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当Lisa的预产期是1月1日确定以后,我就开始为了她的生日祷告。

最好的时间是提前一点出生,因为这样Emma可以按照中国的习惯在家里休息一个月,到1月底开学的时候,孩子满月了,Emma去上课也没有问题。如果太晚出生,Emma身体恢复还需要时间。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邀请外公外婆来住一段时间,他们来之前如果Lisa诞生了,那么David又乏人照顾。所以,最好是在Emma的父母来了以后再生产。

这样,基本上确定需要圣诞节以后,元旦以前的时间了。我们给父母定了12月24日晚上到达的机票,因为那天是平安夜,就像中国的除夕一样,几乎没有美国人坐飞机,所以机票便宜一些,是我们唯一可以负担得起的价格。

于是,从夏天开始,我就告诉Emma,这个孩子最好在12月26日出生。我这样把祷告的内容告诉神。

****************************

到了最后一个月,Emma每周五都去体检。最后一次体检的时候,Emma和医生约定了12月27日最后一次体检,讨论如果过了预产期,什么时候到医院生产的问题。Emma想要自然生产,所以想等到在1月6号左右。

****************************

另一方面,12月24日很多航班都取消了,到纽约到夏洛特只有唯一个一个航班可以订,所以爸爸妈妈转机的时间只有不到两个小时。Emma很担心爸妈会误机,因为他们不懂英语,纽约机场又大,航站楼之间需要轨道交通。而且过海关和安检需要不少时间,所以她几次想叫我改航班。

我们最后一个月每天为了这件事情祷告,LifeGroup祷告会也把爸妈的平安到达作为重要的题目提出来。爸妈没有手机,所以我们也无法及时和他们联系,只有交给神照顾了。

****************************

24号早上,我登录美联航的网站开始短信跟踪航班信息。下午我们参加教会的圣诞礼拜之前,收到航空公司短信,国际航班会提前30分钟达到纽约。我们很高兴,因为这样转机时间就比较充裕了。礼拜结束以后,妈妈从纽约打来电话,信号不太好,但是几次通话以后知道他们已经顺利到达转机的登机口了。

晚上我开车去夏洛特机场接爸妈,才发现其实神的预备比我们想象的更完美。他们从上海登机的时候,神就预备了一个同机的乘客,跟他们同一个航班到纽约,同一个航班转机到夏洛特,而且座位就在他们前面一排。这位女士很客气地邀请父母一起通行,指导他们完成所有程序,借给他们电话和我们联系,一直到夏洛特机场取出行李,我看到他们为止。

************************

所以,25日凌晨,父母到了。第二天David起床适应了一下,就和外公外婆亲热地玩在一起。爸爸立刻成为David不想看到的人,我一接近他就用手推我出去,或者做再见,或者要跑开。

但是David却成天抱着他的吉他,要求外公吹笛子,看起来是想合作一曲笑傲江湖的样子。外公调时差睡着了,他就爬到外公床上装模做样地假寐,不过很快就无趣地下床在地上飞奔了。

****************************

这样过了1天,25日晚上Emma开始觉得有反应了,我们开始记录宫缩的时间。到了凌晨2点左右,5分钟1次有规律的宫缩开始了,所以早上4点过我们就到了医院。医生检查的结果是真要生了,所以马上开始登记各种表格,送血样到实验室检验。然后就换到产房,接上检查母子两人的心跳、血压、宫缩强度的传感器,让Emma躺在病床上了。

这次Emma要求用止痛剂。等到7点过,血样检验结果回来,一个麻醉师来给她做了脊椎注射。Emma要求要一个Doula,7点30分左右从First Baptist Church来了一个很友好的女士。

Emma和我都差不多一晚没睡,我们分别休息。Doula帮我们做各种照顾的工作,甚至给我拿了早点。我们就聊各种丈夫们在产房里见到血就晕过去(pass away)的故事消磨时间。我笑着说我是不会晕血的。

***************************

9点20左右,护士来检查说可以生了。Emma就问,现在可以push了吗?答案是hold on,因为医生还没有来。医生来了以后呢?答案是继续hold on,因为医生还有一只手套没有带好,她不想一只手接生。

这样,9点36分Lisa终于出来了。我拿着剪刀剪断脐带的时候,医生说,“now it’s official.”

***************************

下午我回家接了David和父母一起来看妹妹。David一脸迷惑状,指着妹妹说,“baby, baby”。他也不想念我们,要走的时候对着妈妈做一个再见,高高兴兴回去了。据说当晚和外公外婆一起睡,甚至爬到外婆怀里睡了一阵。

这就是神在恩典中垂听我们祷告的故事。

***************************

By the way, 我觉得Lisa和David生下来当天的样子几乎没有差别,所以常常叫错名字。

请分辨一下照片,谁是David,谁是Lisa。

IMG_0631 IMG_06372013-12-26 10.57.29 2013-12-26 10.58.02************************

Emma准备了各种粉红色的手套,帽子,花花草草打扮妹妹,这样看起来就象Daddy’s girl了。

2013-12-27 19.29.45 2013-12-27 19.30.44 2013-12-27 19.32.38 2013-12-27 20.48.01 2013-12-27 20.48.25

Tags:

2 thoughts on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