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想控制教会?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提摩太前书5:17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
17 Let the elders who rule well be considered worthy of double honor, especially those who labor in preaching and teaching.
18 因为经上说:牛在场上踹榖的时候,不可笼住它的嘴;又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

18 For the Scripture says, “You shall not muzzle an ox when it treads out the grain,” and, “The laborer deserves his wages.”
19 控告长老的呈子,非有两叁个见證就不要收。
19 Do not admit a charge against an elder except on the evidence of two or three witnesses.
20 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20 As for those who persist in sin, rebuke them in the presence of all, so that the rest may stand in fear.
21 我在神和基督耶稣并蒙拣选的天使面前嘱咐你:要遵守这些话,不可存成见,行事也不可有偏心。
21 In the presence of God and of Christ Jesus and of the elect angels I charge you to keep these rules without prejudging, doing nothing from partiality.

……

24 有些人的罪是明显的,如同先到审判案前;有些人的罪是随后跟了去的。
24 The sins of some people are conspicuous, going before them to judgment, but the sins of others appear later.
25 这样,善行也有明显的,那不明显的也不能隐藏。

25 So also good works are conspicuous, and even those that are not cannot remain hidden.

×××××××××

如果仔细看提摩太前书5:17,可以看出教会至少应当有两个长老。一个主要负责治理,另一个还有讲道的责任。通常,主要担任讲道服侍的长老,在有些教会里被叫做牧师。

我相信新约告诉我们,符合神心意的教会结构应当有至少两位长老,以及若干执事。长老应当由地方教会自行产生,不是由外部的权威来指派。有兴趣的读者请读《Who Runs the Church》(https://www.amazon.com/dp/B000SF5CPA/)。

提摩太本人不是以弗所教会的主任牧师,而是使徒保罗的代表,由保罗授权在各地协助建立教会,选立长老和执事。否则,保罗这样调动提摩太就很难说过去:

2Tim 4:9 你要赶紧的到我这里来。
9 Do your best to come to me soon.

13 我在特罗亚留于加布的那件外衣,你来的时候可以带来,那些书也要带来,更要紧的是那些皮卷。

13 When you come, bring the cloak that I left with Carpus at Troas, also the books, and above all the parchments.

……


CIU最近10多年来的专业设置有很大的调整。首先,改了校名。其次,本科开设了很多新专业,每个学生毕业的时候都拿双学位,有一个正常可以谋生的专业和一个与教会服侍有关的专业。这样,一位毕业生能够很好地支持自己的生活,并不需要立刻成为全职的基督工人。这是因应美国和宣教地的社会发展而做出的巨大调整,职场宣教的一种模式。有人不理解,也有不少阻力。结果如何,以后慢慢可以看出来的。

在中国这样社会保障不完善的制度下,即使在大城市的大教会做全职传道人也有很大的风险,如果他们失去传道人的工作,再没有别的生活技能,就很难养家了。

对此有两种可能的办法。一种是凭着信心完全信靠神的供应,全力以赴绝不回头。希望教会的教导尽量符合圣经,教会建立在神的话语基础上,能够合理地负担传道人的生活。

但是更可能的方式是,传道人完全控制教会,将教会变成家长制,不按照圣经的原则设立长老和执事,也不允许召开会众的大会来确定一个牧师是否合格。这样牧师就可以予取予求,随意挥霍教会的钱财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传道人成了家,有了孩子,年龄渐长;即使以前有什么谋生的技巧,也已经时过境迁了。这时候心里的安全感是否会下降,因此控制欲变得越来越强?


最近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一个牧师会变成这样。我无法猜测一个人的动机,但是我大概知道在北京生活的压力,要住大房子,开好车,送几个孩子读国际学校需要多少钱。若正常将这些要求提交给教会讨论,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得到教会的支持。但是一个没有合理结构的教会,一个牧师专权的教会,这就成为一个天然的难题。

我尊敬的长老Ron先生说,所有人都有罪性在身上。如果不设立正确的教会结构对牧师加以监督,让牧师除了对神负责以外,还需要对神的教会负责,那么不受制约的牧师必然会控制教会并败坏教会,只是什么时候出现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