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16

当教会变成幼儿园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


雅各书 4:17 人若知道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

17 So whoever knows the right thing to do and fails to do it, for him it is sin.

×××××××××

我一直在想,如果教会没有变成幼儿园,我会不会多留下来一段时间。
Read More »当教会变成幼儿园

写作是一种医治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最近在帮助一些受伤的基督徒朋友时,我都会劝他们写下自己受到伤害的书面陈述。医治的第一步是坦然承认自己受到的伤害,对伤害给予命名和分类,举出具体的证据,仔细反思其中的问题。 有些人有疑问,担心这些证词会被利用来破坏那伤害他们的人的名誉,于是有些为难。 但是,我还是再劝劝我的朋友们,写作是一种医治,而且是医治的第一步,甚至可能是需要反复多次才能生效的。但是,我们若不坦然地承认自己受到的伤害,弄明白伤害的性质,那么离开和解与饶恕的目标,就还遥远。 我自己也使用写作来医治,去年12月份写了不少博客。考虑到我的博客几乎没有读者,所以只能算个人写作吧。 ×××××××××××××××××××××××××× 我的朋友从天津去了南京。最近聊天的时候,明显感觉成熟了不少。我给他同样的建议。到了圣诞前后,他写了大概6页的反思。我告诉他,这是帮助他自己成长的过程,并不是为了利用他写的内容来做任何别的事情。 至少,我们可以因此少犯同样的错误。

喜乐与抑郁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最近心情明显不行,有的时候觉得自己丢掉了喜乐,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对孩子缺乏耐心。 下午推着童车出去倒垃圾,一边想着原因。看来是因为最近几个月常常和需要帮助的人通电话交谈,几乎算是心理咨询方面的服侍,但是却没有一个监督者来监督我的工作。或者换句话说,监督者是对咨询者提供咨询的人,帮助咨询者消除咨询中客户带来的负面信息的影响。 我想过了圣诞节应当找个监督者来帮助我了,不然我迟早要成抑郁症的。    

需要什么样的宣教机构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今天和Emma讨论从前教会的事态,突然想起(OKay,如果你太属灵了,请自行将“突然想起”替换为“圣灵提醒”)这个问题:需要什么样的宣教机构? 我知道有些宣教机构的目的就是为了宣教士转账,基本上不培训、不监督、不关心、不管理。我一开始也想找一个这样的机构来帮助我,方便募款。幸好我在美国的教会负责财务的Steve长老是一位具有丰富NGO管理经验的弟兄,他坚持要和我寻找的机构联系,要求这家韩国宣教机构在美国的分支机构出示IRS的NGO确认函。 (顺便说一句,在美国所有NGO的账务必须公开,任何人都可以查询。IRS的确认函也是公共文件,一旦有人要求查看,机构有义务出示。) 但是就这么一件简单合法的事情,我在中国教会的牧师介绍给我的这家宣教机构却回应缓慢,一开始说按照惯例他们不予出示,后来说这封信搬家的时候掉了,后来又要求将支票寄给与他们网上公开注册地址不同州的另一个地点。如此等等,不仅Steve起了疑,而且另一位关心我的弟兄Bob也开始怀疑起来。他们几乎同时告诉我,这个机构不靠谱。 与此同时,Steve继续耐心地要求这家机构出示IRS的确认函,并告诉他们这是法律要求的,他们不能拒绝。他最后得到的结果是一封略带恼怒的邮件,说他们不再帮助我了,爱谁谁去。 ×××××××××××××××××××××××××× 回过头来反思,如果当时选择了这样一家机构,现在估计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因为没有好的机构作为监督,宣教士就几乎不受任何制约,在宣教工场做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 另一方面,一个不靠谱的宣教机构若不能提供宣教士关怀(member care),那么很多伤害、心理咨询的需要也不知道如何解决。 对此问题的反思是,宣教士应当寻找一个靠谱的宣教机构,主动给自己加上监督和负责任的约束。这样才能比较好的管理自己,更好地在宣教工场服侍。 ×××××××××××××××××××××××××× 至于那些仅有一个名字,一个规划和愿景的所谓“机构”,那些空中楼阁和纸上画饼,没有任何监督、财务管理、成员关怀的二人转机构,也许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加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