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ebruary 2012

名字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他给孩子取名叫信卫,意思是说,这个孩子的信仰在全能神的手中,永远不会动摇。 / 孩子的英文名字叫David,middle name是”Edison”, 就是emma容易发音成为deviled的名字。我们在家里练习了很久,总算美国人能够听懂了。 另外有一次,emma同学在送朋友韩国泡菜的时候,把白菜(cabbage)说成了垃圾(garbage), 吓坏了我们的朋友,以为我们很穷,天天捡垃圾吃呢。 这个孩子很顽皮,所以我们看不见他的脸,emma在分析他究竟是左撇子还是右撇子,因为我是左撇子,但是被纠正为部分的右撇子了(除了保留扔手榴弹用左手,其他全部有右手)。据说被纠正的左撇子是最聪明的,因为被强迫开发了另一半的大脑。

WIC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6 分钟2Cor 8:12 因为人若有愿做的心,必蒙悦纳,乃是照他所有的,并不是照他所无的。 / 两周前的周五,我陪着Emma去考托福。我们去的大楼叫做congree,是流经哥伦比亚的一条河的名字。那天非常寒冷,我们刚刚在周三买了车,我还不是太会开车。Emma进去考试之后,我就不能动弹了,只好坐在车上听广播。还有就是读经,祷告和睡觉。 但是天气真的非常好,一切都显得很明快清亮。 Emma一共考了近4个小时才出来,问她考得怎么样,她说一般。因为在她的强项阅读和听力上,比平时要差一些。但是,(但是,嗯,但是),口语和写作她的感觉要好一些。我就想起Joshua弟兄说,在美国的口语和写作评分要难一些,估计分数也高不到哪里去。 Emma说,她穿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但是考场很热,又不让她脱衣服,所以分心了。后来呢,她又需要去洗手间,所以很不自在。那个时候Emma怀孕8个多月,孩子已经很大了,占据了大量的空间,所以emma要少吃多餐,还有常常需要使用洗手间。不过考试不为了她改变,只能自己克服了。 我们就取笑说,如果考不过,继续交钱吧。我们这里的中国学生是有考托福的传统的,朴弟兄考了8次,郭弟兄考了7次;朴弟兄最后一次是老师说不要复习了,祷告吧,如果神的旨意如此,你一定可以过的,所以他考了80分;郭弟兄是第7次考试的时候,对Congree河已经绝望,他去了亚特兰大参加考试,他考了82分,1月底才拿到成绩。 没有办法,只有祷告一条路。我就是这样祷告的,神看顾我的emma,我们不要多的分数,79分就够了。这次不过,孩子生下来太麻烦了,考试更加困难。所以一定看顾emma,可以通过。我告诉神,emma需要79分。这是祷告的要点,一定要明确地给神说出自己的需要,越明确越好。 我们知道,很多弟兄姊妹为了emma都祷告了,连我们的父母也为了这个每天祷告。emma就天天上网刷成绩,恰如当初在国内天天上网刷报名座位一样。周一是美国的总统日,华盛顿将军的生日,照例放假一天。所以周一就没有出来成绩。周二也没有成绩出来。这事只好放在一边。 我们就开始办别的事情。我基本上没有时间了,这一周要交的作业太多,非常紧张。所以我让emma自己做一些事情,例如找一个朋友翻译一下交管局的文件,她好安排考驾照和拿车牌。还有就是申请WIC。WIC的意思是woman,infant,child,是专门给低收入的家庭的孕妇和孩子提供免费食物的计划。我们要申请,需要收入证明。这个比较简单,去了学生中心开出了介绍信,说明我们都是学生,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另外需要的是住址和怀孕证明。住址有租房合同为证。怀孕证明就不知道怎么做了,周一去医院体检的时候居然忘记了。 emma上午打电话去问,一定要她的医生签字的证明才行。我只好给医院打了电话,请他们给我们开一个证明出来。但是WIC的预约时间是下午两点,医院开门的时间也是下午两点,估计是等不及了。所以我们准备中午直接去医院。我说emma我们祷告一下一切都顺利。但是临时朴弟兄要给我们一些婴儿的东西,在停车场的时候,Emma想起来说我要去查询一下托福成绩,她就拿着笔记本走了。过了一会儿,她笑眯眯的回来,说成绩出来了,刚好79分。 Test Test Date Reading Listening Speaking Writing Total TELXML Sat… Read More »WIC

网站故障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前几天出现500 内部错误,我发邮件去问bluehost。他们说不知道,这个问题很复杂,有很多原因。 来往了一阵,还是卷起袖子自己调试程序。用了几个小时时间,找到了问题:缓存模块出问题了。可能是兼容性问题。但是那个文件有数千行源代码,实在没有耐心一行行看了。 所以换了一个缓存模块,我觉得速度比以前快,但是water说不一定。也许是因为我肉身翻墙的缘故,在这里要快一些吧。说不准。 ×××××××××××××× 上周花了很多时间研究银行的问题,如何可以获得现金。研究了信用卡取款,国际汇款,西联汇款等等各种招数,做了一大堆不成功的实验(幸好不成功,不然浪费很多钱)。 后来,总算得到了最好的结果,可以通过国内的人民币账户直接cashback现金,然后再存入美国的美元账户中。 不过我们的账户支持不了太久的,应该很快就空了。这周开始寻找工作。 ×××××××××××××××××××× 昨天在家里,第一次邀请朋友们来吃饭。墙上的镜子里是我。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0 分钟10 ​​​​​​​​Go through, go through the gates; ​​​​​​​prepare the way for the people; ​​​​​​​build up, build up the highway; ​​​​​​​clear it of stones;… Read More »

朋友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6 分钟Luke 11:6 因为我有一个朋友行路,来到我这里,我没有甚么给他摆上。 / 我们的第一个美国朋友是Loui Pappas(中国和韩国朋友暂且不算进去 ^~^,不然他们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刚到的时候,什么家具也没有,所以不能搬家。Amy给了我一些ministry的地址,还有一些旧家具商店的地址。她说那些ministry可能会有旧家具给宣教士和学生。 我就试着给两个ministry发了邮件。他们都很好的帮助了我们。其中一个机构叫做crossover,就在学校外面。Emma第一次受到邀请去参加那里每个星期一的女人团契,她去了以后问我,是不是继续去呢?我建议她继续去,因为她现在又不旁听我的课,什么事情都不做,所以应该要参加一个团契的聚会。 那个团契对Emma的帮助非常大,参加的人都是宣教士的妻子或者自己是宣教士,从国外回来的,或者马上要出去宣教的。大部分都自称我们的孩子的Grandma。在那里Emma可以学习别的女人宣教士的宝贵经验。她们也很帮助emma,Rhonda给Emma介绍了产科医生,安排她去了医院,联系和解决保险的事情。Crossover是专门做回国的宣教士和宣教士的孩子回到美国来以后的教育问题服侍的,是为了解决宣教士的后顾之忧和文化断裂而设置的服侍机构。我们在美国就算是跨文化的回国宣教士吗?也许吧。不过比较她们而言,我们差距很大,要学习的太多。 给我帮助的是IFM,国际友谊事工international friendship ministry.我给他们去信的第二天,他们就回信了,说有一些旧家具,但是需要时间准备一下。以后就是Loui Pappas给我联系,第三天就将他自己家里的沙发和梳妆台送来给我们,他和妻子Kathy都来了。以后他们又将儿子家里的婴儿床送给我们,还有很多衣服和毛巾。我们家里的家具有一半都是Luoi家里的,或者他的儿女家里的。 ×××××××××××× Loui和Kathy都是CIU毕业的,Loui毕业的那年是1970年,我刚刚出生。他们常常来照顾我们,陪着我们去办事情,有的时候请我们吃饭,一边聊天。Loui和Kathy是在CIU的食堂认识的,那时候都在读大学。据说CIU当年之严格,今日难以相提并论。那时候女生不能穿裤子,只能穿裙子;男生必须长裤才能出门;男女生谈恋爱牵手都不准,这是入学的时候每个人要签的合同上写明的。所以,他们每天盼望下雨,这样就可以打一把伞,悄悄的牵手了。 后来,他们毕业了,结婚了。一共生了6个孩子,前后的是女孩,中间四个男孩。他们的家今天我去了,一面墙上挂着家里的6位新娘的照片,四个女儿,两个媳妇,另一面墙上是9个孙子的照片,儿子们的照片第三面墙,他们的照片放在书架上。 ××××××××××××× 前一天他们请我和Emma吃了地道的美国南方菜,我们很高兴的聊天。我觉得Kathy把Emma当作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什么好的都给Emma拿来。Emma正好和他们的小女儿同岁。 听Loui说过去CIU的故事,真的有趣。原来,他和我现在的导师Igou Hodges是同班同学,呵呵,这样的事情也有。 ×××××××××××××××× 他们的服侍非常细致。Loui经常为了我的事情,从早晨到晚上陪着我。我一点都不知道他们家里开我们家有多远,上周末我们愿意去他们的教会礼拜,他们早晨就开车来接我们。中午又送我们回家。… Read More »朋友

国际大道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8 在那里必有一条大道,称为圣路。污秽人不得经过,必专为赎民行走;行路的人虽愚昧,也不至失迷。 / 早上去主日礼拜之前,Emma在CIU著名的国际大道前的著名的水池前等待一个朋友来载我们去教会。 另一张是我们屋后祷告塔前面的湖。树林后面就是国际大道。 今天早上,校园里只有鸟儿和松鼠。Emma说,松鼠比人多。Emma的妈妈很担心这个,她问Emma,松鼠会咬人吗?我妈妈问,为什么要为了你的厨艺祷告?难道你会做饭吗?请看我做的比萨饼…… 一般不会?松鼠只吃松果吧?这里有很多松果? Emma现在有点沉重了,爬坡比较困难。我们明天又去医院检查。请大家为了Emma和孩子祷告一下。  

孩子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12 能听的耳,能看的眼,都是耶和华所造的。 / 今天emma去体检。我要上课,没有能一起去。不过我很兴奋,早上5点就醒了。不到六点,我已经祷告完了,开始做作业。 到了教室,收到老师的来信,说今天不要上课了,去陪emma体检更重要。但是美国政府最近很卑劣(引用我的新约教授Dr.Larkin的评论),他们居然要求教授们每堂课都点名。据说原因是很多学生拿着政府的上学补助,却逃课去上班了。Dr.Larkin很不高兴地批评了这种制度。不过奥巴马下台了,据说最可能上台的是一个摩门教徒。这是我的神学教授Dr.Dixon愿意讨论的话题了——候选人的神学观点。点名册上,我的lastName排在students List的last line上。如果陶陶来了,他的名字是ZZT,几乎可以是全校最后一个了。 ××××××××××× 别的不说,我没有逃课。Emma由我们的朋友Rhonda陪伴去体检了。体检的医生叫做Dr.Lyman,非常好的医生,为孩子接生之前他会为了孩子祷告。 体检的结果,Emma和孩子都一切正常。这里可以随意看性别,所以我们知道了神给我们的是一个男孩。有点失望吗?各位送给我们女孩子衣服的朋友们。我赶紧给老师发邮件,要求重新命名。 关于命名,上周去一个教会,遇见那里的牧师和朋友们。他们也问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我们说不知道。他们就问名字取了吗?我们说让牧师取名字。于是大家就问,这个是中国人的风俗吗?我们说这是我们的老师的个人爱好。例如,漪漪公司这样,连Eric都说是好像两只猫开的公司。 Loui问牧师,你愿意给成员们的孩子取名字吗?那个牧师就叹气,说我可不想承担这样的责任。 ×××××××××××××××× Emma很高兴,她也可以看到孩子的样子。结果是头朝下的,但是这个孩子不是太高兴,所以一直用手捂着脸。护士想要拍他的脸,所以用手去触摸他,说“让我们看看你的脸吧!”。但是这个孩子却更加紧紧地捂住脸了。所以我们不知道孩子长得像谁。 ×××××××××××××××× 我今天的感谢祷告题目是,神的恩典够我们用。 Emma要去体检了,所以我们一直在联系保险公司,想要确认到底是否覆盖她的怀孕和生产费用。那个保险公司的人名叫Jason(如有重复,纯属巧合),我给他去了邮件。但是他居然一个星期都没有回答我。眼看体检的时间就到了,所以我们去找了business办公室的Mary奶奶。mary说,jason非常负责,从来没有一个星期不回信的。也许他出去了?所以奶奶亲自发邮件去催。Jason就回答说,等待办公室的同事们回答他。 后来他回答,需要证明国籍。但是语焉不详。我就进一步确认,到底需要什么材料?他说护照的扫描件。我们就去机房扫描。哎呀,结果我的帐户居然登录不了学校的系统。这是6个月前我第一次设置账户的时候犯下的错误吧,原谅我以前曾经是一个计算机博士(: 后来,前台的美眉给我们一个临时帐号上去了,扫描以后给了Jason。整个过程是昨天晚上才做完的。 ××××××××××××××××× 所以,今天的体检完全免费。而且医生要求我们一周去一次体检。都完全免费?应该不会这么好吧。但是不管怎样,神的恩典是最好的,我们越来越看到神的丰富的预备。 Emma最近一直做TOEFL的题目,还没有到79分。请大家为了这个可怜的英语专业的高材生(全班只有她和寥寥数人拿到了学位证)所受到的长期的中国式的教育的恶的劣的后果能够被修正而祷告吧。也谢谢大家长期为了我们的孩子和Emma的医疗费祷告。神听见了,神回答了,神全部安排了最好的给我们。谢谢!  

食物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command these stones to become loaves of bread. / 临走的时候,我们开始打包。妈妈问我们是否要带点被子到美国去(因为她知道那里是旷野?)我们都笑了,说也许还要带着帐篷才行。可惜我们的箱子不够大。其实到了最后,我们还是多交了450元的运费,才把多余的行李送到哥伦比亚。 不过我们忘记带筷子了。美国买不到中国那样便宜的筷子,在唯一销售这个东西的中国超市,筷子一双是2美元或者更高?我们就不买筷子,然后每天用刀叉勺子吃饭。其实我可以什么都不用,因为我吃的最多的是三明治。 后来有很多朋友送给我们盘子,杯子,各种锅。我们自己也买了一个组合的锅,有13种(连锅盖一起算的),所以Emma每顿都用不同的锅做饭。但是据说亚洲人不适应消化乳制品,所以我们每天都消化不良。 ×××××××× 卡罗莱纳的天空非常蓝,Kathy说这叫做Carolina blue, 别的地方也看不到。 Emma的Toefl考试在2月11号,请大家为了她祷告。她的分数应该在75-85之间,但是她需要79分。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