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是一种医治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最近在帮助一些受伤的基督徒朋友时,我都会劝他们写下自己受到伤害的书面陈述。医治的第一步是坦然承认自己受到的伤害,对伤害给予命名和分类,举出具体的证据,仔细反思其中的问题。

有些人有疑问,担心这些证词会被利用来破坏那伤害他们的人的名誉,于是有些为难。

但是,我还是再劝劝我的朋友们,写作是一种医治,而且是医治的第一步,甚至可能是需要反复多次才能生效的。但是,我们若不坦然地承认自己受到的伤害,弄明白伤害的性质,那么离开和解与饶恕的目标,就还遥远。

我自己也使用写作来医治,去年12月份写了不少博客。考虑到我的博客几乎没有读者,所以只能算个人写作吧。

××××××××××××××××××××××××××

我的朋友从天津去了南京。最近聊天的时候,明显感觉成熟了不少。我给他同样的建议。到了圣诞前后,他写了大概6页的反思。我告诉他,这是帮助他自己成长的过程,并不是为了利用他写的内容来做任何别的事情。

至少,我们可以因此少犯同样的错误。

2 thoughts on “写作是一种医治”

Leave a Reply to eddy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