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慰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Lisa-looks-back一个朋友从微博上联系我。她说偶然翻了翻我的博客,觉得我有点受伤的感觉。其实,所有关系的失去,都会有受伤的感觉。不管是主动选择还是被动承受,不管是失去亲人还是失去工作,都有一个调整的过程。

**************************************

我说我是有点不太高兴,因为失去了某些珍爱的关系。她就安慰我说,没有失去呀,我们还在。然后又很公允地问,你说他们会感到受伤吗?她的意思是,我受到的某些伤害,是因为伤害我的人自觉被我伤害的后果而已。

为了安慰我,她继续说,我的选择让她得到了很大的帮助,让她看清了自己不能也不愿意成为一个“高大上”的基督徒,而且也不再因为自己“没有”成长而自我定罪了。

**************************************

前几天和谢老师聊天,被问了两个很震撼的问题。在他两年的反思以后,他问我,你们CIU是这样教导的吗?他是真的MS吗?

我有点无语,只能说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否;第二个问题按照我所了解的情况,答案是:是。

我想说我在CIU学习的3年半,是我整个事工方向和呼召上重新塑造的一点时间。现在,我和从前的教会的方式和观点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异。因为在CIU(或者任何一个好的神学院),我都可以接触到各种不同的教授,听到各种不同的观点。教授鼓励学生自己按照神的话语对各种问题进行思考,得出自己的结论。

我唯一遗憾的地方是当时隅于自己的教会传统,没有能以开放的心态多和教授交流,多参加各种研讨会,对某些指定的参考书没有带着开放的视角来阅读。现在,这些东西都成为要重新补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