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Logos祷告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以西结书33:13 我对义人说:你必定存活!他若倚靠他的义而作罪孽,他所行的义都不被纪念。他必因所作的罪孽死亡。
14 再者,我对恶人说:你必定死亡!他若转离他的罪,行正直与合理的事:
15 还人的当头和所抢夺的,遵行生命的律例,不作罪孽,他必定存活,不至死亡。
16 他所犯的一切罪必不被纪念。他行了正直与合理的事,必定存活。


心绪不宁。愿看到这篇文章的弟兄姊妹一起为了Logos Ch.祷告。

事情已经到了要结束的时候了。我们一起祷告,愿神让Shin夫妻悔改。

今晚,我第一次体会到坐在蓖麻树下、看着尼尼微大城的先知约拿当时的心情。但是神呀,不要按我的意思,求你的旨意成就。


最近分享的多篇文章,让人觉得我似乎陷入在无望的争战之中。

其实并非如此。整个事情完全在神的掌管之下。神的作为让我看到,祂保护中国教会,保护他的圣民,击打羊群中的狼,将它们驱赶出去。

事实上,Logos Ch.事态的发展,可以说是我在2016年见到的最大一个神迹。在人有所不能,在神却无所不能。以下仅以我自己的视角叙述,我鼓励每个人都讲出你自己的故事。


 

去年年底,Dr. Murray给我写信,询问我离开Logos的原因。从那时起神就动工了。我离开之后仅仅在News Letter中简单地说了离开的原因:不喜欢集中所有资源做大教会的宣教模式,觉得这是一个不可复制的植堂模式。

但是,Dr. Murray显然听到了一些对我不利的话,所以才专门写信来询问。既然这些话不是我说的,我只能猜测是谁说的了。

我的回信详细说明了五点理由:1. 教会治理结构不符合圣经;2. 属灵辖制,10年培训毫无建树;3. 不赞同Shin的宣教策略; 4. WSA空有其名,近似于骗局; 5. 保护家人不受属灵伤害。

Dr. Murray回信说,他经过祷告完全同意我的选择,若是他和他妻子面临同样的情况,他也会选择离开。同时,他告诉我,应当将这些理由全部告诉Shin,因为Shin需要知道这些问题,才能改善。Dr. Murray要求我写了信之后先给他看看,他修改之后再发出给Shin。所以,我用英文写了一封信(并不是为了在美国散发败坏Shin的名声),交给了Dr. Murray。不过他一直没有让我发。直到6月,他告诉我Shin要来访问美国,我应当约他见面沟通,但是可以先将信发出去。

于是我在6月发了邮件,并约Shin在CIU见面。按照Dr. Murray的要求,我邀请Shin的博士导师Dr. King做中间人,一起见面。Shin给我的回信很多人都看过,我就不详细叙述了。我对这封信的看法是,1. 逃避问题,没有依据圣经正面回应任何一个问题(见“冰箱”一文所举的例子);2. 不就事论事,而是判断我行事的动机,什么“爱世界”,“不想去宣教”,“利用Logos”,“想要欺骗美国人”等等。

不过既然交换了邮件,见面的时候我就没有再说任何别的问题,只是给Shin道歉说离开Logos的时候处理不好,没有沟通和详细说明理由。然后就是Shin的长篇演说,估计很多人都听过他描述在CIU和Eddy见面,Eddy被批得哑口无言,不住悔改道歉的故事。

这次见面之后,我得到很大医治,轻松多了,心里以前所有的负担都放下了。当时我在群里的分享是:谢谢大家的祷告。已经和Shin老师见面。圣灵有很大的工作,让我们原谅、和解、医治。有属灵的长辈在场帮助我们,为我们按手祷告。我以后不再批评Logos,说一次就够了。圣灵会工作,安慰和保护所有受伤的人。

到了9月,易君联系我,说Shin将他写给我的信在教会培训时给部分参加培训的人看,让大家认识我的错误。但是,有一次他不知什么原因(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不判断人的动机),却将我写的信也给一位同工看了,并说我用英文写信是为了故意在美国给人看(实际上,这封英文信当时除了Dr. Murray事先看过,并未外传)。

这是整个事件的转折点。那位同工看了我写的信,圣灵突然在他心里工作,让他看到真理的光。于是他问Shin,你不是CIU毕业的吗?你不是PCA按立的牧师吗?为什么教会是这样的管理方式。

Shin对这位同工说,你要给我道歉,你有什么资格判断我做的事?

于是,这位同工突然认清了Shin的作为,坚决地离开了Shin。后来发生的事情就基本上定局了。


10月,Dr. Murray到中国讲道。在此之前,易君和我就和他沟通了Logos发生的事情。当时,Dr. Murray的想法是,我还要去Logos吗?我去讲道是不是为Shin的犯罪背书呢?

但是,易君希望他过去看看,因为很多人需要他的帮助。

从中国回来之后,Dr. Murray给Shin写了一封信,要求他注意很多人对他的指控,若真有其事就应当悔改。

不知道是否是因为这封信的缘故,有一个周日,Shin在教会里当众悔改了。不过当时聚会的人很少,他并没有在各个小组都做悔改。现场无人录音,我从三个不同的弟兄姊妹那里大致得到Shin悔改的内容:

  1. 给了同工太大压力。有些事工上,不依靠神,只依靠同工。
  2. 骄傲,追求属世的成就。
  3. 辖制成员而不是帮助成员。责备他人,伤害他人。
  4. 越来越少的爱,越来越少的耐心。
  5. 因为建堂的缘故,造成同工生活困难。预备从头以小组形式开始。
  6. 有些主日因为太忙太累的缘故没有预备讲道,用了别的牧师的材料当作自己的。

晓阳姐特别说,Shin给她个人和她妈妈道歉,因为他曾经看到晓阳姐90多岁的妈妈心里就不舒服,想要赶她们离开教会。

以后,教会第一次按立了8位执事。


 

公开悔改之后,Shin并没有太多实质的改变。执事们认为,他们反而成为Shin的替罪羊和挡箭牌,是他手里操纵的木偶和推卸自己责任的借口。

但是我想说,任何按照圣经原则推动教会制度的做法,都会带来神所愿意的结果。即使Shin的本意不清楚,但是因为执事会的成立,在后来也大大地为神所使用。

此后,我的主要难题在于不知道Shin之上,可以管辖他的权柄是谁。我想过联系派遣他的机构,或者在美国认识他的教会和朋友,或者按立他为牧师的教会和按牧委员会,甚至他就读的神学院,但是似乎他都不会受到制约。例如CIU的校长Dr. Jones就对我说,他做校长时Shin已经毕业,因此他不认为Shin会承认他的属灵权柄。

我们准备了一份报告,但是一直没有发出。我一直在祷告,一直在祷告,希望圣灵给我平安,让我在揭露Shin的犯罪时,不至于引火烧身。按照易君的说法,这是一场属灵战争,一定要有打仗的准备。可以想象,一旦这份报告发出去,会有多少猛烈的炮火还击到我身上来。

我和美国长老会的牧师David Gentino 沟通过此事,他说这是很严重的事情,如果需要,他第二天就可以报告PCA的区会。因为有Dr. Murray居间作证,他认为这事理当尽快处置。不过,我还是请求他暂缓,为了等待神的手动工。

那段时间我每天为了这事祷告,有一天突然想起,即使Shin对所有的权柄都不承认,但是教会却是他一定要承认的权柄。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属于教会,按照目前的情况,也唯有教会可以依据基督赐予的权柄最终处罚Shin所犯下的罪。

但是因为Shin对教会的控制似乎铁板一块,所有在教会内的人都无法相互沟通,也不敢发表异议,因此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那时我就壮胆安慰我的朋友们,神已经在工作,到了圣诞节前后一定会有变化。


 

接下来的事态发展果然在神的手中。首先,神利用了教会的混乱,迫使Shin暂时离开了。接着,神又在执事会和离开的同工之间做和好的工作,让大家可以坐下来交换证据,充分认识Shin在教会中犯下的严重罪行。Shin自己的昏招也促使大家很快达成了一致,以永生神的教会名义定了Shin的罪,停止了Shin的牧师资格。

考虑到同工们受到Shin的辖制之深,受害之烈,我以为从教会内部定Shin的罪,乃是2016年我看到神最大的奇迹,完全出乎人的心思意念。

我也感谢神没有让我在这事上行在祂的前面,将我预备的报告发出攻击教会所按立的牧师(参见以前的文章,“大卫用这话拦住跟随他的人”)。

如今,这事已经基本定局。感谢各位勇敢正直的同工,可以直面自己受到的伤害,行公义的事。我祷告神保守你们,医治你们,恢复你们,让你们在永生的路上永不失脚。愿神的教会纪念你们所作的一切。

以赛亚书58:12 那些出于你的人必修造久已荒废之处;你要建立拆毁累代的根基。你必称为补破口的,和重修路径与人居住的。

12 And your ancient ruins shall be rebuilt;
you shall raise up the foundations of many generations;
you shall be called the repairer of the breach,
the restorer of streets to dwell in.


 

我呼吁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弟兄姊妹为了Shin祷告,求神让他悔改,让他
心中有对神和地狱之审判的畏惧感,不要再继续犯罪和伤害耶稣基督的教会和群羊。

这是我们最后的争战,不是与Shin夫妻,而是与撒旦在争战。求主怜悯我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