个家庭多么完美,多么富裕,孩子成绩多好,我都可以肯定地说,这是一个问题家庭。因为,这样的家庭和神在创世纪3章所描述的夫妻关系有所不同(尽管是堕落以后的家庭关系),必然会有各种问题。

记得我说这话,曾经引起CIU一起读书的中国同学中比较强势的姊妹深刻的不满。但是神既然这样规定,自然有他的道理。


论到Logos的7、8年,我真正佩服的一对夫妻是Sunsea和Shane。他们是我在圣爱堂就认识的朋友,后来一道开始建立教会,算是一直没有离开的成员。Sunsea深爱Shane,不离不弃地坚持,甚至Shane得了癌症,他也说,那怕这病是不治之症,她明年就要死去,我也要和Shane结婚。现在两人感情极好,已经有一个可爱的宝宝。

但是我和Emma自己的婚姻,曾经一度岌岌可危。我们生活中很少有什么矛盾,我这种红烩牛肉饭可以吃一辈子,直到乡村基把这道菜停了,才换成台式卤饭的人,基本上对Emma毫无挑剔之处。我们的矛盾多是出现在事工中间。有的时候我觉得一件事情没有必要报告,因为报告往返解释,往往耽搁非常多的时间,而且常常返工,牵扯精力无数。但是Emma常常坚持要报告,而且报告的时候还反对我,让我受到批评。她觉得这是一种正直,而Shin牧师也鼓励这种方式,对我们说“夫妻可以吵架,吵架的夫妻关系更好”,“家务上顺服丈夫,但是在教会的事情上要顺服牧者”,等等。

鉴于教会就在我们家里,Emma辞职以后做了全职太太,理论上也就是教会的全职服侍了,因此我们就不断地为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各种争吵。终于有一次我对她说,圣经教导妻子顺服丈夫,不是顺服牧者,她应当顺服我。若没有我的同意,任何事情不应当越过我报告牧师。这样一来,我们的关系才不那么紧张了。不过我们心里还是有各种拦阻。

直到Emma在CIU读了几年以后,她才开始甘心乐意地按照这样的模式做。因为她看到两位校长夫人,特别是Mrs. Jones这样聪明绝顶的女人尊重丈夫的榜样,于是渐渐意识到从前的做法问题颇多,与神的话语背道而驰。


回到Logos关于家庭关系的教导,我可以说除了Sunsea和Shane一对夫妻之外,没有看到第二对关系健康的夫妻。这固然是因为我们长期受到隔绝,无法深入和弟兄姊妹交流造成的信息不畅,但是同时也因为师母对姊妹们的严格训练和控制。

我知道有的弟兄看到教会的问题,想要离开Logos,但是害怕自己的妻子无法理解,为了维护家庭不破裂,只能在教会里忍辱负重;我也知道有姊妹想要离开Logos,但是因为丈夫被洗脑深陷其中,视妻子为叛徒,威胁离婚的。这种例子之多,难以胜举。

这是一种极为荒诞的景象:一个教导家庭在工作、在事工之前的教会,居然会没有一个健康的家庭。或者,按照某位弟兄的说法,他本来家庭关系就不是太好,倒也不怪Shin。只是浪费了这么多年时间,在教会里家庭关系没有得到任何改善。

我有一段时间非常羡慕北京的同工,他们每日亲炙教诲,日日和神派到中国的使徒相处,不知道受到多大的恩典。但是和他们交流,却发现他们的夫妻关系紧张,很多时候焦虑不安,连我这个外人都观察出来了,不知道原因何在。考虑到Shin夫妻在教会里的巨大影响力,以及他们培训的能力和强度,成员们的顺服程度,做成这样实在难辞其咎。

不管Shin夫妻如何说他们爱中国,爱中国人,辩解说他们的事工如何蒙神祝福,多么有效果,我都要说,他们在辅导教会成员的家庭上有着巨大的失职。最近我接触的一些弟兄姊妹,他们受到的伤害之深,足以让我保持足够的愤怒和写作的动力。

他们在破坏教会成员婚姻关系上犯下的错误,是任何借口都不能解释过去的。

当然,我也希望在教会中受到恩典,婚姻关系变得更好的弟兄姊妹出来说出你的见证。我的目标是医治,不是审判。我希望能够更深地了解整个事件的全貌,并不是要定他们的罪。

(未完。下次讨论孩子的问题。32个5岁以下的孩子,他们的遭遇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