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伦理学译文一篇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一直想翻译CIU的老校长Robertson McQuilkin的圣经伦理学一书,只是暂时没有找到出版社,无法动手。这本书的第二版是由保罗库班博士协助修改的,处理了很多现代我们常遇到的伦理学问题,例如同性婚姻等。我的老师Dr King说,信仰和教会生活,终究是在面对和处理一个一个的伦理学问题,按照圣经的原则给出并不简单的答案。为此,Dr King6个月的学术假期,都用来写这本伦理学的学习手册了。希望明年可以看到这本学习指南。


近来有网络课程的同学问了那个最常见的问题:旧约的神看起来十分残暴,为什么?

这是新无神论者常用来攻击基督教的一个问题。

俗话说,复杂的问题必然需要复杂的答案。所以,这个问题没有简单的答案。保罗库班博士有一本书,叫做“Is God a Moral Monster?”,给出了比较详细的答案。下面翻译的文章也是库班博士写的,给出了相对简单的答案。不过,我没有太多时间,所以随手翻译了一下,有错误的地方请不吝纠正。版权属于Paul Coban,翻译版权属于Eddy Zhang。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神怎么能够命令屠杀迦南人? How Could God Command Killing the Canaanites?

保罗·库班 (Dr Paul Coban)

(原文见http://enrichmentjournal.ag.org/201004/201004_138_canannites.cfm)

但这些国民的城,耶和华―你 神既赐你为业,其中凡有气息的,一个不可存留。 只要照耶和华―你 神所吩咐的将这赫人、亚摩利人、迦南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都灭绝净尽,免得他们教导你们学习一切可憎恶的事,就是他们向自己 神所行的,以致你们得罪耶和华―你们的 神。(申命记20:16-18)1

这样的经文让信仰圣经的人和非信徒一样的感觉困惑。 在无神论者理查德·道金斯的书“上帝的错觉”中,他断言以色列卷入了“种族清洗”——那些带着“仇外性质”的“血腥的大屠杀”。

我们该如何解读这样的经文呢? 我已经写了一本论旧约伦理学的书籍(上帝是个道德怪兽吗?——很快将由Baker出版),其中有四章论及旧约和暴力的问题。 在这里我只能简单地叙述一下我对这个长久以来让人迷惑的问题的回应。 请读者注意,我要提供一个和主日学校对迦南问题的答案不一样的答案。2 首先,我要先作一些介绍性描述。 然后,我会涉及到一些要点,作为我的新书中有关战争讨论的预览。

介绍性评论

与某些信仰圣经的基督徒所声称的相反,迦南人并非是世界上绝对最坏的种族——甚至也不是古代远东地区最坏的种族。 而且,对于批评者提出的问题,“谁会说这些记载与历史上任意一支军队攻击别的民族的情况相似,只不过打着上帝的旗号而已?”

简要的回应是,“这是一个独特的、没有重复性的历史情景,而我们不能认为以色列攻击迦南人是正义的,除非神通过特殊启示命令他们如此行。”即使这样,神也耐心地等待了超过400年时间,直到迦南人的罪孽满盈(创15:16)——尽管这意味着以色列要在埃及被奴役同样长的时间。

通过以色列进攻迦南,上帝完成了两件事。 第一,他让迦南人受到应得的公义审判——类似集体被判处死刑。 上帝下令毁灭他们,但是并非针对迦南人,而是针对迦南的宗教(申命记7:3-5; 12:2,3; cp. 出埃及记34:12, 13)。2 迦南的神/女神做各样的性行为,包括乱伦和兽交。 毫不奇怪,崇拜这些神祗的人也同样陷入仪式上的淫行——姑且不论他们牺牲婴儿和其他变态行为。

在我们这个性饱和的文化中,很多人似乎并不在意不道德的性生活,以及由此带来对个人、家庭和社会的毁坏。 我们会对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怒火中烧,但是今天的社会对于别样的毁坏灵魂的行为却已经陷入了道德疲劳中。 神对一个社会的道德和属灵自杀行为的愤怒——他说“够了!”——显出了关心道德的征兆。

其次,上帝能够为他的百姓预备一块土地,好创造一种正确的宗教安排,以便人们理解那要来拯救以色列和外邦人的弥赛亚(创世记12:3)。谁会成为这救赎的接收者呢? 犹太人,当然,但是也包括以色列最大的敌人——亚述,埃及, 巴比伦,以及非利士人(诗篇87:4–6;以赛亚19:23–25)。还有,上帝甚至将迦南人并入了新以色列,就是真正上帝的百姓(撒迦利亚 9:7 [“耶布斯人,” 必如以色列人]; 马太福音15:22)杀死迦南人的动机不是种族灭绝;相反,是出于神学和道德的动机,由神所下令执行的。

渗透、内部纷争和征服

典型的主日学校版迦南故事,认为军事行动是唯一占领迦南的方式。 但是,很多福音派学者拒绝唯独军事行动的模型。 他们认为圣经文本提及某些方式的渗透(例如,士师记1:1–2:5)以及内部的纷争(士师记)。 而且,迦南人一直都生活在这块土地上。 有一位旧约学者观察说,我们看见的“并非简单的征服模式,而是混合了成功和失败、突然胜利和缓慢妥协的过程。”4是的,以色列人进入了迦南,而且他们采取了军事行动,“但是并没有造成巨大的物质破坏。”5我们接下来将会看到,整个图景比简单的“征服”更为复杂。

古代近东的战争辞藻

任何对迦南的征服,都远不如许多人想象中的那样范围广大、残酷。 请考虑约书亚10:40:“这样,约书亚击杀全地的人,就是山地、南地、高原、山坡的人,和那些地的诸王,没有留下一个。 将凡有气息的尽行杀灭,正如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所吩咐的。” 乍一看,似乎约书亚占领了全地,打败了所有的王,消灭了所有迦南人。(cf.10:40–42; 11:16–20). 总体毁灭? 并非如此。 约书亚使用了典型的古代近东修辞语言,夸张了实际发生的事情。

约书亚不是想要欺骗我们;古代的读者能够轻易地理解他说的事情。 事实上,如果我们仔细阅读文本,我们就能清楚正确地明白。 约书亚后来提到“留在你们中间”的国民,而且警告以色列不要提及他们的神,不要向他们的神起誓,或者服侍和拜他们的神(Joshua 23:7,12,13; cp.15:63; 16:10; 17:13; Judges 2:10–13)。

同样的事情在士师记中也成立(这卷书实际上是约书亚记的续集): “没有赶出住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没有把他们全然赶出”;“没有赶出……”(1:21–36);“我必不将他们从你们面前赶出”(2:3)。 事实上,这些民族留存“直到今日”(1:21)。

不错,约书亚使用了古代惯用的战争修辞语。 很多别的古代近东军事记载也满是这样的虚张声势和夸耀其辞,描绘说完全毁灭了敌人。 古代近东的读者知道这是极大的夸张,并不是字面意义上真实发生的事情。6有趣的是,申命记7:2–5 使用了诸如“灭绝净尽”,接下来马上说“不可与他们结亲”。 正如我们所见,神的主要意图是摧毁迦南的宗教,而不是迦南的百姓。

亚玛力人

撒母耳上15章,神命令以色列“灭尽”,“不可怜惜”亚玛力人,又是怎么回事? 他们是什么人? 他们是第一天就成为以色列敌人的人(Exodus 17:8–16),而且世代为仇(e.g., Judges 3:13; 6:3–5, 33; 7:12; 10:12; etc.)。 将近1,000年的时间里,亚玛力人尾随和威胁以色列。 但是扫罗真的灭尽了他们吗(除了亚玛力王亚甲,是先知撒母耳杀死的)? 好吧,其实事情不那么简单。 除了表面上看到的,亚玛力人在撒母耳记上27:8又出现了,然后在30:1-8再次出现。在波斯王亚哈随鲁王时期(486–465 B.C.),我们还遇到亚甲族哈米大他的儿子哈曼(以斯帖3:1)。 (亚甲曾经是亚玛力人的王)。 哈曼设计要灭尽犹太人(3:13)。所以,我们再一次看到亚玛力人对以色列人的敌意。

“男人,女人和孩子”

当我们读到撒母耳上15:3,我们被误导相信以色列针对性地灭绝了亚玛力人的平民。 但是,旧约学者Richard Hess提出,我们实际上并没有看到这类事情发生——不管是针对亚玛力人还是迦南人。 申命记2:34说,我们夺了他的一切城邑,将有人烟的各城,连女人带孩子,尽都毁灭, 没有留下一个。同样,在下一章里,我们读到以色列“我们将这些都毁灭了,象从前待希实本王西宏一样,把有人烟的各城,连女人带孩子,尽都毁灭”(3:6)。

但是,笼统的言词诸如“尽都”,“连小带老”,“男人和女人”之类,不过是表达全体的意思而已——甚至可能不包括女人和孩子在内。 表达法“男人和女人”,或者类似的短语,显然是一种习语,用来描述一个城镇或地区的所有居民,“读者不必事先假定他们的年纪甚至性别。”6

我们对迦南地区的考古和历史的理解,可以帮助我们正确看待这一点,并有助于这样的讨论和强化这种观点。 所以,让我们来看看以下材料。

耶利哥,艾城和其他迦南城市

这个古代近东的习语所描述的受到攻击的“全部”百姓,实际上只是一个军事堡垒或者驻扎战士的防城——不是一般包括女人和孩子的定居点。 我们在耶利哥和艾城的考古,没有发现任何有居民居住的证据(6:21; 8:25).8 “城,[‘ir]”这个词,在当时的迦南表示(军事的)王、军队或祭司驻扎的地点。 所以约书亚提到“女人”和“老小”,只是一种古代近东的习语,他甚至可能用在没有“女人”和“老小”居住的地方。 用在耶利哥和艾城的所谓“全体”“男人和女人”这样的语言,是“一种习语,表示消灭了城堡中所有的人,也许是全体战士。”9圣经的文本并不要求在那些城中一定有“女人”和“老小”——同样的情景也适用于扫罗攻打亚玛力人的战争。

另外,当时的迦南人惯用melek (“王”)这个词来表示军事领袖,其实他还听令于另一个不在场的更高指挥官。 (当时的居民通常居住在山地。) 根据迦南的铭文和其他考古证据(例如,没有日常用品和“精美的”陶器),我们对耶利哥城的最佳估计是,这是一个小小的定居点,可能只有100或者更少的士兵驻守。 这就是为何以色列可以在一天之内绕城7次,还有时间攻打该城的理由!10另外,我们应该知道,旧约中的战争记录里的巨大数字有点欺骗性;他们实际上没有我们翻译的版本所表述的那么大。 希伯来词汇‘eleph (通常翻译为“千”),可以表示“一个小队”或者“一个班”,而并没有说明具体的人数。

喇合和旅店看守人

略有偏题,有些人怀疑两位间谍到耶利哥是为了找喇合寻欢作乐。 实情并非如此。 圣经作者在别处并不避讳提到这样的嫖妓(例如犹大,还有参孙)。 除开喇合对以色列神的真实信心不论,圣经的语言也禁止人们往这个方向去想。 两位间谍“来到一个妓女名叫喇合的家里”(2:1)——不是“他们进入喇合(与喇合亲近)”(参Judges 16:1)。

另外,喇合可能负责看管城堡的酒店或旅店——不是妓院——尽管有时妓女会经营此类旅店。11 当时,商队和皇家的信使一般会在这样的地方过夜。12古代近东这样的侦察任务也很常见。一个旅店老板的家应该是间谍和反叛者见面的理想地点——这是一个公共场所,他们可以了解当地的生活方式和军事部署,也可以设法争取“第五纵队”的支持。13

迦南人拒绝承认独一真神

喇合和她的家庭存活下来,表明屠杀迦南人的使命并非绝对和不可更改。 迦南人可能感受到神的大能(Joshua 2:10,11; 9:9),他们可能会悔改。 实际上,以色列七次绕行耶利哥,给了其中的王、士兵和祭司求和的机会。 希伯来文的“围绕(naqaph)”(Joshua 6:3),包括各种仪式的成分——有吹角,神圣的游行和喊叫(参见2 Samuel 6:15,16; cp. Psalm 48:12,13)。 ). 这个词含有检查的意思;在耶利哥的例子中,它表示检查该城是否会自己打开城门投降。14

圣经文本暗示,约书亚给了耶利哥真实的机会,让它可以求和,信靠独一真神。 另外,以色列没有进行“种族灭绝”或者“种族清洗”。以色列赦免了喇合和她一家(正如接受了路得一样)。 神经常提醒以色列要看顾他们中间的外邦人。 为什么? 因为以色列人曾经在埃及为奴(Leviticus 19:34)。另外,神也经常威胁要审判以色列——而且他确实如此行了——就像他对待迦南人一样。 事实上,我们还看到以色列的敌人有时成为神拯救的对象。 圣经里没有种族仇恨。

以色列的战争方式

对此,我们需要考虑三个相关的要点。 首先,约书亚的胜利之后果在古代近东主要王国的编年史中,相对于其他事件而言,仅有非常轻描淡写的描述——不管是赫人,埃及人(第二千年王朝),亚兰人,亚述人,巴比伦人,波斯人,还是希腊人(第一千年王朝)。15不像约书亚简略的四节经文对他处置五王的描述(10:24-27),亚述人是强奸和掠夺的专家。

Ashurnasirpal II (883–859 B.C.) 的新亚述编年史热衷于描述暴行和令人恶心的活剥战俘,将人穿在木杆上,以及将尸体堆积成堆作为展示等行为。16 他们夸耀他们的王如何将尸体和头颅堆积成堆;他吹嘘自己挖出整只军队的眼睛,砍掉他们的耳朵和四肢,再把他们的头挂在城里的灯柱上。17 比较起来,以色列的战争记录要乏味得多。

第二,以色列在前往迦南的路上以及在迦南地里发生的很多战争是防御性的。 诸如Exodus 17:8; Numbers 21:1,3,21–32; Deuteronomy 2:26–37; 3:1; Joshua 10:4 (cp. also Numbers 31:2,3 with Numbers 25; 31:16)之类的文本说得很清楚。另外,神禁止以色列征服临近的国家——摩押和亚扪(Deuteronomy 2:9,19),以及以东(Deuteronomy 2:4; 23:7)——而且以东早期曾经拒绝帮助以色列(Numbers 20:14–21; cp. Deuteronomy 2:6–8)。 所以,神并不允许以色列掠夺全地,而且他们也没有权利征服神批准征服的土地以外的地方。

第三,除了约书亚时代以外,所有“耶和华命令”的战争,都是防御性的。 战争是古代近东的一种生活方式,而以色列常常不得不防卫米甸人、亚玛力人和非利士人的进攻。 如此说来,神并没有下令进行所有旧约中提到的战争。圣经里“记载”的事情,并不一定意味着“应该”在圣经中出现。 (在哥林多前书10章,保罗提到以色列国中各种负面的道德榜样。) 尽管在士师记和大卫时代,有着某些进攻性战争,但是圣经并不必然将它们作为典范来表彰。18

“撵出去”

引起进一步兴趣的还有诸如将迦南人“撵出去”一类的话语(Exodus 23:28; Leviticus 18:24; Numbers 33:52: Deuteronomy 6:19; 7:1; 9:4; 18:12; Joshua 10:28,30,32,35,37,39; 11:11,14)。旧约也使用“赶出”迦南人这样的语言(Numbers 21:32; Deuteronomy 9:1; 11:23; 18:14; 19:1; etc.)。 “撵出去”或“赶出”,不同于“消灭”或“毁灭”。这也提供了进一步证据,证明神并不意图种族灭绝。

“凡你所到的地方,我要使那里的众民在你面前惊骇,扰乱,又要使你一切仇敌转背逃跑。 我要打发黄蜂飞在你前面,把希未人、迦南人、赫人撵出去。 我不在一年之内将他们从你面前撵出去,恐怕地成为荒凉,野地的兽多起来害你。 我要渐渐地将他们从你面前撵出去,等到你的人数加多,承受那地为业。”(Exodus 23:27–30, NASB)

我们看到的是驱逐,并非灭绝。19经过检查,圣经中使用“撵出去”的次数大大多于“毁灭”的次数。 那么,以色列人如何“撵出”或赶出迦南人呢? 这不难想象。 当古代近东的某只外国军队造成威胁的时候,妇女和儿童会首先自动撤离——不用说还有很多人一起撤离。 他们将是首先逃跑的人。 正如John Goldingay 所写,一个受攻击的民族不会等到敌人打来将他们全部杀光。 唯有守御者们不会撤离,而他们将会被杀死。20 耶利米4:29提示了这样的场景:

“各城的人因马兵和弓箭手的响声就都逃跑,进入密林,爬上磐石;各城被撇下,无人住在其中。”

我们再次看到,没有任何证据可从圣经文本得出约书亚的“正义战争”是针对“非战斗人员”的。21我们从约书亚(和士师记)读到的,除了那些“灭绝”的言语之外,还看到大量迦南居民没有被以色列“撵出去”;他们就居住在以色列人中间。

“约书亚完全毁灭了他们,正如摩西所命令的”?

在如下的经文中,约书亚“尽行杀灭”迦南人,正如“耶和华仆人摩西所吩咐的”:

  • “约书亚夺了这些王的一切城邑,擒获其中的诸王,用刀击杀他们,将他们尽行杀灭,正如耶和华仆人摩西所吩咐的”(Joshua 11:12)
  • “那些城邑所有的财物和牲畜,以色列人都取为自己的掠物;唯有一切人口都用刀击杀,直到杀尽;凡有气息的没有留下一个。 耶和华怎样吩咐他仆人摩西,摩西就照样吩咐约书亚,约书亚也照样行。凡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约书亚没有一件懈怠不行的。”(Joshua 11:14,15)
  • “好叫他们尽被杀灭,不蒙怜悯,正如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Joshua 11:20)

还记得摩西笼统地命令“毁灭”和“完全摧毁”迦南人,“凡有气息的”都不可存留? 约书亚的综合性的语言中回响着摩西的命令。 圣经清楚地指出,约书亚完成了摩西交给他的命令。  所以,如何约书亚完整执行了摩西的命令,而且如果约书亚描述的毁灭实际上使用了摩西熟悉的、古代近东对战争常见的极大夸张语言,那么很清楚,摩西自己的意思也不是字面意义的、全面的毁灭迦南。 他和约书亚一样,仅仅是使用了当时的文学惯例而已。22

最终反思

如果上述简述不正确,而以色列确实意在消灭非战斗人员呢? 我们应该记住,上述非主日学版的回应花了很多篇幅来解决迦南问题。 但是让我们继续探索,以色列人可能将非战斗人员作为目标的问题。 这样做有什么理由吗?

首先,仅仅因为迦南女人不参战,并不意味着他们在道德上是无辜的(请注意民数记25,米甸女人引诱以色列人犯罪的故事。)其次,如果以色列人也针对孩子,我们必须记住,这是以色列历史上非常独特、不可重复的一段历史——而神的终极目标是给全世界带来拯救。 考虑亚伯拉罕和以撒的平行记录。 神应许亚伯拉罕,以撒将会是应许的儿子,要给万国带来祝福。 所以亚伯拉罕相信神会遵守诺言——甚至这意味着以撒要从死亡中复活: “我与童子往那里去拜一拜,就回到你们这里来”(创22:5)。同样,迦南的问题的背景是祝福和拯救万民的应许——包括迦南人。

除了我们还遗留的问题,我们需要看到神在耶稣基督身上清楚给出的启示——特别是祂的道成肉身和救赎的死亡。 一个关心我们,与我们有关系的神——祂将自己启示给古代以色列人——现在以血肉之躯出现在舞台上。 祂进入了第一世纪的巴勒斯坦生活中,俯身与我们一起经历了许多生活中的试探,不公,痛苦,残酷和羞辱。 不管我们如何看待迦南的问题,神的心总是放在救赎上面。 基督赤身死在野蛮人的十字架上,揭示了神为了我们的拯救,愿意降卑到何种程度。 正如Michael Card的歌,唱到他们如何嘲弄和取笑神在拿撒勒人耶稣身上实现的救恩:

他们嘲笑祂真实的呼召,取笑祂的命运,高兴地看到外邦人的君王被他们自己的仇恨所吞灭——没有注意风吹过,天空阴暗,完全盲目无知神曾经蹒跚地经过他们身边。23

因为神为了我们的拯救愿意如此经受苦难,基督徒可以如此回答批评者,“尽管我不能干净地解决迦南的问题,但是我可以信任神,因为祂已经证明自己愿意经受如此漫长、深刻的痛苦,为了向悖逆的人类提供和解与友谊。”

不管我们如何解释和回应旧约中出现的某些难解的问题,如果我们想要在有关神的心意和属性上得到更清楚的启示,我们都不应该单单停留在旧约上。 事实上,新约清楚地启示,通过基督的代赎,自我牺牲,用爱承受羞辱的行为,神也救赎了祂的敌人(罗马书5:10)。尽管惩罚迦南的神带给我们的形象与仁慈、富有同情心不相符,但是神也是光(约翰一书1:5)——祂同时是良善而严厉的神(罗马书11:22)。但是这个公义的神爱祂的敌人,而不仅仅是祂的朋友(马太5:43-48)。实际上,祂允许祂自己被祂的敌人钉在十字架上,为要保留救赎他们的盼望: “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路加 23:34)。

PAUL COPAN is professor and Pledger family chair of philosophy and ethics at Palm Beach Atlantic University in West Palm Beach, Florida. He is author and editor of a number of books, including When God Goes to Starbucks; True for You, But Not for Me; That’s Just Your Interpretation;Creation Out of Nothing; Is God a Moral Monster? Making Sense of the Old Testament God; and, The Paul Copan Apologetics Collection (6 Volumes). He is also president of the Evangelical Philosophical Society.

Notes

  1. Scripture quotations marked NASB are taken from the New American Standard Bible®, Copyright © 1960, 1962, 1963, 1968, 1971, 1972, 1973, 1975, 1977, 1995 by The Lockman Foundation. Used by permission (www.Lockman.org).
  2. See Paul Copan, “Yahweh Wars: Divinely Mandated Genocide or Corporate Capital Punishment?” Philosophia Christ n.s. 11/1 (2009): 73–90. Available online at http://www.epsociety.org/library/articles.asp?pid=63. (Accessed 1:19/2010.)
  3. Gordon J. Wenham, Exploring the Old Testament: A Guide to the Pentateuch (Downers Grove, Illinois: InterVarsity, 2003),137.
  4. Gordon McConville, “Joshua” in The Oxford Bible Commentary, ed. J. Barton and J. Muddima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159.
  5. David M. Howard, Jr., Joshua 5, New American Commentary (Nashville: Broadman and Holman, 1998), 39,40.
  6. Christopher C.J. Wright, Old Testament Ethics for the People of God (Downers Grove, Illinois: InterVarsity, 2004), 474–75; Iain Provan, V. Philips Long, Tremper Longman III, A Biblical History of Israel (Louisville: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2003), 149.
  7. Richard S. Hess, “The Jericho and Ai of the Book of Joshua,” in Critical Issues in Early Israelite History, eds. Richard S. Hess, Gerald A. Klingbeil, and Paul J. Ray, Jr. (Winona Lake, Indiana: Eisenbrauns, 2008), 39.
  8. On the exaggeration of numbers in the ancient Near East/Old Testament, see Daniel M. Fouts, “A Defense of the Hyperbolic Interpretation of Numbers in the Old Testament, “Journal of the Evangelical Theological Society 40/3 (1997): 377–87.
  9. Hess, “The Jericho and Ai of the Book of Joshua,” 46.
  10. Ibid., 35,42.
  11. Hess, personal correspondence (January 28, 2009).
  12. Hess, Joshua, 91,92. Note the laws of Eshnunna regarding the role of innkeepers (§15, §41). See D.J. Wiseman, “Rahab of Jericho,”Tyndale Bulletin 14 (1964): 8–11.
  13. Hess, Joshua, 91,92.
  14. Hess, Joshua, 142,143.
  15. Hess, “War in the Hebrew Bible: An Overview,” in War in the Bible and Terrorism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Richard S. Hess and Elmer A. Martens, eds. (Winona Lake, Indiana: Eisenbrauns, 2008), 29.
  16. Ibid.
  17. Ian Morris and Walter Scheidel,The Dynamics of Ancient Empires: State Power from Assyria to Byzantiu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62.
  18. Hess, “War,” 30.
  19. Jeffrey H. Tigay, Deuteronomy, Torah Commentary Series (Jerusalem: Jewish Publication Society, 2003), 470.
  20. John Goldingay, “City and Nation” from his forthcoming third volume, Old Testament Theology, vol. 3 (Downers Grove, Illinois: InterVarsity, 2009); also Hess, “War,” 30.
  21. Hess, “War,” 30.
  22. From Nicholas Wolterstorff, “Reading Joshua,” presented at My Ways Are Not Your Ways” conference, 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September 2009.
  23. Michael Card, “This Must Be the Lamb,” Legacy album, Benson Productions, 1983.

Further reading

Copan, Paul. Is God a Moral Monster? The New Atheists and the Strange World of Old Testament Ethics. Grand Rapids: Baker, forthcoming.

_______. 2009. “Yahweh Wars: Divinely-Mandated Genocide or Corporate Capital Punishment?” Philosophia Christn.s. 11/1: 73-90. Available online at http://www.epsociety.org/library/articles.asp?pid=63. (Accessed 1/19/2010.)

Hess, Richard S.1996. Joshua, Tyndale Old Testament Commentary 6. Downers Grove, Illinois: InterVarsity,.

Hess, Richard S. and Elmer A. Martens, eds. 2008. “War in the Hebrew Bible: An Overview,” in War in the Bible and Terrorism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Winona Lake, Indiana: Eisenbrauns.

Wright, Christopher. 2008.The God I Don’t Understand. Grand Rapids: Zonderv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