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箱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民数记22:21 巴兰早晨起来,备上驴,和摩押的使臣一同去了。 22 神因他去就发了怒;耶和华的使者站在路上敌挡他。他骑着驴,有两个仆人跟随他。 23 驴看见耶和华的使者站在路上,手里有拔出来的刀,就从路上跨进田间,巴兰便打驴,要叫它回转上路。 24 耶和华的使者就站在葡萄园的窄路上;这边有墙,那边也有墙。 25 驴看见耶和华的使者,就贴靠墙,将巴兰的脚挤伤了;巴兰又打驴。 26 耶和华的使者又往前去,站在狭窄之处,左右都没有转折的地方。 27 驴看见耶和华的使者,就卧在巴兰底下,巴兰发怒,用杖打驴。
28 耶和华叫驴开口,对巴兰说:我向你行了甚么,你竟打我这叁次呢? 29 巴兰对驴说:因为你戏弄我,我恨不能手中有刀,把你杀了。 30 驴对巴兰说:我不是你从小时直到今日所骑的驴么?我素常向你这样行过么?巴兰说:没有。
31 当时,耶和华使巴兰的眼目明亮,他就看见耶和华的使者站在路上,手里有拔出来的刀,巴兰便低头俯伏在地。
32 耶和华的使者对他说:你为何这叁次打你的驴呢?我出来敌挡你,因你所行的,在我面前偏僻。 33 驴看见我就叁次从我面前偏过去;驴若没有偏过去,我早把你杀了,留它存活。
34 巴兰对耶和华的使者说:我有罪了。我不知道你站在路上阻挡我;你若不喜欢我去,我就转回。


 

去年8月初,幼儿园开业前夕,我和Emma带着Lisa去参加最后的预备工作。老实说,看到幼儿园第一天我心里就堵得慌,因为我一向觉得集中所有的钱来购置物业,是当下中国家庭教会让自己风险倍增的最佳方案(暂且把我当作巴兰的驴吧)。

来参加典礼之前,我还没有拿定主意是否立刻离开教会,当时还想着在教会里可以平衡牧师的权力,施加一点正面影响。

到了以后,我就和很多同工们一起打扫清洁。实际上,那时候很多装修工作都还没有完成,赶在8月初开业典礼其实相当仓促。但是无论如何,大家每天干到深夜,还是渐渐有了进展。

周五的时候,牧师一家回来,飞机8点多到。晚上6点半,所有同工们放下手中的繁忙工作,各自开车去机场接牧师一家。当我们10辆车、20多人的车队在机场路上飞驰而过,整齐地停在了T3迷宫一样的停车场里,当我们的同工们抱着一束怒放的鲜花,微笑着站在机场出口处等待的时候,我心中油然而生一种“自豪”的感觉:我们是中国最好的教会,领先别的教会15-16年,复兴指数已经超过70%了。至少,这种接待规格已经超越奥运健儿和外交部发言人了,再复兴一点点,我们就可以有四翼无人机了。

无地自容的我一个人跑到出口的边上祷告,最好发生什么事情,让牧师一家不能按时回来,让这个典礼作废吧。(我不是先知,所以祷告没有完全生效。牧师一家按照惯例很晚才到出发机场,当时航空公司确实没有座位了。但是,后来在牧师的要求下,航空公司还是安排了几个座位,让他们得以登机。这事算我完败,反而增加了幼儿园开业的喜庆气氛:一切都在神的祝福中,撒旦想要阻拦的事情,一定是上上的好事。)

然后,大家欢喜回家,给几位远道前来观礼的客人分享见证,直到12点后才各自回家。这时离开周日的礼拜已经只剩不到36小时了,时光飞驰如箭,看不见的岁月,抹不去的从前,就象一阵风,吹落恩恩和怨怨,也许巴兰和驴,没有谁对谁错。


 

周六8点,我就去了现场开始继续做清洁。牧师没有出现,似乎在专心准备讲道。我看着诺大的空间,两层的咖啡馆,堆在过道上的垃圾,没有完工的讲台和地板,遍是泥点的窗户,暗暗叹了一口气。中午休息的时候,我没有什么胃口,心里祷告着是否立刻离开这个“大教会”。最后我想,如果今天之内神给了我一个征兆,让我看到一件不合圣经的事情发生,那么我就离开吧。否则,我就等着牧师赶我走了,因为我今后一定是教会里持异议的人,而我这种人没有一位在教会里能呆上半年的。


 

(进入正题的分割线。)

在其他努力之外,所有同工都各自奉献了一点小礼物,例如窗帘,电视,空调等等。我的朋友L奉献的是冰箱,LG最大最好的冰箱。

但是有一个问题: 教会所有的事情必须经过牧师的批准。还记得先知摩西吗?出埃及以后有一天,他遇到自己的岳父大人之前,曾经比诸葛亮还累。后来管理学大师马斯洛(又叫叶忒罗)对摩西说,你向百姓做的是甚么事呢?你为甚么独自坐着,众百姓从早到晚都站在你的左右呢?后来摩西就把民间的长老训练为精通民法通则的地方法官了。

但是我们的教会不是这样。自从发明手机以来,所有的事情就必须发送短信到牧师或者师母处,得到回答才行。因此,早在一周之前,冰箱选好之后,L就发了短信请求批准。不过牧师一直没有回信,直到周五晚上1点左右,才回复说可以买。

当时为了幼儿园已经奉献了一切,仅仅剩下一个月生活费的L弟兄立刻就在京东下了第二天送货的单。第二天下午,我们正在做清洁的时候,京东的货就送到了。送货员把冰箱放到位,嘱咐说不要自行拆封,静置8小时以后给安装工程师打电话,否则10年压缩机的保修失效。

那时天色已晚,8小时之后安装人员显然下班了。第二天是星期天,也没有办法安装。所以几位同工简单商量,就把冰箱放在一旁,忙别的事情去了。

到了凌晨12点过,牧师的妻子来视察了。看到冰箱还没有安装,她就马上下令拆封。L弟兄于是解释说,还没有静置8小时,也没有专业人员来安装,自己拆封就没有10年压缩机保修了。

当时在场的全是教会的核心同工。但是,牧师的妻子当着众同工的面就责备L弟兄说,“每次我给你说什么,你总是有理由巧妙地回答。可是你的回答我不满意。马上拆封!”

于是众人一拥而上,很快就将冰箱安装好了。我看着10年保修化为泡影的冰箱,知道这也是教会一贯浪费的传统,实在不想再多呆一天。


 

那天晚上,L弟兄和我在麦当劳坐到凌晨5点。我对他说,我决定离开教会了。中午祷告神给我一个征兆,现在已经看到这个征兆了。我成为基督徒以来,从来没有见过一位牧师的妻子在教会中可以当众毫无道理地骂一位男性核心同工。按照我对提摩太前书2章的理解,这已经严重违背圣经了。

提摩太前书2:11 女人要沉静学道,一味的顺服。
12 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他辖管男人,只要沉静。
13 因为先造的是亚当,后造的是夏娃;
14 且不是亚当被引诱,乃是女人被引诱,陷在罪里。

首先,这段经文是一个命令,并且解释了理由。12节说,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他辖管男人,只要沉静。这个命令并没有附加任何条件,但是重点不在不许女人讲道上面,而是在于教会中不许女人的权柄在男人之上,辖管男人。

圣经给出的理由并不是处境化的或者基于但是文化的理由,而是神的创造秩序:因为先造的是亚当,后造的是夏娃。也就是说,因为神的创造秩序,女人不应当辖管男人,更不用说一个女人毫无理由地当着核心同工的面随便责骂一位男性同工。


 

后来我给很多人谈到这件事,但也许除了当事人,别人都记不得这件事了。他们听我描述,对我说这样的事情太多了,你说的事情很小,根本不算什么。

一年以后,我给牧师写了一封信,比较完整地提出了我对教会治理的看法,其中提到牧师妻子的权柄太大,不合圣经。作为一个例子,我提到了冰箱的事情,因为这毕竟是促使我离开的最后一根稻草。

牧师的回答是,“还有师母指责弟兄关于冰箱的事情。厨房的事按照住房负责人的要求做就行了,你提到的那冰箱到现在没有任何问题,仍在使用中。”

这个回答很可笑。我提到冰箱只是为了举例说明牧师的妻子这样对待同工不合圣经。拿冰箱没坏来解释,这是哪跟哪呢?其次,语气中还是同样的傲慢无礼,要求所有的人无条件顺服、绝对顺服,哪怕牧师的妻子是厨房负责人,教会的核心同工也照办就行。若斗胆解释一句就要当众骂人,因为不顺服师母而受责备,看来是活该了。

 


 

谈到这个事情,是因为这件事对我很关键,算是神给我一个征兆,让我清楚看到教会里存在的罪和不合圣经的地方,促使我离开。我对很多弟兄姊妹说过,也许我的离去可以被神所使用,在以后构成另一个关键事件,帮助陷入严重属灵辖制中的群羊得自由。

我希望自己是巴兰的驴,可以说话。希望听见我说话的“巴兰”们能够看到自己的罪,对神说:

我有罪了。我不知道你站在路上阻挡我;你若不喜欢我去,我就转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