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November 24, 2010

记忆力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那时酒政对法老说:我今日想起我的罪来。 / Bob Hamman 和我妈妈一年出生的,现在还是世界桥牌联合会的第7号特大。70多岁了,今年的罗森布鲁格杯世界锦标赛和Zia拍档,还有完美的发挥,能让Nickell队进入决赛。不过最后决赛大家都发挥不好,没有夺冠而已。那几天看BoB直播,一直盯着老Hamman和Zia,他们也确实功力深厚。 Nickell队的另一对主力牌手Jeff Meckstroth 和Eric Rodwell,以其叫牌体系无比复杂而著称。他们的叫牌约定卡有200多页。 ×××××××× 明天参加的重庆市桥牌锦标赛,当然不算什么大赛,但是也是省级比赛,拿个名次也许高考能加分。我和我的朋友“船长”打一天,然后和“秋耕”打剩下的比赛。 船长的体制也以复杂著称,大约16页A4的约定。昨天看了一遍,记不住。今天还要看一遍吧。 上40的人,记忆力是不行了,理解力开始发挥作用。 年轻的时候我听一遍什么歌,就能记住谱,甚至可以直接就吉他弹唱出来,一点也不觉吃力。但是,现在是人名最容易忘记,一遍一遍的点名,还是记不住学生的名字。 ××××××××××× 引用正在翻译的斐奇诺, Paul and Dionysius, the wisest of the… Read More »记忆力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