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幼儿园的故事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David第一个月去上幼儿园,就赶上国庆节。幼儿园也组织大家唱红歌。于是一帮孩子们在台上,额头上点个红点,跑着调飙着海豚音,按照郭大侠拿着拖鞋给碧海吹箫曲打拍子的节奏唱了一回。

**********************************

然后我就想起好多年以前,我们一群成年人聚在一起,每个人拿个纸条写自己出于什么阶段。有人说高中,有人说小学,有人说初中。

最后,说自己处于高中阶段的人被评为“不谦卑”,因为“你若以为你知道什么,其实你比自以为知道的要少。”

于是传说有一种武功秘籍,分为5-6个层次。迄今为止,甚至没有人练到第4层。所以,没有人见过第5层的秘籍,大部分人都在第1或者第2层。我的朋友曾经到了3层之上,后来因为集体练功时他自己迟到了,功力马上从第3层降到第2层。

**********************************

我的另一个朋友Grace曾经问过,为什么我一直只有第1层功力,只能练第1层的功夫?我说不知道,因为我看她应该去读神学院的心理咨询专业(不是去看心理咨询)。

好吧,就算大家都只有幼儿园的程度,但是每周听全中国最好的讲道,还有高强度的培训,为什么还是一直在幼儿园呢?不是说属灵的进步不用时间,有的时候几天就可以在圣灵的带领下前进一大截吗?

**********************************

对不起,请不要对号入座。这是我最近的读书笔记。我读的书是Neil Cole的Organic Leadership。他说了一个故事,为了不侵犯版权,我用中文简单转述一下:

有一次我和一个资深牧师,一位神学院教授一起聊天,说到怎样评估学生是否有资格按立牧师的问题。牧师认为,每个候选人都必须经过一组资深牧师和神学院教授的考核,才可以颁发牧师执照。他认为教会需要更高水平的学术检查机制。

我认为教会应该根据候选人每天的日常生活所表现的品质来选择自己的领袖,而不是由一个完全不了解此人的委员会来确定。但是他并不认同这种观点,因为他觉得一般的教会成员们没有经过神学教育,无法正确地评价候选人。

我就问这位先生他在自己的教会担任牧师多长时间了。于是他骄傲地回答,“如今已经20年了。”

略一停顿,我继续说,“所以你已经花了20年的时间每周教导你的成员们(超过1000次讲道),但是他们的圣经知识还是不够分辨正确的教义?你的教导出了什么问题?”

于是出现了难堪的沉默……

我继续问,“如果20年不够,那么到底你认为多少年才足以让你的成员们区分好的或不好的教导?”

更多的沉默……

我继续问,“如果你的成员们20年受教以后还不能区分什么是好的教导,你认为这是好的讲道吗?这样就让你有资格评判别人是否可以教导吗?也许我们需要重新评估一下,到底真正好的教导是什么。”

然后,Neil Cole说,Christian leadership has kept believers in the dark, rather than enlightening them.

********************************

我读书基本在地铁上。有时候有了什么心得,顺手就记在微信朋友圈里了。最近发现了微信的好处,主要是讯飞输入法可以随便说话的好处。

那天我写的是,我每周和陶陶见面一次,散步一小时,5年之后他就上大学了。想象不出来五年的数百次讲道和查经之后,你还是幼儿园基督徒,还不能继承产业,还要被仆人辖管的原因。

我们那些信主5年以上还在婴儿期,但是身材已经和初中生一样的基督徒,看起来还是有点奇怪吧。

更分裂的是自己觉得已经长大了一点,但是得到的评价却还是一样,你们是幼儿园程度,请继续读幼儿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