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December 24, 2010

挖坑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6 分钟作者:滕彪 话说冬至刚过,北京城冷风刺骨。我琢磨,什么是比冬天还冷的东西呢?很快答案找上门来了。 2010年12月23日晚,我在西直门和飘香、许志永、张永攀聊天。飘香和我10月27日从丹东办冷国权案回到北京就被秘密绑架,一直失踪,直到12月20日才被释放。绑架者当然是国保警察了。我让她把被绑架被失踪过程详细写出来。我们这个时代需要更多的见证文字。 之后与张永攀说,去看看范亚峰的妈妈,再去江天勇那里。前一天与范亚峰博士联系过,他被严密软禁、信息完全被隔绝,和他见面已经不可能。但他说他的妈妈晚上自己住,我就准备去看望一下。 由于以前常去,我很熟悉地址。我和永攀进了单元门,感觉后面有人跟上楼。见我们去三楼,一年轻保安问:去找谁?我们说,看朋友。他赶紧喊人上来。 我们敲门进了屋,见到亚峰妈妈,那保安也跟进来。一个便衣马上也跟着闯进来。 那便衣(估计是国保)非常蛮横傲慢,要看我们身份证。我大声质问:你们什么人?怎么没经同意就私闯民宅? 那便衣说:“我是警察,我们要查身份证。” “你是警察?拿出警官证。” “我说是就是。你们干什么的?” “你管得着吗?不拿警官证怎么证明你是警察?” 此时形势已经不妙。我低头迅速发推,永攀给朋友打电话。此时大约八点半。 便衣国保电话叫人增援。后来知道,此时我方援兵已经进入一级战备。 来了两个警察。其中一个出示了警官证,我让永攀把警号、名字(时立刚)报告给后方推友。 然后要查我们身份证。我说,根据身份证法第15条,你们现在不符合查身份证的法定条件。 他说,我们是依据人民警察法对你进行盘查。我说,盘查针对的是有违法犯罪嫌疑的人,我们来朋友家看朋友,你没权力盘问。 争执了一小会儿,那便衣国保继续叫人,电话里说:拿手铐采取强制措施。情况更加不妙,我又发一条推。后来知道,我方援兵已经上路。 我和亚峰妈妈交谈,那国保跟老人家说,你先回避。我火了:“你身份不明,随便闯入别人家,又要主人回避,违法不说,基本人情都没了!” “想明白点。少跟我讲法律。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共产党的地盘儿!”极其傲慢。 我不理他,继续跟亚峰妈妈交谈。期间又与此国保争吵一两次。此国保企图对我动手,我心说:“素质,注意你的素质!”我警告他:“你连证件都没出示,没权力跟我说话,别碰我。” 他又莫名其妙来了句:“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中国!你们来了就别想走!” 大约十五分钟后,大批警察来到。我正在卫生间,听到永攀被警察强行扭下楼去,场面非常混乱。那便衣猛砸卫生间门,门上的薄木板被砸漏了。我说我要上厕所!他说:不许上!继续砸门。我想尿也尿不出来了。他从被砸破的门洞伸手打开门闩,几个警察强行将我扭到门外,国保抢走了我的眼镜,我高度近视,啥也看不着喽!后来和警察不到一米远距离,连警号都看不清。 我高声反抗,一群警察连推带扭,连扯带拽,将我弄下楼,推进警车里。永攀的眼镜、手机也都被抢了,在推搡中也被警察打了,手被抓了几道伤痕。一警察来抢我手机,我奋力反抗,他抢夺未遂。… Read More »挖坑

三千人=叁千人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0 分钟使徒行传 2章 37 众人听见这话,觉得扎心,就对彼得和其余的使徒说: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 38 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 39 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 40 彼得还用许多话作见證,劝勉他们说:你们当救自己脱离这弯曲的世代。 41 于是领受他话的人就受了洗。那一天,门徒约添了叁千人, / 下面这篇文章,我最喜欢就是第“甲乙丙丁”等等各条。其中我最爱第丙条。 最喜欢的词是”文化侮辱“,”宗教对抗“,以及我们再一次由10位专家”被代表“下,充分表述了“一个关乎中国人的文化情感和心理感受的问题”。 ××××××××××××××××× 尊重中华文化圣地,停建曲阜耶教教堂 ——关于曲阜建造耶教大教堂的意见书 近闻曲阜孔庙附近正在建造一高达四十余米、容众三千余人的哥特式耶教大教堂(详情见本《意见书》附录),吾等儒家学者、社团、网站深感震惊和忧虑,特郑重呼吁有关各方尊重中华文化圣地,立即停建该耶教教堂。 众所周知,孔子者,中华文化之象征;曲阜者,儒教文明之圣地;“三孔”者,中国五千年文化命脉与道统象征之所在,亿万海内外炎黄子孙心理情感与精神寄托之所系,并为东亚各国政要与民众文化朝圣之所宗。今在“三孔”之地建造耶教大教堂,无疑唐突中华文化圣地,伤害儒家文化信众情感,有违海内外炎黄子孙心愿,不合建设“中华文化标志城”和“中华民族精神家园”的初衷。 考索历史,今曲阜市范围内不曾有道教的道观;佛教的寺庙虽有若干所,但皆远离城区,且规模甚小。至于其他外来宗教,更不曾在曲阜建有任何道场。究其原因,一则在于这些宗教及其信众能尊重孔圣,故不会贸然在曲阜建造道场;二则在于外来宗教未如现今此般炽热,故其受众较少,影响较小;三则在于各级政府皆尊儒家文化为正统,故对其他宗教在曲阜建造道场会予以适当的限制,而对中华文化圣地则予以充分的保护。 将心比心,如若在耶路撒冷或麦加或梵蒂冈,建一超高超大的孔庙,力压其宗教建筑的气势,独领其城市建筑的风骚,有关宗教信众又会作何感想呢?其国家、其政府、其民众能接受吗?而且,吾等担心其他宗教会援引曲阜建造耶教堂的先例,竞相在中华文化圣地建造自己的道场。但是,大量历史上和现实中的案例却表明,不同宗教的道场在狭小区域内对峙并存,常会引发宗教对抗和文明冲突。 固然,吾等希望并相信包容性很强的儒家文化不会与其他宗教文化发生冲突,但无法确保其他宗教之间不会发生冲突。如此一来,中华文化的和谐圣地岂不成了诸神争斗的冲突场所?特别是,吾等强烈反对刻意用在中华文化圣地建造耶教大教堂的方式,来表明儒家文化的包容宽大精神和体现“和谐世界”的理念,因为这是对儒家文化的歪曲和利用,是在装饰门面和粉饰太平!… Read More »三千人=叁千人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