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ebruary 12, 2012

朋友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6 分钟Luke 11:6 因为我有一个朋友行路,来到我这里,我没有甚么给他摆上。 / 我们的第一个美国朋友是Loui Pappas(中国和韩国朋友暂且不算进去 ^~^,不然他们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刚到的时候,什么家具也没有,所以不能搬家。Amy给了我一些ministry的地址,还有一些旧家具商店的地址。她说那些ministry可能会有旧家具给宣教士和学生。 我就试着给两个ministry发了邮件。他们都很好的帮助了我们。其中一个机构叫做crossover,就在学校外面。Emma第一次受到邀请去参加那里每个星期一的女人团契,她去了以后问我,是不是继续去呢?我建议她继续去,因为她现在又不旁听我的课,什么事情都不做,所以应该要参加一个团契的聚会。 那个团契对Emma的帮助非常大,参加的人都是宣教士的妻子或者自己是宣教士,从国外回来的,或者马上要出去宣教的。大部分都自称我们的孩子的Grandma。在那里Emma可以学习别的女人宣教士的宝贵经验。她们也很帮助emma,Rhonda给Emma介绍了产科医生,安排她去了医院,联系和解决保险的事情。Crossover是专门做回国的宣教士和宣教士的孩子回到美国来以后的教育问题服侍的,是为了解决宣教士的后顾之忧和文化断裂而设置的服侍机构。我们在美国就算是跨文化的回国宣教士吗?也许吧。不过比较她们而言,我们差距很大,要学习的太多。 给我帮助的是IFM,国际友谊事工international friendship ministry.我给他们去信的第二天,他们就回信了,说有一些旧家具,但是需要时间准备一下。以后就是Loui Pappas给我联系,第三天就将他自己家里的沙发和梳妆台送来给我们,他和妻子Kathy都来了。以后他们又将儿子家里的婴儿床送给我们,还有很多衣服和毛巾。我们家里的家具有一半都是Luoi家里的,或者他的儿女家里的。 ×××××××××××× Loui和Kathy都是CIU毕业的,Loui毕业的那年是1970年,我刚刚出生。他们常常来照顾我们,陪着我们去办事情,有的时候请我们吃饭,一边聊天。Loui和Kathy是在CIU的食堂认识的,那时候都在读大学。据说CIU当年之严格,今日难以相提并论。那时候女生不能穿裤子,只能穿裙子;男生必须长裤才能出门;男女生谈恋爱牵手都不准,这是入学的时候每个人要签的合同上写明的。所以,他们每天盼望下雨,这样就可以打一把伞,悄悄的牵手了。 后来,他们毕业了,结婚了。一共生了6个孩子,前后的是女孩,中间四个男孩。他们的家今天我去了,一面墙上挂着家里的6位新娘的照片,四个女儿,两个媳妇,另一面墙上是9个孙子的照片,儿子们的照片第三面墙,他们的照片放在书架上。 ××××××××××××× 前一天他们请我和Emma吃了地道的美国南方菜,我们很高兴的聊天。我觉得Kathy把Emma当作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什么好的都给Emma拿来。Emma正好和他们的小女儿同岁。 听Loui说过去CIU的故事,真的有趣。原来,他和我现在的导师Igou Hodges是同班同学,呵呵,这样的事情也有。 ×××××××××××××××× 他们的服侍非常细致。Loui经常为了我的事情,从早晨到晚上陪着我。我一点都不知道他们家里开我们家有多远,上周末我们愿意去他们的教会礼拜,他们早晨就开车来接我们。中午又送我们回家。… Read More »朋友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