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3, 2013

学区房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晚上和建管95研的同学们一起吃饭。 大家都在建筑相关行业:建委,建行,房地产公司,房地产学院,全部都是人到中年的成功人士。自从晓江也结婚生子,大家的话题就完全转移到孩子身上。最近的中小学划片区入学,对所有的人都有不小的影响。 有一位同学放着大好的别墅不能住, 只能在某小区里守着,因为孩子要上附近的小学;另一个同学讲北京的某小楼盘,因为引进一个著名小学,房价就从1万涨到6万;大华和晓江就小区建小学的问题展开激烈交锋;我们又聊起交通大学的孩子们明年去二塘小学还是珊瑚小学的问题……然后我们就都笑了,再过几年该谈孙子的问题了。 ×××××××××××××××××××××××××× 陶陶没读幼儿园(试读一个月后退学),读了珊瑚小学,就近入学;读珊瑚中学,也是就近入学;读11中是神看顾,他刚好考上了保送的分数线。迄今为止,真没有花钱。 剩下的两个孩子,我大致决定要在家教育。去年夏天我在美国的教会有一次送成员们的孩子们去大学,每个孩子都介绍了毕业的高中,有好几个孩子也是在家教育毕业考上大学的。看了一下数据,2012年3.7%的美国孩子在家教育,有增长的趋势。 在家教育的好处是可以因材施教,Anna和Niels以前随着父母来中国10年,全部在家教育。学校上1天的课程,他们通常2个小时就完成了。然后两个人就可以好好的玩耍,或者阅读自己喜欢的书籍。 这件事情尚早,还可以等几年以后再说。

有好事者船载以入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6 分钟陶陶的QQ签名:南大的牌子,南航的饭,南师的姑娘,东南的汉,河海的流氓满街窜=。=结果我最后还是被扔进河海了吗。转职错误啊… 昨天得到消息,陶陶的档案去了河海大学。当浮一大白。 ×××××××××××××××××××××××××× 西康路1号,河海大学。前门出去是金陵女子师大(现在的南师)。7舍背后是清凉山,曾经有翻墙入内的小路。后门出去是扼守秦淮咽喉的石头城。从河海会堂出去,江苏路上就是省政府了。 26年以前,我以想给上海某人放纸船为由,选择了南京的河海。那时候先填志愿再参加高考,偶然性太大。我去了河海,我想着要去上海的人却没能成行。最后的结果看,我应该去重庆上游的城市,例如内江才能满足条件。不提。 我以不想学物理学为理由,选择了河海的水利技术经济专业。结果我学会了普通物理,理论力学,水力学,钢筋混凝土,弹性力学,电工学,高等数学,技术经济学,电网调配,概率论,basic,cobel, fortran,线性规划,最优化方法,普通会计学,管理学,西方经济学,弹吉他,写校园歌曲,写诗,打桥牌,下围棋,打三家,钓鱼,80分,担任体育课代表,系足球队守门员,成功补考6门次(其中大学英语两次,没过4级;有一学期4门挂掉)。4年以后没有学位证,回到重庆交通大学开始20年的教书育人,毁人不倦工作。 ×××××××××××××××××××××××××× 6月带着陶陶回南京去了一趟。看了几个学校。我希望他能去南京读书。能去河海也不错。美国的大学,如果父母是校友,孩子入学是有不少优惠的,有的时候能申请专门的奖学金(例如CIU)。那时候并不知道分数,我们从南大到河海都看了一遍。金陵神学院也去了,保安大叔骄傲地说,我们是神学院不允许参观。所以没有进去。 陶陶想读计算机专业,为了他的电子小说不用我帮忙编程序,倒不是想子承父业。我给他推荐的专业都是我的朋友们和同学们比较多的行业,计算机,土木工程和财务。以后我不在,朋友们照顾他就业应该问题不大。他自己选择了计算机。 我们重点考察了河海的计算机专业,我觉得很不错。三个一级学科博士点都有:计算机科学和应用;软件工程和信息技术;电子工程。“211”这样的学校足够了。 我们去了图书馆,1/5的学生在里面自习,学风相当好。 最有趣的是,这样一所非常好的学校,在重庆几乎没有人知道。去年的收分非常低,甚至比重庆交大还低。我对陶陶说,这样的分数去这样的学校,你就像捡到宝贝了。 考察其他条件,宿舍可能没有空调,教室有的没有空调。这是陶陶不满意的地方。 ×××××××××××××××××××××××× 从南京回来,我就鼓励陶陶去河海,但是不干涉他的决定。分数下来以后,他自己和妈妈商量的结果,还是填了重大和南京理工,第三志愿才是河海,作为最后没有落脚处的选择。 然后我们两人就开始祷告。我希望他去河海;他自己祷告的题目多半不一样。高考分数下来以后,陶陶有一天问我,为什么神不听我的祷告?我说,神听老爸的祷告。 ×××××××××××××××××××××××× 陶陶: 这次考砸了之后引发的一些思考。林博士赠言“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也就是说每一步不管走得怎么样都有神的旨意。 但列王记却有记载,神告诉所罗门“你愿我赏赐你什么,你可以求。”似乎神又可以将人真正所求的东西赐给他。于是我就在思考,神对一个人的指引究竟是如何? 神赐约瑟权位。赐大卫王位。赐所罗门智慧。赐约伯更多的财富。呼召保罗。等等事。对他们来说这都是最好的恩赐。但对我来说,除了智慧以外,都不具备意义。那么对于对自己想走的道路有一个明确思考的人,向神祈求保守,神依然会随自己的意去把他拉到另一条路吗? 爸爸: 儿子, 考完了就行了。上了一本40分也很好。学校的事情,你自己可以决定。重大,河海或者别的什么学校,都是你自己的选择了。有的时候这样更好,选择少一些,不是什么坏事情。… Read More »有好事者船载以入

经历过神迹吗?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D 10:36:56 Eddy,你生命中经历过神迹吗? ×××××××××××××××××××××××××××××××× Eddy  10:37:36 很难说。有的事情我觉得是神迹,但是说出来也许平淡无奇  我们每个人的得救都是神迹 没有神我们都不能得救 Eddy  10:42:56 我无法评论。神迹是个人的体验,所以既无法验证,也无法成为好的见证。 如果一个人因为神迹而信主,以后也会一直期待神迹。没有神迹发生,可能就没有信仰了。 我相信神的话语,这是实在的真理。这是我的信仰基础。 Eddy  10:45:45 我相信神迹会发生,因为神存在。但是这是个人体验。 不要试图用神迹来说服别人,你的见证不能成为别人的“眼见为实”。 ××××××××××××××××××××××××××××××××× 提前剧透,约翰福音2:1-12.上次说了要讲的。

婚前培训-Emma独家授权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Emma独家授权,关于婚前培训,她要补充两点: 1)我们结婚前没有做婚前培训。但是,做了婚前培训以后结婚的夫妻,更能得到神的祝福。 2)我们不是模范夫妻,不用学习我们的榜样。 3)我们做了婚后培训的,每周讨论一次,坚持了好几个月。 ×××××××××××××××××× Emma独家纠错: 上述三条都是第一点。 她的第二点是:培训内容应用到自己身上,不要应用到对方身上。

高级黑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xx书生,你的张老师在xx医院病危,想见你最后一面。请有群的都随手一转。动动手指就能助人,这样愚蠢的事不做可惜。电话xxxxxxxxxxxxx。 ××××××××××××××××××××× 因为某一篇博客,和过去的学生,现在的桥梁检测博士随口聊了几句。突然想起上述信息也是群里流传最广的类型,就是没有人愿意打电话去查证,然后证实这不过是谣言。所以我就以这样的形式给我最杰出的学生(之一;其他人也是)留言如上。 清晨接到电话,他问我“张老师,你住院了呀。”我说暂时还没有。他很担心的说“谁给我留言这样,真的以为你生病住院了。如果不是在广西出差,我已经马上回来看你了。” 我很感动,有点不知所措了 。只好说,我们不是正好在讨论关于《转》的问题,所以想起来这一条是大家常常转的信息,就如此这般参与讨论了。估计另一位张博士正在某桥顶上吹风,所以他说,“没有料到你用这种方式来讨论。”其实以前上课的时候,我们偶尔也用这种方式讨论问题。 ××××××××××××××××××××× 昨天来了另外一个学生。如果大家记得群里的Philip, 那么她是Philip的同班同学。 闲聊的时候,她说可以给公司老板说说,请我去讲座。 我的回答来自一个数学家的自传。这位数学家是冯诺依曼的同事,和陈省身也熟。他的经典函数论教材,我老爸曾经收藏过一本。很多年以前,我读了这本《我想做数学家》,有两个事情给我很深的印象。 1. 关于如何判断好的大学:3流大学缺少博士,所以对老师的尊称是“博士”;2流大学评教授很难,所以对老师的尊称是“教授”;1流大学,对老师的称呼和对一般工人的称呼一样,“先生”。 2. 如何避免过劳死:很多人请他去讲座,或者请他写书评,或者审稿。如何避免人情下的过劳死?他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开一张发票过去,说我的工作每小时收费若干。 我有一个朋友,他长期被别的人麻烦,邀请去家里给人安装计算机系统,或者维修硬件。因为邀请的人都是朋友,所以他也不收费。他比我大两岁,但是现在看起来像55岁的样子。因为长期免费人情,自己的事情只有深夜加班不睡觉才能做了。 所以我从10年前就制定了原则,称为“有价无市”原则。那时我就告诉每一个想请我去帮忙修计算机,开发网站,做数学模型,技术咨询,写项目计划,作讲座的人,我的收费比较高,500元/小时。(海归以后,涨价了,1500)。 从来没有人付给我钱做以上的事情,所以我有了大把的时间可以自己在家里看书,翻译,准备讲道,做婚前培训,和朋友一起吃饺子。 这就是我从一位非著名数学家的自传中学到的功课: 通过给自己的时间定价,节约了时间,增加了收入(Jason和Water这两位金融界的朋友会指出,正确的说法是增加了自己的机会报酬,或者机会成本,或者自我效用)。

宽容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最近读DA卡森的《宽容的不宽容》一书。 如果读书的时候有这样的感受,这位作者就是我所欣赏的:我发现我和他有同样的认识,不过他比我说的清楚多了。于是,在作者那里我更确定自己的看法。 卡森指出,有两种不同的宽容。老的宽容是:我有自己明确的立场,而且我愿意捍卫我的立场。但是我尽管不愉快,尽管认为你的立场不对,尽管觉得不同的立场可能带来麻烦,但是我容忍不同的立场,坚定地采用理性说服的方式而不采用暴力的方式来克服。不过,这样的宽容并不表示我认可不同的信仰。卡森认为,唯有自己有明确坚定的信仰,才能成为一个宽容的人(在旧的宽容意义上)。这就是我常常对我的学生们说,我想他们要站在地上,不要飘在空中,一定要有立场,哪怕这个立场不一定对也要坚持的原因。另一方面,我们全部应该向真理敞开,随时准备为了真理而放弃错误的立场。这样我们才有探讨的余地。 新的宽容的意义略微不同:没有立场是对的,所以不能指责任何立场。如果宣称自己的立场是对的而别人的是错误的,那么就在新的宽容意义之下成为一个不宽容的人。而不宽容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是唯一要受到严厉指摘的罪恶行径。所以我不能说任何政治不正确的话,例如同性恋不对,或者通奸不对,或者婚前同居不好。甚至我不能说种族灭绝行径是错误的,因为那也是一种立场。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不是一个宽容的人,因为我居然相信有唯一的真理存在,而且我到处邀请人来和我讨论,希望他们或者可以接受我确信的真理(或者发现我坚持的不是真理)。 ××××××××××××××××××××××××××××××××× 道德相对主义的意思是以下4种信仰之一: 1. 不存在一种外在的,或客观的真理; 2. 可能存在这样的真理,但我们却无法确定是否存在; 3. 的确存在真理,但是我们永远无法认识什么是真理; 4. 存在真理,我们也知道真理,但是我们就是不在乎。 卡森引用Piper的观点,指出第四种相对主义是最坏的,“实用主义的相对主义”。意思是我们认同真理,但是我们坚持按照我们自己的意思去做,就仿佛真理不存在一样。(我们明知道有神,但是我们行事为人就像神不存在那样。) ××××××××××××××××××××××××××××××××× 旧的宽容。这就是礼拜结束以后,1个小时以后,两个小时以后,我和我非常喜爱的朋友谈话时所采用的态度。我说我发现了一件珍宝,他说无法确定价值。我需要祷告和宽容。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我见过转的最多,最愚蠢的内容,是说某某病毒无法清除,其目标是摧毁个人电脑。FBI,或者中央电视台,或者维基解密已经确认。每次内容一样,病毒的名字不一样。如果你打开一个标题为“XXX”的文件,啪的一声,你的电脑或者手机就爆炸了。 有点常识就知道,这种东西绝不可能发生。考虑到我认识的朋友全部受过高等教育,给一个计算机博士转这种内容似乎没什么道理。我每次都耐心回信说,绝不可能,请不要再转。过一段时间,又收到这种东西。 微信上,有几个认识的人每天不断转各种东西:心脏搭桥大夫要失业了,因为发现某种绝密配方;经营好你的中年人生;教育之33条;百岁箴言(伪托杨绛);好运哪里来;男人35岁之后的生活;当扛不住的时候就读一遍;管理经典定理,效应及评论(这个是我认识的一个博士转的);西点军校的二十二条军规(据说读了以后,人生马上改变);男人长寿的6种好习惯(不要得肝炎,肺癌……);销售总监下地狱;饭后一乐;马上转,以后用的着(例如做饼子,做饭,开车,修车,制造核弹)。 这些东西都很粗俗,浪费时间。而且各种伪托名人写的,水平就像小学没毕业。什么爱因斯坦,乔布斯,马云,里根布什之类,没有一个是真的。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block这些朋友,把他们拉入黑名单,他们会怎么想。这几位经常转的,一个是有钱的公司老板,一个是著名音乐家(至少自称),一个是重大的博士(陶陶,你确定要读重大?)。如果明天有人再转这样的东西,我真考虑block了。这与友谊无关,与个人品位有关。Sorry。

二手车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我的朋友Allen,开着一辆91年的Toyota。那辆车老的连安全带都是两节,不是现在这样一体的。但是他开得很开心,说油耗比大多数车还低30%。我自己开着一辆98年的Nissan,各种愉快的体验中。看到国内这样多的新车,我真的有点不习惯。所以,继续买2手车。 这次的车是07年的,但是很好的车。上午,Grace陪着我去了二手车市场。约定的时间是10点半,但是我想她一定会早到,所以10点钟就到了,果然Grace已经到了20分钟。然后我们去卖家的店里等待了两个小时。据说是办理保险手续还没有回来。 等待的时候,Grace玩手机,我看DA卡森的《宽容的不宽容》。看得毛骨悚然,果然很深刻。看完以后再说吧。先提及一点,这套丛书的总策划是彭强,他的眼光不错。 11点半,老板来了。我们开始交易。银行取不出那么多钱,所以只能用手机银行。Grace一起来的作用很明显,她用她的手机做了一个热点,我就可以用wifi上网了。这样速度明显快些。交易完了以后,我们就去找Kiky和大瓜吃饭。然后,陪着Kiky去看房子。南岸轻轨沿线真没有什么合适的,性价比高的房子。七季城还稍微靠谱一些,不过需要高层才行。下面是4S店和加气站,还有万州小面。环境还有点乱,不能轻易做出决定。 然后我们沿着轻轨一直到了岔路口,唯一有点希望的房子居然不卖,因为是拆迁换房。只好作罢。 大瓜在车上睡着了。回到7公里的时候,他重得像石头一样。Kiky带着他下车回家,我们继续去海关。我第一次上了两路口环道到观音桥,车很多,但是问题不大。中途临时改变计划去了洋河路,找了一家汽车美容店,开始按照计划安装导航和各种东西。小妹很老实,先报了价,然后要求我去隔壁问问行情。我说你直接报最低价吧,我就不去问了。她就计算了半天,回来减了600元。然后我们就接受了,将车扔下,去找Judy拿业主卡。然后去北城天街,约了Water一起吃饭,喝咖啡。在星巴克坐到8点,美容店说车准备好了。 回去检查,安装DVD测试的时候用电池太多,没电了,打不燃火。大家一阵忙乱的处理,还好没什么大问题。时间耽搁了不少。我们于是送Grace回家,在她家附近的咖啡馆小坐了一会儿。然后早早就回家了。 ×××××××××××××××××××××××××××××××××× 这周可以送盼盼和其他弟兄姊妹去沙坪坝方向了。不过,Water需要快点通过驾照考试,越早越好。 ×××××××××××××××××××××××××××××××××× 我拿了Jason的吉他回来,明天开始练习。星期天我们也许用吉他伴奏一次或者数首歌。 星期六和Jimmy,Jack,ZD再次见面,这次邀请来我家做客。这次的谈话应该不一样吧。 时间不多了,还有很多朋友想见面。中学同学和研究生同学是一定要安排的。别的还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