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觉名赢薄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路加福音 10:19 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甚么能害你们。
19 Behold, I have given you authority to tread on serpents and scorpions, and over all the power of the enemy, and nothing shall hurt you.
20 然而,不要因鬼服了你们就欢喜,要因你们的名记录在天上欢喜。

20 Nevertheless, do not rejoice in this, that the spirits are subject to you, but rejoice that your names are written in heaven.”

×××××××××××××××××××××××××

给一个弟兄打电话,他说因为我去年短暂的释经和讲道预备的培训,让他最近两次的讲道稿被选为同工们的范本。

按照我的想法,这样的培训是非常基本的,因为这些弟兄们最缺少的就是对神的话语的正确解释(以及依据神的话语采取行动的决断和勇气)。我认为他们的带领者10年服侍最失败的一点,就是没有好好培训成员们如何正确理解圣经,因此教会成为了牧师和师母独断的地方。

×××××××××××××××××××××××××

去年离开以前服侍的教会,其中颇多曲折。我读神学本是教会差派,学习也是按部就班,尽量争取早日毕业可以回母会服侍。不过我读神学的本意不是在学位上镀金,也不是寻求按立为牧师的一个踏脚石,而是真心想要明白神的话语。CIU也是这样一个学校,无宗派之分,鼓励批判性思维,什么问题教授都不给标准答案,而要让学生自行解决。

我的选课原则是尽量多上不同教授的课。一个教授讲授多门课程,虽然内容不同,但是毕竟观点和例证或有重复之处,边际效益递减明显。而有的教授尽管资历较浅,但定然是自己所研究的领域专家,只要我的心态是尽力明白神的话语,听所有教授讲课都会受益匪浅。

按照这个原则,有两个教授意外地给我很大的影响。

第一个教授是Dr. Miller,CIU从前的校长。他20年前辞职不做CIU的校长,回去做自己植堂教会的主任牧师,退休之后又回到CIU做新约教授,但是因为健康原因,每学期只上一门课。那个学期我选了他的《教牧书信》,按照我的同学Doug的说法,全校只有Miller牧师有资格上这门课。

Dr. Miller具体讲什么内容,我现在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唯一的印象就是他讲课不是单单传授知识,而是在传授生命。这门课上DR. Miller要求我们写两篇论文。一篇是阅读《Who Runs the Church: 4 views of Church Government》一书,然后结合教牧书信中关于教会制度的教义,讨论我认为最符合圣经的教会治理结构。另一篇论文是讨论女人在教会里的服侍问题,自行参考各种论文书籍。

可以说,在Miller博士的指导下,这两篇论文的研究,构成了我目前的教会观的主体结构。

第二门课是Dr. Reggie McNeal 的《Missional Leadership》。McNeal是CIU的客座教授,寒假来上一门课。但是就像中国翻译的外国文学作品基本上都是经典或大热,CIU请来的客座教授也个个都是分量十足的老师。

Dr. McNeal打开了我的眼界,让我看到宣教和牧会的各种可能性。于是我去了休斯顿,参加了读书期间唯一一个会议:T4T的中级培训。这个培训和这门课奠定了我的宣教和植堂理念。

××××××××××××××××××××××××××××××××××

但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位教授,是早已退休、从来没有教过我的Dr. Robertson McQuilkin,CIU的另一位前任校长。DR. McQilkin是CIU的灵魂人物,因为他的神学思想是CIU的根本。

具体说来,通过Dr. Larkin 所发展的释经过程,采用Dr. McQuilkin的教材《理解和应用圣经》一书,体现在Dr. Larkin的弟子——神学院现在的院长DR. Harvey讲授的释经学中间,是我在CIU最大的收获。这个收获就是完全承认圣经的权柄,一切问题都以圣经的教导为标准来判断;而判断的基础是通过完整的释经过程对神话语的了解。

可以说其他的实践性课程,例如圣经领导学,讲道学,圣经教导等等,都是释经学的应用而已。

××××××××××××××××××××××××××××××××××

有一年CIU董事会的退休会在Myrtle Beach举行。董事会希望和几个学生见见面,了解一下学生们的情况。当时不知道什么原因,学校指派我作为神学院的学生,和两位本科生一起参加了三天董事会的退休会。

第二天下午没有议程,大家分别行动。有些人去打高尔夫球,有些人去校友Buddy先生的家里玩,然后乘他的游艇去看一个古老的种植园。在船上许长老和校长Dr. Jones第一次讨论实施中文项目的可行性,Dr. Jones就把我抓住一起开会,对于CIU的中文项目,我算是始作俑者之一吧。

回来以后,中文项目启动,Dr. Luc找我做他的研究助理,后来开始翻译课程,我就担任了释经学的翻译工作。

CIU的学生中间,很少有人对释经学的内容比我更熟。我从头到尾翻译了Dr. Harvey的视频,Dr. McQilkin的《Understanding and Applying Bible》第一版和第二版,以及Dr. Larkin的练习册,释经大纲等各种材料。在这个过程中,神的呼召渐渐清楚,我有一个重要的使命,就是在中国教会中教授基于圣经的释经学原则和应用,让中国基督徒对神的话语有更深更全面更准确的理解。(市面上的释经学书籍很多,方法也不少。但是恕我孤陋寡闻,我很少看到如Dr. Larkin的释经大纲一样可以实际操作的释经过程,特别是针对中文圣经,好的方法更是凤毛麟角。)

×××××××××××××××××××××××××××××××××××××

如何理解和教导神的话语,如何治理教会,如何宣教和植堂,这三点构成了后来我离开原来教会的主要原因。这个话题暂且不提。

去年我回国,有两周有机会看到教会各个堂点的同工们预备讲道的内容并给予评价。第一周我看到大家写的讲道稿的水平和我离开时差别不大,仍然不是太好,没有太多说什么。我就事论事的总体评语如下(经文是歌罗西书 3章5-10):

总体结论:1)过分依赖灵修版圣经。例如灵修版圣经对第7节没有说明,所有的人的JD都没有对第7节的解释和说明。背景和经文解释也大量依靠灵修版。灵修版的重要性超过了方法,超过了圣经。2)对经文的理解很浅,所以不知道怎样解释。有些人只进行词汇解释;有的人词汇解释也没有,直接大量引用别处的经文,然后抄写灵修版的说明。3)灵修版的说明里面,有的地方不适合JD主题的地方,大家也照样使用。没有分别的智慧。4)应用非常空洞,有的时候只有提问,不能帮助自己和成员们的成长。5)这次的结论基本上正确。6)大部分PPT和福音的连接不够,有的时候有凭着自己的工作和努力得成长、恩典和拯救的意思在里面。7)有一两位同工对QT的方法掌握不对。但是所有的人QT的顺序不对,需要再重申一遍方法。8)只有W姊妹的生命比较成熟,Y次之。其他人的生命不是太成熟。9)JD稿比较拘谨。没有生活中的实例来帮助大家理解和明白,或者给出可以效法的例子。

第二周我又看了大家预备提摩太后书3:1-7。看到大家的应用部分,我觉得血压有点高,就没有再客气了。对于应用部分,我给出的评语是这样的:

 

  • 应用和结论非常机械。几乎所有的同工们PPT,应用全部回到读经,祷告,传福音,顺服牧者4点上面。例如N弟兄的结论:没有得到好的牧养,同样不能战胜罪;感谢神赐给我们圣经;感谢神赐给我们认识真理的牧者;凡事要回到圣经,遵行神的话语;在末世将福音介绍给不认识真理的人。F姊妹的结论:拯救我们的唯一方法是接受福音,相信耶稣;做一名敬虔的基督徒;荣耀神的基督徒;做传福音的精兵。L弟兄的结论:应当发自内心对信仰的真诚、爱心和崇敬;必须努力学习真理;谨记把神的话语实践在生活上;寻求神的真理和神在我们生命中的旨意;靠主的力量传扬福音。W姊妹的结论是马太28:19-20。总体看来,同工们的应用和结论太机械了,没有根据经文的内容来应用,没有体现出圣经丰盛的内容和恩典。这次唯一比较好的是Q弟兄的应用和结论。

上述应用和结论100%正确(除了蓝色的那一句以外)。但是,如果有人看看提摩太后书3:1-7节,再来看这些结论,就觉得有什么细思恐极的不妥之处:为什么牧师在5年的培训中,容忍同工们这样背离上下文乱解圣经,一点也不纠正他们?

既然两周我看到的情况都是如此,我就直接告诉了牧师我的结论:

QT的训练进行了将近5年,但是同工们的QT和准备JD的水平提高不多,北京的同工们不是太好,特别是别的城市的同工们QT的水平不高,很好的方法不能很好的应用。对于各个城市的JH而言,S的话语的供应不够,影响了他们属L的成长。

×××××××××××××××××××××

基于当时的背景,我没有直接说牧师的培训不力,只是说这么好的方法大家没有很好的使用,把责任都推给大家了。但是,一个自称拥有(中国?)最好的培训,发明了QT讲道方法的牧师,花了5年的时间培训这么一个简单的QT方法,得出的结果是如此让人失望,我其实想指出的是牧师的能力有限和(或)培训方向有误。

如果考察教会10年的历史,还可以清楚地看到,这10年里,教会没有培养出一个足以独立担任牧师或传道人或宣教士的人才。在什么意义上这可以算作成功的植堂和宣教,我觉得大可商榷。

××××××××××××××××××××

既然如此,我就在重庆利用6周的时间做了一点理解和应用圣经的培训,大概做了几个周六的培训。以后我就提出离开教会了,所以没有完全做完我想要做的工作。

我离开之后的反思,觉得从前教会10年的事工,最大的遗憾:(1)在培训上极为失败;(2)没有帮助弟兄姊妹医治破碎的夫妻关系,建立符合圣经的家庭关系,反而让大多数夫妻在家庭中保持了非常紧张的关系。(这件事情以后会谈到的。)

××××××××××××××

(一个牵强的首尾呼应式的应用和结论。)

我想告诉我亲爱的弟兄,不要因为讲道有两次被选为范本就高兴,要因为顺服神的话语、按照真理行动而高兴。

雕塑:小男孩与蜗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