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传播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4 分钟

【录音2】
时间:2010.11.25 早上10点33分
内容: “1115大火善后处理小组”给艾未未回复电话
文字整理:

信访人员:您是010-84564194?
徐:是的。
信访人员:你们这边是什么单位?
徐:不是单位,是一个工作室,艺术家工作室。
信访人员:艺术家工作室,我想找艾未未,艾先生。
徐:好的,您稍等。
信访人员:好的,谢谢……
…………………
艾未未:喂,您好。
信访人员:你好,请问是艾未未艾先生吗?
艾未未:我是艾未未。
信访人员:艾先生您好,我这边是1115火灾事故信访接待组。刚刚接到您的来电,希望核对火灾事故遇难者名单,是吧?
艾未未:对。
信访人员:我这边接到您的来电以后,联系了相关的工作组,也请示了我们领导,目前来说,遇难名单,已经确定死亡的是58名……
艾未未:58名。
信访人员:58名。但是呢,具体的名单我们是没有办法提供的。
艾未未:没有办法提供?为什么?
信访人员:因为这个名单是由官方的一个途径来对外公布的……
艾未未:是啊,你们就是官方啊。
信访人员:我这边只是一个信访接待嘛,只受理来电来访。我把收集到的来电来访的信息,转接到相关的工作组。
艾未未:那么我就想问一下,谁是相关的工作组,谁能公布?
信访人员:一旦可以公布的话,官方就会公布的。
艾未未: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公民是有权利对政府信息进行咨询的。所以你说,如果能公布,官方就会公布,这个说法是非常不合理的。
信访人员:……是这样的……
艾未未:你听说过国务院《信息公开条例》吗?
信访人员:听说过。
艾未未:那你就应该理解所有的内容。
信访人员:对。但是信息公开是有一定的权限的。就目前而言,我是没有这个权限的。
艾未未:我能理解你没有权限,但是我想知道谁有这权限,我找谁?
信访人员:你就应该去找我们有权限的部门。
艾未未:是谁呢?你都不知道谁有权限?
信访人员:我只听我上级领导的。
艾未未:你现在等于拦了我一道,又不给我一个路径吗?
信访人员:我看到您要这个是用作研究。我想您是一个艺术工作者……
艾未未:你不用给我出主意,你只需要公布我需要知道的信息。不管我做什么用,这个信息是我应该知道的。作为一个纳税人,我对政府的工作有监督的权利,你们也有透明和公开的责任。这个和我的研究是没有什么原则的冲突的。
信访人员:但是目前我是没有权利向您公布的。
艾未未:你没有权利向我公布,但是你有义务告诉我,谁有权力向我公布。我只有你这个电话,你不告诉我,我只能继续给你打电话。
信访人员:我们负责这个……
艾未未:你们负责的是谁?
信访人员:嗯?
艾未未:你们负责的是谁?
信访人员:负责的就是处理遇难事故的工作小组。
艾未未:这个工作小组是谁?他的电话是什么?
信访人员:他们已经给我们回复了……
艾未未:没有关系嘛?把他们的电话告诉我有什么不可以?他们是秘密工作者吗?是地下党吗?
信访人员:不是……
艾未未:所以说,他们都是国家公务员,把电话给我有什么问题呢?
信访人员:是这样的……
艾未未:他们是不是拿着纳税人的钱在工作呢?
信访人员:我们当然是……
艾未未:我是不是有权利来问这个钱发给了谁呢?
信访人员:……善后处理
艾未未:我是不是有权利问这个钱发给了谁?
信访人员:对于您目前这个事情,我这边是无法满足的,非常的抱歉
艾未未:你无法满足我完全理解,但是你因该告诉我可以问谁?比如说你的领导谁?他的电话是什么?
信访人员:那么其实……
艾未未:你又不想公布你的领导,你又不想让我问你,那你到底在干什么?
信访人员:因为你找的这个名单还没有对外公布,即使您找到相关的工作单位,他们也是没有办法对您公布的。
艾未未:你不能代替他们说话。
信访人员:所以我只能跟你说非常抱歉。
艾未未:你不能代替他们说话,你不能替他们承担。你为什么不能公开他们的电话?如果说家属的名单是隐私你们不能公开,你们工作人员的电话是可以公开的吧?
信访人员:他们已经给出了书面回答。
艾未未:他们没跟我说,我需要知道。
…………
艾未未:你为什么要把这个电话隐藏起来呢?
信访人员:您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我们的电话呢?
艾未未:是上海市政府给我这个电话的。
信访人员:上海市政府对吧。
艾未未:对
信访人员:我们是所有的受理窗口
艾未未:你不能说你是窗口就挡着我们啊
信访人员:没有没有没有……完全没有这个意思
艾未未:第一我要问你的,你贵姓?
信访人员:我就是今天当班的工作人员
艾未未:你是工作人员也要有名字的。
信访人员:您有什么事您可以跟我说。
艾未未:你贵姓?
信访人员:您稍等一下
艾未未:你的贵姓?
……………………
艾未未:喂?……喂?……捂着电话还讨论起来,叫我稍等一下,也不能就这样挂了吧。
……………………
信访人员:刚刚我们已经问了那个……
艾未未:等一下,我的问题是,你的贵姓?
信访人员:我的贵姓是吧。
艾未未:对
信访人员:您要知道,我……我只是一名工作人员。
艾未未:你是工作人员我当然要知道我是在跟谁说话啊。我告诉你我叫艾未未,你不能告诉我你的贵姓吗?
信访人员:我姓钟,钟表的钟。
艾未未:叫钟什么?
信访人员:钟美丽
艾未未:钟美丽,你告诉我吧,你有什么要说的?
信访人员:刚才我已经问过相关的工作组了,他们的电话号码是对……
艾未未:对不起,我不听“相关工作组”。哪个工作组?说清楚。
信访人员:就是遇难者善后处理的工作组
艾未未:你把这个全名告诉我,静安遇难者处理……
信访人员:救火……
艾未未:救火?什么?
信访人员:就叫1115事故善后处置安置一组
艾未未:然后呢?
信访人员:他们就是负责遇难者善后工作的
艾未未:怎么了?
信访人员:他们到目前为止也无法提供给你……
艾未未:他们是谁?他叫什么?
信访人员:他们就是工作人员……
艾未未:他们也是有人的,你不要这样搪塞好吧。你作为一个政府工作人员公布你的名字是这么羞耻的事情吗?
信访人员:没有啊,我很光荣的把我的名字……
艾未未:那么,他们是谁?
信访人员:是我的一位同事过去问的。
艾未未:你的另外一位同事叫什么?
信访人员:我想了解一下,你想知道这五十多人具体名单,有什么用呢?
艾未未:这是你们的一个义务。我们是纳税人,有权利知道所有公共事件中死亡死者的名字的。
信访人员:这个事故应该正在处理,在合适的时间,我们会通过……
艾未未:这是不合适的时候吗?这事件已经过了很久?
信访人员:恰当的时机……
艾未未:什么叫恰当的时机?什么时机是恰当的时机?你能公布已经死亡的人吗?你觉得这时机不恰当吗?他还能再活过来吗?
信访人员:您接着说……
艾未未:这个恰当的实际是对谁恰当呢?
信访人员:您接着说,我在听……
艾未未:你有义务回答我的问题,我应该跟谁联系?
信访人员:我在听,您有什么问题,可以把您的问题说出来。喂?
艾未未:我应该跟谁联系呢?
信访人员:您打这个号码就可以
艾未未:我打这个电话了,应该跟谁联系呢?
信访人员:作为今天的工作人员我已经回复你了。我们没有权利……
艾未未:你没有告诉我今天的工作人员是谁。
信访人员:我们没有权利……没有权利……
艾未未:告诉我这工作人员是谁。喂?听得到吗?
信访人员:听得到。
艾未未:你说你们的领导说不允许告诉这些名单,那么他是谁呢?
信访人员:他就是我今天的值班的领导
艾未未:他叫什么名字?你这么害怕他,你会被他辞去吗?
信访人员:不会啊
艾未未:你不会被他辞去,你为什么不敢公布他的名单(名字)?
信访人员:我们是按照工作流程……
艾未未:你们的工作流程就是隐蔽(隐藏)领导的名字吗?这是你们流程的一部分吗?就是绝对不能告诉咨询信息的人你们的领导叫什么事吗?
信访人员:喂?
艾未未:我在听你说呢。钟美丽。
信访人员:我在听您说,我在听您说。
艾未未:我在问你问题,我要知道你们领导的名字,我好跟他直接对话啊。
信访人员:行,您稍等一下
…………………………
(讨论……)
男:您好
艾未未:你好
男:你是哪里?
艾未未:我叫艾未未,我在北京
男:噢……
艾未未:你叫什么?
男:我姓王,我们是信访。
艾未未:你是姓王,叫王什么?
男:呃……我对你的身份现在……还不是很清楚
艾未未:你不用很清楚啊。你作为国家工作人员,我打电话过来,告诉你我叫艾未未,我问你叫什么,你说你姓王,我问你叫什么?
男:王(金)
艾未未:哪个金?
男:金子的金
艾未未:王金同志,我跟你说,我作为一个公民,想查上海遇难者的名字,核对一下。
男:刚刚我们已经答复过了,查某一个人的名单是可以的。
艾未未:你先告诉我一下你的身份,你是上海信访办的?
男:不不,我不是信访办的。
艾未未:你是什么?
男:我是外面借过来的。
艾未未:被谁借过来的?
男:我是区里选派的。
艾未未:区里,哪个区里?是静安区?
男:对对对,是静安区。
艾未未:是借用的,是被什么单位借用的?
男:1115指挥部借用。
艾未未:我可以核对单个名单?
男:对
艾未未:那我给你个名单,你帮我查一下。我只是想问这个人是不是去世了,这有这么严重吗?这是你们的义务。
男:你要报一下,是哪幢楼,几零几。
艾未未:我要报一下,哪幢楼的几零几房间是吧。
男:对
艾未未:602房间的
男:728的602,两个租客是吧
艾未未:对,两个租客。
男:你和我们这里好像有点出入
艾未未:没关系,我们问另外的……
男:我们只能给你查个别的,要是一个个都查下来……
艾未未:你没有给我这个嘛,你要给我这个我才能不查别的嘛。
男:我们和六零一(六零二)核对下来,和你讲的有些出入
艾未未:有什么出入,你要告诉我啊
男:我已经告诉你了
艾未未:出入是什么,你要告诉我
男:你认为这两个租客是什么情况?
艾未未: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的问题是你说的出入是什么?
男:你说你查两个租客……
艾未未:六零二房间的两个去世者,他们的名字,这有什么复杂的问题吗?
男:你要查就要提供房间号,把名字要报给我,我们是核对,不是给你查。你现在要求是核对。
艾未未:我可以查也可以核对啊。这是我的一个权利啊。在这场灾难中,这个屋子里死了的人,他叫什么名字,这个是国家机密吗?
男:我们新闻上都说了,三分之一的受灾居民都要求不公开
艾未未:非常好,我要求你公开那三分之二,好吗?
男:这个名单我们是掌握不了的
艾未未:行……这也是一个回答嘛。你没有这三分之二,就是说在静安区的1115指挥办公室是不存在那三分之二的名单的。
男:不是,不是这个意思
艾未未:不是,你说的很清楚啊,你是掌握不了这个名单的。
男:你让我区分三分之一三分之二,我们现在是没有办法区分的。
艾未未:你没有三分之二,哪儿来的三分之一?
男:这个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我跟你说
艾未未:说到底就不是你们能够决定的。你刚才说我可以核对具体人的名字,对不对。
男:名单你报出来,我们给你核对。
艾未未:方广谱,魏清仙……是住在701房间吗?
男:稍等,帮你看一下……你刚刚说的两个人,确实是属于这个名单之内的。
艾未未:谢谢你,我就问这一个问题。我再核对一下你的名字,叫什么金?
男:王君,君子的君。
艾未未:君子的君啊,谢谢你王君。方广谱,魏清仙,一个八十九岁,一个八十六岁是吧,是在名单之内。好的,谢谢你,就这样,再见。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