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教会变成幼儿园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雅各书 4:17 人若知道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

17 So whoever knows the right thing to do and fails to do it, for him it is sin.

×××××××××

我一直在想,如果教会没有变成幼儿园,我会不会多留下来一段时间。

这间教会一直是一间幼儿园,所有的人在给自己的属灵程度做自我评价的时候,都必须说自己是幼儿园没毕业的程度。说自己初中程度的弟兄(其实是顶级大学的教授)已经早早被清洗掉了。

但是,当教会真的决定变成一间幼儿园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和我的想法有很大冲突。大体上,我决定是否离开教会之前,给牧师谈了两个问题。其中一个问题就是幼儿园的问题。我真心地对牧师说,把所有的奉献集中在一起,把同工们的房子卖掉来筹集款项(当时不知道还有要求同工借钱来奉献的事情),买这样一个地方,既增加教会的风险,又增加牧师自己的风险,我不能赞成。因为这和我心目中的宣教策略不一致。

牧师的回答是,“Eddy,你要给我道歉。因为你判断我做的事工。”这句话的言下之意,我就不分析了。

××××××××××

如果牧师不这样逼我就范,而是耐心解释,我们接下来的对话会去向何方,不得而知。但是这句话一出口,我们就没有什么话说了。因为要不是我道歉,就是离开的局面。沉默片刻,我很艰难地说,我不道歉。

于是,我们两人对后来的发展就心知肚明了。

牧师就说,既然如此,我过去有什么伤害你们的地方,我给你道歉。

我说,你没有什么地方伤害了我,一切都很好,我们很感谢。而Emma在旁边已经哭成泪人。

然后就是具体的操作。牧师要求我们第二天再走。我拒绝了。于是他要求我们延后几个小时走,我也拒绝了。我很清楚,在任何一个小事上如何稍作让步,后面就会更难离开。所以我已经有一点定见,不答应任何要求,坚持离开就行了。

(我认为先用小事来诱人让步,再提出更多的要求,是一种巧妙的心理战术。比如,你们去见面的时候,本想在机场大家找个地方谈谈就好。但是对方说不远,然后租车带离机场;然后被带了很远,到了对方的主场;接着,对方以带领者的姿态带领大家祷告;然后带领大家唱赞美诗;然后再给大家讲一篇道……这样一来,谈判的时候已经不能构成对手了。)

××××××××××

所谓风险,当然是一个非常模糊的词汇,可发生可不发生。目前看来,这种风险毕竟完全释放了出来,对教会、对牧师、对所有奉献了时间、精力和别的资源的成员同工,确实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我没有先知恩赐,无法预知是这样的结局。我只是在行动的时候,按照自己对圣经的理解去做,没有盲目顺服牧师、最后关头也没有接受牧师的操纵而已。

还是再说一遍,我不喜欢大教会模式,看看圣灵如何引领耶路撒冷3000多人的巨型教会,就知道了。

××××××××××

(坚决要断章取义, 合并同类项:)

2sam 7:7 凡我同以色列人所走的地方,我何曾向以色列一支派的士师,就是我吩咐牧养我民以色列的说:你们为何不给我建造香柏木的殿宇呢?
7 In all places where I have moved with all the people of Israel, did I speak a word with any of the judges1 of Israel, whom I commanded to shepherd my people Israel, saying, “Why have you not built me a house of cedar?”’

 

acts 8:1 从这日起,耶路撒冷的教会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门徒都分散在犹太和撒玛利亚各处。

1 And there arose on that day a great persecution against the church in Jerusalem, and they were all scattered throughout the regions of Judea and Samaria, except the apostles.

Storybook Forest——天下英雄谁的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