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December 2011

银杏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体检-2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6 分钟你们必欢欢喜喜而出来,平平安安蒙引导。 / 早上去体检,开始了一天坐车不顺的序幕。在工业园区上了一个去红旗河沟的车,然后发现是877,走的长安福特到鸳鸯,然后再怎么走就不知道了。车行缓慢,如同牛车。到了一站,似乎是园博园,我就当机立断从最后的座位上挤出来,下了车。到轻轨站,远远看见车开来,10点钟到了观音桥。坐一个车去松树桥,然后走路。 我有点不放心的时候,就开始打电话,开始了一天浪费电话费的序幕。toni接电话,我问问体检中心在哪里,他说在松树桥,对面是一个什么酒店。话音刚落,我就看到了那个建筑物,就在前面30米开外。谢谢toni,然后去咨询如何体检。 要求先领表,我就去领表,但是发现没有照片。要知道,emma专门叮嘱我,一定要先体检再拍照片,因为时间紧张,11:30就截止了。我就给emma电话抱怨一句,结果emma在睡觉中。然后问了护士站,说出门左拐航天职大天桥之下有一个相馆可以照,但是赶快,不然来不及了。 去了那家相馆,果然很小,一个人,没有布景,没有暗室,没有反光板,没有摄影灯。当那位老兄拿出相机,我绝望的发现居然没有三脚架。他带着我去一个角落,开始照相。角落里原来有一个脚架。照完之后,他PS的速度倒是很快,我马上像一个使用了10多年玉兰油的玉面小生。 拿着去了医院,一大群从某生产队1-12大队出来要到海外务工的农民工弟兄们在大厅中,各种排队填表贴相片聊天询问你是哪个大队的,以及护士姐姐厉声呵斥说黄本子拿出来,你去过沙特吗,去过非洲吗,还有一本黄的拿出来……以及带队的工头不断和实验室的医生套近乎恨不得今天就请医生一起吃饭。领了一张表去填写,边上是一个要去新加坡待1年的姑娘。我们的经验比较其他人是差多了,别人都是长期出国的。 然后去注册,注册点的医生要求找边上一位医生给看看学校的表格有什么特别的要求。看表的医生很客气,说需要做一个PPD,但是要在肺科医院做。别的就没什么了。所以去缴费315元,开始在各个地方跑来跑去。抽血,b超,x-ray,心电图,五官科,内外科,每样都是一周前交通大学安排的年度体检上仔细检查过的。 内外科是排队最长的,那些要外出务工的人们很辛苦地排着队,缓慢的前进中。我也排在最后,前面一个要出门的男人,被女人不停的数落着,叫你昨晚不要喝酒,就是不听话。看嘛,血压高了,怎么办。快点休息一下,再去测量一次。 另有一位长得比较宽大的,在我们前面,但是医生一见他就说,怎么又是你,你都测了几次了,这样是过不了的。你在凳子上躺一会儿吧,睡10分钟再来。我觉得他也是血压超标,待得我自己检查就证实了这个推测。 因为里面其实就检查两项,内科诊断和听诊,以及量血压。医生大约很好心,对于这些工人们没有完全拒之门外,而是不断的为他们检查,一遍一遍的。工头请客吃饭的投资似乎有了回报。 于是就检查完了,交了表,去了两路口和朋友jack吃饭,聊天。出了点小太阳,天气很宜人。两路口大循环的车流不断排出各种噪声和废气,还有传说中2.5的ppt。我们聊了一下圣诞节,以及以前认识的朋友们,交换了八卦情报之后,就各自走了。jack是个dreamer,很多梦想。 给sunsea电话,请他带来公司营业执照复印件,盖鲜章,以后可以向签证官出示,证明我其实有公司支持我的学费。然后我就胡乱准备去肺科医院。 目的地是观音桥,我看见一个车终点站在金源,就上去了。结果过了华唐路,转去分流道了。奇怪,仔细一看是金源广场,在北滨路上。所以就冷静地在东方家园下车,给emma电话,询问地点。都怪上周给学生们讲如何翻墙,把流量都用完了,而且还被google警告一把,说发现我的email在中国登录了。 打完电话,想起来车站站牌下有一幅重庆地图,于是出查看肺科医院。看来看去,居然就在我下车的地点,我有印象了,乐乐就住在附近,我们曾经去过。 给emma说不用找了,我就去做卡介苗测试。挂号,缴费拿药,打了一针皮试,就结束了。结果要72小时后才能看到。 emma的电话说预约签证也做好了,我买了12分钟,她居然用了11:10有余,才预约成功。呵呵,果然计算精确呀。我们预约的时间是12月30日早上7:30,因为避开圣诞节走不开的日子。 然后继续坐错车下错站,到了大兴村,又坐了回来。今天坐车永远不对呀。最后对了的是619,因为疲倦就睡着了。如果不是一个3-4岁的小朋友在边上笑,我过了海联学院还醒不过来。 emma总结说,你们必欢欢喜喜而出来,平平安安蒙引导。阿门!

未知与已知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7 分钟41 有许多人来到他那里。他们说:约翰一件神蹟没有行过,但约翰指着这人所说的一切话都是真的。 42 在那里,信耶稣的人就多了。 / 主日的敬拜告一段落,这是今天讲道的结论。 一直想把这段时间的事情总结一下,但是居然一直没有时间,还有很多事情拖着没有做呢。晚上我的一位学生在QQ上说,张老师,看了你的blog,觉得你应该很快要走了吧。我就请他为了我去签证的事情祷告。正确的说法,如果签证没有问题,那么很快就走了。 ××××××××××××××× 从2007年信主开始,服侍教会差不多5年了。这是应该休息一下,重新充电装备自己的时间。本来计划明年9月去读书的,各种预备也是按照这个时间表在进行。例如安排的学车时间,工作存学费的时间,培养和寻找同工的时间,教学的计划,做研究基地的计划,项目申报的计划,都是按照这个时间表进行的。 美国的大学教授,5年也有1年的学术假期了。我在交通大学工作20年,差不多有4年的学术假期没有用吧。 但是神的计划总是超过我的计划,5年的时间,原本是我计划中开始进入服侍的起点时间,但是现在已经完整的做了5年了。保罗不是说,初信者不可做监督和执事吗?现在居然是first  term毕业的时间,要开始学习后开始second term 的时间了。 所以,我们提前了8个月开始申请学校,我的一切计划全部归于虚空的虚空。 9月底,我先祷告了很长时间,然后才下了决心开始办所有的申请工作,其中最漫长的是学历证明。需要从学校开始,到学位网的认证,再到wes的认证,然后到学校去。学校的deadline似乎是11月1日,我告诉负责招生的nicole,这个时间无论如何是不够的,没法办到,所以起步就绝望了。 但是神的恩典中,nicole说,可以将这个时间延长到元旦。似乎,其他的国际学生也遇到我同样的问题。所以可以接着做申请书。接下来就是我似乎读过太多的学校了,每个学校都要办证明,耗费时间和金钱。我的同学贺军,非常友好地在河海大学帮助我办了本科的证明,翻译成英语,特快专递给我,但是不肯告诉我他的支付宝帐号,所以还无法打款给他。他说可以自己消化了吧。 我们自己到了重大做研究生的认证,恰逢国庆节,耽搁了10天的时间。10月12日拿到材料,火速寄到学位网,22个工作日后,他们还是没有出报告。我忍不住去电话沟通了一下,还好当天就出了报告,一周后到了wes,又出了问题。 因为我没有拿到学士学位证(这是成绩不好的证据了吧,贺军是我们班的保送研究生,成绩和我不在一个档次上),所以wes认为还有一个材料没有到,也不出报告。去了邮件沟通了两次,耽搁5日,出来了一个认证书。已经是12月初了。 学校那边倒是非常快速,拿到wes的认证书,马上发了录取通知邮件。他们已经祷告过了,也看了我的见证信和其他的推荐信,所以没有什么问题了。 接下来就是筹学费。这是难题。因为我服务的两个公司似乎都不是有钱的,而且都希望我能留下来一起做大的事业,所以我也不愿意做缘木求鱼与虎谋皮的事情,唯有一天的禁食祷告。神给我的话语是诗篇119:“你是我脚前的光路上的灯”。我就想起一位老师说的,古代的灯是油灯,只能照到1步以远,1步之外是什么完全看不见。我信靠神的带领,就是这一步走下去,下一步在哪里神一定指示我。 所以,我们先就去筹1万美元的保证金。Emma说,如果神不许可,那么我们可以坦然的留下来不去。但是神将这一切预备好了给我们。 于是继续走下一步,就是去签证的问题。… Read More »未知与已知

灯光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约瑟问他们好,又问:『你们的父亲,就是你们所说的那老人家平安吗?他还在吗?』 / 爸爸翻年就75岁了,他年轻时候参加飞行员考试过关到西安航校训练,以后因为大学生难得培养,所以又被遣返回来在国内一流的川大数学系学习而放弃了以飞行员为业。他到底上过战斗机没有呢?我听他说过一次,记录了厚厚的一本回忆录,惜乎某次搬家似乎丢掉了。以后找机会再问问。 爸爸年龄大了,退休之后在家很少出门,社交活动少了很多,性格也变得不一样,我有点担心。 好在最近一年爸爸改变很大,因为突然他学会了收发邮件,然后他的同学们朋友们都纷纷给他发邮件,一年的时间,邮箱里的邮件超过1G了,都是些word,ppt,图片一类,分享着他们这一代人对于社会的各种羡慕嫉妒恨。所以我也乐得找到一个可以服侍他的地方,就是一旦他的计算机出问题,我就高兴地回去帮助他安装。 爸爸学习的是老式的拼音,他应该使用台湾的仓颉码才对,可惜他什么也输不进去,只能用手写板。其余windows操作,他一律不能举一反三,只能一笔一画地记在一个笔记本上:先按那个按钮,再做什么步骤……所以至今只学会了几个软件:邮件客户端,上网到hao123,制作视频的绘声绘影,还有联众游戏和股票软件。 最近该死的电信和联通被反垄断起诉,我们家用了网通的宽带,总是上不了很多的网站,于是爸爸每天抱怨我给他配的机器速度慢,没安装好,有问题,不能使用之类。解释也不通,就常常回家去处理。我们偶尔就聊一些时政之类,但是我不敢说我做了的那些事情,害怕他担心。 倒是刘叔叔很勇敢,来信说最近QQ邮箱被网特封锁了,因为他发送了什么敏感信息。以后请大家使用另外一个邮箱联系。我就劝爸爸,千万小心两点:第一不要步了方竹笋的后尘,什么邮件来了都是只转不评,更不要评论和创作什么新内容出来;第二不要转发任何可能引起或者鼓动群体事件的内容,千万小心。大体上,这一帮退休的老人们在网上发发牢骚是没有什么威胁的,所以似乎也没有什么关系。技术上讲,我给爸爸设置的邮箱采用了ssh和imap,又是用的自己的邮件服务器,他这一点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不过他的联系人都是QQ和163什么的,安全性就很可疑了。但是他们谈谈这些时政方面的事情,笑话几个段子,心态就好多了。 ×××××× 孔子说,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我年轻的时候遵守前一句,除了大学几年在南京,其他时间从来没有离开过重庆超过6个月。到了中年,我开始准备践行后面一句了。爸爸其实有点舍不得,但是他不说,只是反复对我说,以后谁给我处理计算机的问题呢?你临走之前再来彻底的检查一次吧。这些软件太复杂,你要教会我怎样用,不然你走了我不知道怎么办。 天下断然没有别人能比我这上有老下有小,一边养家一边干着各种繁杂事工的儿子更理解他体谅他了,我们一走三年,我真的有点担心。爸爸到反过来安慰我,问我道,你们去了那边三个人怎么生活呢?你们如果有什么困难,你发电子邮件来给我吧,我尽量帮助你们。我说没问题吧,神一切都预备好了,不过生活艰苦一点,还不至于就过不下了。他就有点发愁。 然后我就和他谈我的事业,或者我的公司的前景,他喜欢听这些,仿佛就有了希望。当然,希望总是在那里,总是在那里的。我很幸运,爸爸的飞行员身体还好,三年的时间很快过去,我们还有很多时间能够好好聊聊。  

天然气一周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5 分钟有一家公司叫做凯源。独家为小区供气。 我们接房入住的时候,家里徒有四壁,空空荡荡。emma申请通气。因为一切都已经安装好了,所以没有什么别的问题。 于是在一个星期三,工人来了。看了一眼,告诉emma,不能通气,因为家里什么也没有,怀疑会用于出租办公司,所以下周再来吧。emma问为什么,他说没有电视。 emma找到物管,物管说没有办法。对方坚决不装。于是,emma哭了,给我电话。 我劝emma不要哭,然后给物管去了电话。我告诉接线的小妹,这件事情有些荒谬。我甚至威胁她,这是违犯新的刑法的,因为这样的处理被称为有罪推定,而刑法要求我们做无罪推定,或者疑罪从无,或者反向举证。 小妹就有点晕了,于是我继续说,不能因为我们家没有电视就拒绝通气呀。天然气公司什么时候和电视挂钩呢?这事情不合理。我说我花了很多很多很多钱,买了这个房子,我是看得起你们是大公司,物管好。可是出现这样的问题,不得不说物管有点古怪。她就让我自己找天然气公司去。 我说我不找,应该你们帮助我找他。我花钱雇了你们,是为了业主服务的。如果你们不提供这样的服务,那么至少要引入两家天然气公司,让我们有选择。否则,我就觉得你们的服务不好。我就要在论坛上发帖子,不造谣攻击你们,只是将我们之间的对话原本地写出来,大家就知道你们的服务不好。我说我知道你没有权限,所以请你给上级反映一下。(我觉得我有点卑鄙。) 因为还有很多房子没有买掉,小妹就答应向上级反映,并且10分钟后给我电话。果然,10分钟后,她给我电话说,经过上级讨论,觉得我的意见合理,所以不需要电视机也能装,但是至少要有餐桌一张。 我听见就哭了,我们家真的也不打算买餐桌。看来这天然气是不能装了。所以我特意变本加厉地说,这也是不对的,为人民服务怎么能讲什么先决条件呢?我作为一个公民,绝不接受任何先决条件,请他们一定在今天之内给我安装好为感。我的朋友海明威有一付男高音的好嗓子,特别在着急的时候声音特别高亢,那天我们在一个酒店的大堂喝茶(不是你们想的那种,你们不要想我会被喝茶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他就叫了一句“起诉他们”,然后我就客气地挂了电话。 然后emma就不哭了,因为有人来开通了气。 后来,emma就去办燃气证。她没有时间观念,四点半过了一分钟,到了营业厅,刚好看见营业厅的大姐准备离开。她说来办证,那人说你不知道我下班了吗?明天再来吧。emma的朋友说emma看起来像怀孕8个月的样子,不过燃气公司的大姐是视而不见的。 emma就回家了。星期六我们开始准备主日的食物,water和emma去买了一大堆肉和蔬菜,预备做韩国拌饭。于是就停气了。电话打去,据说是三天之内不办证,就停气了。emma说没有人告诉她,也没有贴告示,对方回答这个你都不知道吗? 那天我们心情不是太好。我留下来,第二天一早去办理领证手续。eric说我来帮助你(我们不是要打群架吧)。 第二天我还是自己去了,没有等eric。那个收费大厅很小,不象可以为数千户居民服务的样子,而这家公司是不提供网上缴费的。不过我去的时间正好,11.27,大家都去白公馆渣滓洞了,所以一个顾客也没有,营业员有一个,很快就办理了。她说没有5元的定额发票了,收了25元,给了20元的发票,双方口头约定下次见面再拿剩下的五元。 我很高兴,就顾不上别的,赶紧给emma打电话,又给eric说半途可以下车了。 回家一看,气果然通了。这家公司有一个中国最先进的软件公司为他们开发了管理软件。这个软件从2009年开始开发,现在除了不能上网缴费之外,看来一切都甚好。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七日。(对不起,我背错圣经了)。 后来就发生了我们要办理准生证的事情,emma心态相当好。她说,自从我和凯源燃气公司接触之后,我就觉得计生办的服务态度真好,人也热情有礼貌。 jason就说,看吧,我拒绝去中石化,正确吧。我说,shame on you。 于是又过了一周。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