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November 23, 2010

教学的态度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律法本是藉着摩西传的;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稣基督来的。 / 昨天开始上研究生的课了,课后觉得嗓子不适,教师的结局是“坐台”,“卖声”和“吸粉”,这是我的朋友周宇告诉我的段子。 专业英语课上了一半,走了2/3的学生。点名是一种形式,我一直知道。但是感谢大家都来了,还是多有面子的。每次点名后将名单公布,固然我们都是毫无隐私,但是为了避免我受到任何压力,而能安全地保证公平,这是必要的。 学校的政策是一个指南,如果学校对于教师的管理越来越严格(或者初级),那么我就很不象一个高校教师而更像一个小学教师,至少我指导自己的儿子时是不会这样初级而严厉地。 这是点名的目的吗?每次来的同学给两分的平时成绩。但是我还是要提醒我的学生们,你们不是一定能通过最终的期末考试。按照我的估计,大约一半的人会低于60%,可见我以前是多么的仁慈和善良。 ××××××××× 说一下我自己的教学理念。 我一向认为,大学生已经是成年人,所以应该为自己的生活负责。上课或者不来上课,不过是一个成年人的自由意志之选择而已。所以我以前从来不点名。但是,我奖励来听课的人,你们都知道我那句话:“不来的同学不惩罚,来的同学有奖。” 因为你们的就业也许比较辛苦,所以我无意在此增加大家的负担。 对照学校的管理规章,我要接受半期检查,试卷评审,每次课必须点名,平时成绩要提交依据,试卷上的评分如果要修改必须签名(我是每份试卷都签名,不管是否修改);还要接受同学们的网络评估(虽然我从来不看,密码也丢失了)。 我一个月的工资很低,自从我宣布“新三不主义”,不带研究生,不申请项目,不写论文之后,我的收入锐减。(但是神看顾,如今有一种教授职位叫“教学型”。遗憾的是我上课也上得不多且不好。)在学校的收入刚刚够我交了房屋按揭,留下一点儿子的抚养费,年景好的时候每月会剩下3、4百元,年景不好的时候就捉襟见肘的窘迫。 当然,这里不是抱怨和晒工资的时候,我也不会抱怨自己的选择。只是这个工作需要努力,那么我应该按着学校的要求来做。 我也不自夸,但是学生们会看到我想成为一个合格的老师的努力。Pink Floyd说,all in all it was just another brick in… Read More »教学的态度

%d bloggers like this: