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生命在我,复活在我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6 分钟

今天郁闷了,上课不备课,迟早变成这样。

话说今天讲圣经修辞学,谈到某种修辞方法,叫做转喻。其中有一种转喻叫作“效果代替原因”,例证是约翰福音 11:25。

于是要求同学们打开约翰福音,翻到11:25,于是大吃一惊:

(约 11:25 [Cuv/S])
耶稣对他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

我们研究了半天,怎么也看不出来这是转喻。我灵机一动,打开英文版和希腊文版对照着看,发现原文是这样的:

[ESV] 25 Jesus said to her, “I am the resurrection and the life. Whoever believes in me, though he die, yet shall he live,

[SBLGNT] 25 εἶπεν αὐτῇ ὁ Ἰησοῦς· Ἐγώ εἰμι ἡ ἀνάστασις καὶ ἡ ζωή· ὁ πιστεύων εἰς ἐμὲ κἂν ἀποθάνῃ ζήσεται,

这就涉及到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和哈姆雷特的“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的问题了。

我思故我在,拉丁文是“Cogito ergo sum”,不过最初的笛卡尔版本是法文的,写作“ je pense, donc je suis”。后来笛卡尔解释说,当我们怀疑的时候,我们就无法怀疑自己的存在……,于是有人合理地扩展这句话为:dubito, ergo cogito, ergo sum (“I doubt, therefore I think, therefore I am”),我怀疑,故我思,故我在。

哈姆雷特的名句“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是翻译界持续已久的问题之一。莎士比亚的原文是“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凡试译莎士比亚的人,都自视甚高,若不能翻新,估计就不会下手。于是,这句话的翻译,据网上好事者收集,有如下各种版本:

朱生豪: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梁实秋:死后还是存在,还是不存在,——这是问题;
曹未风:生存还是不生存:就是这个问题:
孙大雨:是生存还是消亡,问题的所在;
林同济:存在,还是毁灭,就这问题了。
方平:活着好,还是死了好,这是个难题啊:
卞之琳:活下去还是不活:这是问题。
王佐良:生或死,这就是问题所在。
许渊冲:死还是不死,这是个问题。
裘克安:活着,还是不活了,问题就在这里:
陈国华:是生,还是死,问题就在这里:

我关心的问题其实不在于此,而在于系动词“to be”上面。

I think, therefore I am (我思故我

To be, or not to be生存还是毁灭)——我只读过朱生豪版,先入为主了。

I am the resurrection and the life (复活我,生命也我)。

顺便说一下希腊文,Ἐγώ εἰμι ἡ ἀνάστασις καὶ ἡ ζωή

希腊文是典型的屈折语,几乎每个词都有复杂的词性,所以在句子中的词序不是太重要,总是可以分清主谓宾。但是系动词εἰμι(是,to be)的情况有点复杂,因为两边都是同样的主格名词,所以有的时候分不清楚谁先谁后。例如约翰福音1:1,

1 Ἐν ἀρχῇ ἦν ὁ λόγος, καὶ ὁ λόγος ἦν πρὸς τὸν θεόν, καὶ θεὸς ἦν ὁ λόγος.

红色的 ἦν是εἰμι(是,to be)的三人称单数形式,若按照这句话的词序直译,应该是:

在最初是那道,并且那道是与神同在,并且神是那道

注意下划线的那句,神(θεὸς)在动词前面,而道(ὁ λόγος)在动词后面。

这就是我国的官方教会,有时候会说“因爱称义”的缘故,因为希腊文的语序是“Ὁ θεὸς ἀγάπη ἐστίν”,若强要翻译为“爱是神”,似乎在语法上也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从文法上看,表语一般是代表类别,而主语是从属于表语中的一类。所以,神就是爱,指的是神是爱这个大类中的一员,而爱就是神指的是爱是在神这个大类中的一员(鉴于神这一类只有一个成员,所以就意味着爱就是独一的神了)。有少数情况,主语和表语同意,因此可以交换。例如,乔丹是最伟大的篮球运动员,与最伟大的篮球运动员是乔丹同意。(圣经的例子,“耶稣是神的独生子”)。

在希腊文中,主语和表语不会混乱,因为希腊文有一套规则来断定那个词是主语(subject),那个词是表语(predicative)。

D. B. Wallace 的中级希腊文法(Greek Grammar Beyond the Basics)说,

The general principle for distinguishing S from PN is that the S is the known entity。一般规则是,主语是一个已知的实体。

通常,主语是特指的,而表语是类型名词。

1、如果句中有代词,那么代词是主语。

例如马太3:17 这是我的爱子。代词“这”肯定是主语。

例如,路加1:18,我是个老人(和合本作‘我已经老了’),我是主语,老是表语。

2、主语前面有定冠词,表语前面不带定冠词。

这就是约翰福音1:1,καὶ θεὸς ἦν ὁ λόγος. 道前面有定冠词,因此应该译为“道就是神”。

约翰福音4:24, πνεῦμα ὁ θεός 系动词省略了,但是神前面有定冠词,所以尽管神字在后,也应该译为“神是个灵”,而不是“一个灵是神”。

3、主语是专有名词(人名,地名等)。

路加11:30 约拿怎样为尼尼微人成了神蹟

约拿是人名,所以是主语。

在不好区分的情况下,代词优先成为主语。

如果一个词是专有名词,另一个词带有定冠词,那么词序在前的是主语。

约翰8:39 我们的父就是亚伯拉罕。

约翰15:1 我父是栽培的人。

******************************************************************

说了一大堆,约翰福音11:25应该如何翻译?

(约 11:25 [Cuv/S])
耶稣对他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

新译本作,“我就是复活和生命”,显然是意识到和合本翻译的问题所在。如果按照这个译本,显然可以看出转喻的修辞手法。

哎,没有网络就是不方便。

*****************************************************************

EMD_1205 EMD_1224 EMD_1250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